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献公之丧
晋献公之丧
--非礼不听是君子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o m
晋献公之丧,秦穆公使人吊公子重耳且曰:“寡人闻之:亡国恒于斯,得国恒于斯虽吾子俨然在忧服之中,丧亦不可久也,时亦不可失也,孺子其图之!”以告舅犯舅犯曰:“孺子 其辞焉!丧人无宝,仁亲以为宝父死之谓何又因以为利,而天下其孰能说之孺子其辞焉!”公子重耳对客曰:“君惠吊亡臣 重耳,身丧父死,不得与于哭泣之哀,以为君忧父死之谓何 或敢有他志,以辱君义”稽颡而不拜,哭而起,起而不私子 显以致命于穆公,穆公曰:“仁夫,公子重耳!夫稽颡而不拜,则未为后也,故不成拜哭而起,则爱父也起而不私,则远利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本节选自檀弓秦穆公:春秋战国国时诸侯国泰国国君,姓赢,名任好,春秋五霸之一寡人:古时君主自称这只是使臣代国君讲话吾子:表示亲爱的称呼俨然:严肃的样子忧服:忧伤服丧丧(sang):失位逃亡孺子:对年幼者的称呼堰,重耳的舅舅,字子犯 辞:推辞,拒绝仁亲:以仁爱对待亲人孰(shu):谁说:辩解亡:逃亡,流亡 与:参与敢:岂敢,怎敢稽颡(qi sang): 古时居父母之丧时跪拜宾客的礼节拜:拜谢私:私下交谈 子显:公子絷(Zhi),字子显,是秦穆公派来吊唁的使者致命:复命,汇 报后:指继承人不成拜:只稽颡,不拜谢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晋献公死后,秦穆公派使者向公子重耳吊唁,并且说:“我听说,亡国常在这时,得到国家也常在这时虽然你现在庄重地处在优伤服丧期间,但失位流亡不宜太久,不可失去谋取君位的时机请你好好考虑一下!”重耳把这些话告诉了舅犯舅犯说道:“你要拒绝他的劝告!流亡在外的人没有什么可宝贵的东西,只有把以仁爱对待亲人当作宝物父亲去世是怎样的事啊利用这种 机会来图利,天下谁能为你辩解你还是拒绝了吧!”于是公子重 耳答复来使说:“贵国国君太仁惠了,派人来为我这个出亡之臣吊唁我出亡在外,父亲去世了,因此不能到灵位去哭泣,表达心中的悲哀,使贵国国君为我担忧父亲去世是怎样的事啊我怎敢有别的念头,有辱于国君待我的厚义呢”重耳只是跪下叩头并不拜谢,哭着站起来,起来之后也不与宾客私下交谈子显向 秦穆公报告了这些情况,穆公说:“仁义呀,公子重耳!他只跋叩头而不行拜礼,这是不以继承君位者自居,所以不行拜礼哭着起立,是表示敬爱父亲起身后不与宾客私下交谈,是不贪求私利

题解

面对权力的诱惑而不动,流亡在国外而不妄称君主接班人在咱们的历史上,恐怕只有春秋战国那样的时代才会有的事那时,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君子,不搞阴谋诡计,凡事讲究礼仪,讲究名正言顺事成,是很体面的专靠耍手腕,搞小动作,贪欲膨胀,譖越名份而取得不应属于自己的名誉地位财富,是为人不齿的这是那个特殊时代的风气,并且一去不复返了
凡事讲礼,尤其是在现实利益的诱惑面前,比如权力女色 财物金钱名誉地位的诱惑面前,也要讲究取之有道,在天的人看来,可能太迂腐,太繁琐,太无必要但是,这的确是大有必要的社会生活和人伦关系要有序,要有轨可循,总得有所规范礼虽不一定是最好的规范,但毕竟比没有规范乱来一气要好难怪孔子为了维护礼的理想秩序,坚持非礼勿视,先勿听,非礼勿行
同法相比,礼是一种软性的社会规范它主要靠人们内心的自觉,而内心的自觉来自于性情的陶冶和修炼因而,这种软性的规范的作用总是有限的,古人多半针对“君子”强调礼,把 “小人”“野人”排除在礼之外,大概便是意识到了凭自觉和修养来守礼,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加上人性之中恶的一面总是存在并时刻表现出来,礼的作用和影响便更加有限
此外,在讲礼成风的春秋时代,要成为:“王者”,除了凭实力之外,也逃不出礼仪的制约 或者干脆说,不讲礼仪,就不能归顺人心,就成不了王者公子重耳之所以能成雄一时,成为春秋五霸之一,大概与此又极大关系
第 九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