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后记 卷八
二人着乌衣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王机为广州刺史,入厕,忽见二人着乌衣,与机相扦良久擒之,得二物如乌鸦以问鲍靓,靓曰:“此物不祥”机焚之径飞上天寻诛死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王机任广州刺史的时候,一次他上厕所,忽然看见二个人身穿黑色衣服,与王机互相推攘王机花了很久时间把他们捉拿到,在他们身上搜得两个东西,形状像乌鸦王机拿去讨教鲍靓,鲍靓说:“这是不吉祥的东西”王机就把它们拿去焚烧,它们径直飞上天去了没过多久王机被诛杀
火变蝴蝶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晋义熙中,乌伤葛辉夫,在妇家宿三更后,有两人把火至阶前疑是凶人,往打之欲下杖,悉变成蝴蝶,缤纷飞散有冲辉夫腋下,便倒地,少时死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东晋的义熙年间,乌伤县有个人叫葛辉夫,有一天在妻子的娘家夜宿到了半夜以后,有两个人手持火把来到屋门前的台阶上葛辉夫以为他们是前来作恶行凶的人,就上前去打他们,刚想挥动棍棒打下去,那二人全都变成了蝴蝶,翩翩地飞散开去其中有一只蝴蝶直冲到葛辉夫胳膊的腋窝下,葛辉夫就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一会儿就死去了
诸葛长民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诸葛长民富贵後,常一月中辄十数夜眠中惊起跳踉,如与人相打毛修之尝与同宿,见之惊愕,问其故,答曰:“正见一物,甚黑而有毛,脚不分明,奇健,非我无以制之也”後来转数屋中柱及椽桷间,悉见有蛇头令人以刀悬斫,应刃隐藏去辄复出又持衣杵相与语,如人声,不可解于壁见有巨手,长七八尺,臂大数围令斫之,忽然不见未几伏诛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东晋的诸葛长民在成就功名富贵之后,常常在一个月中总有十多个夜晚从睡梦里突然惊起跳跃不停,就像是在与别人打架一样毛修之曾经与诸葛长民同在一间房里夜宿,看见这种状况惊愕不已,就问诸葛长民是怎么回事诸葛长民回答说:“我刚才正遇到一种东西,非常黑而且长有毛,脚不很明显,特别健壮,除了我没有什么能够收服得了它”后来诸葛长民所梦见的那东西变换了样子,房屋中的柱子以及椽桷上,都有蛇头出现诸葛长民叫人拿刀悬在半空去砍,那些蛇头看到刀砍来就隐藏不见了,等拿刀的人离开后又重新出现诸葛长民又听见捣捶衣服的棒槌在互相说话,就像人说话的声音,但听不懂说些什么诸葛长民还在墙壁上看见一只巨大的手,长有七八尺,粗有好几围诸葛长民叫人去砍那大手,那大手忽然就不见了没过多久诸葛长民就伏法而被诛杀了
死人头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新野庾谨,母病,兄弟三人,悉在侍疾白日常燃火忽见帐带自卷自舒,如此数四须臾间,床前闻狗声异常举家共视,了不见狗,见一死人头在地,头犹有血,两眼尚动,甚可憎恶其家怖惧乃不持出门,即于后园中瘗之明日往视,乃出土上,两眼犹尔,即又埋之后日复出,乃以砖头合埋之,遂不复出他日,其母便亡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新野县有个叫庾谨的人,他的母亲患了病,庾谨兄弟三人都在照料母亲的疾病,白天里经常烧火有天忽然看见床帐的带子自动卷起来又自动伸展开,这样反复了好几次不一会儿,又听见床前狗叫的声音跟平常不一样全家人一起到床前查看,却并没有看见狗,只在地上看见一颗死人的头颅,那头颅上还有血迹,两颗眼珠还在转动,非常的令人恶心全家人恐惧害怕,就不敢把那死人头颅拿出门去,随即在家中后园里把它埋入地下第二天全家人去查看,那死人头颅又出现在地上,两颗眼珠还同先前一样,随即又把它埋了第三天死人头颅又再出现了,他们就用砖头压住一起埋掉,就在也没有出现了几天之后,庾谨的母亲就死亡了
人头堕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王绥字彦猷,其家夜中梁上无故有人头堕于床,而流血滂沱俄拜荆州刺史,坐父愉之谋,与弟纳并被诛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坐:连坐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王绥字号彦猷,有天夜里一颗人头平白无故从他家的屋梁上掉落在床上,而且鲜血像下大雨一样直流不久王绥官拜荆州刺史,因为他的父亲王愉意图谋反败露而遭连坐,他与弟弟王纳一同被诛杀
髑髅百头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晋永嘉五年,张荣为高平戍逻主时曹嶷贼寇离乱,人民皆坞垒自保固见山中火起,飞埃绝焰十余丈,树颠火焱,响动山谷又闻人马铠甲声,谓嶷贼上,人皆惶恐,并戒严出,将欲击之乃引骑到山下,无有人,但见碎火来晒人,袍铠马毛鬣皆烧于是军人走远明日往视,山中无燃火处,惟见髑髅百头,布散在山中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西晋永嘉五年的时候,有个叫张荣的人任高平郡守卫巡逻的主将当时遭遇曹嶷贼寇作乱引起社会动荡,老百姓们都纷纷修筑小堡垒以求保卫自己的安全稳定有一天发现山中燃烧起大火,飞扬的尘埃和冲天的火焰高达十多丈,树林的顶上火苗直窜,山谷响声震动,又听见人马喧嚣和铠甲碰撞的声音人们以为是曹嶷贼寇攻打上来了,全城的人都惊慌恐惧,并加强了戒备,严禁人们出城,张荣要发兵去攻打贼寇于是就率领兵马赶到山下,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只看见散乱的火苗像曝晒烈日一样炙烤人,官兵的战袍铠甲和战马的毛鬣都燃烧起来,于是官军退还回来第二天到山中去查看,山里并没有发现火烧的地方,只发现一百具死人的头骨,散乱分布在山里
葱缩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新野赵贞家,园中种葱,未经摘拔忽一日,尽缩入地后经岁余,贞之兄弟相次分散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新野县有个叫赵贞的人,在自家的菜园中栽种了葱子,还没有经过收割忽然有一天,菜园里的葱子全部都缩进地下去了经过一年之后,赵贞的弟兄们相互逐次分散了
吴氏梓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吴聂友,字文悌,豫章新淦人少时贫贱,常好射猎夜照见一白鹿,射中之明寻踪,血既尽,不知所在,且已饥困,便卧一梓树下仰见射箭着树枝上,视之,乃是昨所射箭怪其如此于是还家赍粮,率子弟,持斧以伐之树微有血,遂裁截为板二枚,牵着陂塘中板常沉没,然时浮出出,家辄有吉庆每欲迎宾客,常乘此板忽于中流欲没,客大惧,友呵之,还复浮出仕宦大如愿,位至丹阳太守在郡经年,板忽随至石头外司白云:“涛中板入石头来”友惊曰:“板来,必有意”即解职归家下船,便闭户,二板挟两边,一日即至豫章尔后板出,便反为凶祸家大辘轲今新淦北二十里余,曰封溪,有聂友截梓树板涛群柯处有梓树,今犹存乃聂友向日所裁,枝叶皆向下生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三国时候东吴的聂友,字号文悌,豫章郡新淦县人年轻的时候家庭贫寒,地位低下,经常喜欢用弓箭打猎有天夜里他在灯火照耀下看见一只白鹿,用箭射中了它聂友第二天寻找白鹿的踪迹,血迹已到尽头处,却没有看到白鹿在哪里而聂友已饥饿困倦,就躺倒在一棵梓树下休息仰头看见一枝箭射插在树枝上,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昨天所射中白鹿的那枝箭,他奇怪为什么会这样聂友于是回到家里带上干粮,率领一帮子弟,手拿着斧头来砍伐这棵梓树梓树有少许血流出,于是就把它切割成两块木板,拉回家放进池塘中木板时常沉没在水里,但有时也浮出水面木板浮出水面,聂友家里总会有吉祥喜庆的事情聂友每次要去迎接宾客,常常乘坐这木板有一次木板忽然在渡水途中要沉没下去,客人非常恐惧,聂友大声责骂这木板,木板又重新浮出了水面聂友的仕途官运非常如意,官位升迁到丹阳太守他在丹阳郡做官一年多后,这木板忽然随着来到丹阳负责外事的官吏来禀报说:“池塘中的木板进入丹阳城来了”聂友惊异地说:“这木板来到这里,必定有它的用意”聂友随即辞去官职回家他下到船舱里,就关闭了船舱的门窗,这两块木板夹持在船的两边,一天时间就到达了豫章从此之后只要木板浮出水面,就反而预示为有灾祸发生,聂友家非常不得志现在新淦县北面二十里有个地方,名叫封溪,那里是聂友砍伐梓树切割成木板放进池塘的所在地,那棵梓树,现在还在,就因为被聂友从前砍伐过,那梓树的枝叶都向下生长


第 二十八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