卫献公出奔
卫献公出奔
--一碗水难以端平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卫献公出奔,反于卫及郊,将班邑于从者而后入柳庄曰:“如皆守社稷,则孰执羁靮而从?如皆从,则孰守社稷?君反其国而有私也,毋乃不可乎?弗果班.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本节选自植弓卫献公:卫国国君名衎(kan)羁:马络头靮(di)马缰执羁靮:意思是在国君身旁效力毋乃:大概,恐怕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卫献公出逃在外,后来返回卫国到了城郊,想要把一些采邑分赏给随他逃亡的人,然后再进城柳庄说:“如果大家都来保卫国家,那还有谁跟随您奔走效力呢如果大家都跟随着您,那么谁来保卫国家呢国君返回自己国家而有私心,恐怕这不可以吧”结果卫献公没有分赏采邑

题解

身为国君赏罚应当分明,赏罚也应当让人心服口服这当中的尺度,便是公平偏爱一些,忽视另一些,偏爱少数,忽视大多数,就失去了公平,自然不会令人心服口服 常言说,一碗水要端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水端不平,自然会出现矛盾矛盾发展到尖锐程度,行赏者自己的地位便芨芨可危,便会事与愿违
问题在于能不能时时事事处处都做到一碗水端平这很难一方面,诸事繁多,不可能事实顾及一方面事有大小重要与次要之分,不分大小重要与次要而一律讲公平,恐怕任何人都难以做到
只能说大事重要的事,必须做到公平,让人心服口服小事次要的事,能公平则公平,顾及不到则不必太计较,否则会寸步难行
第 五十七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