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夔
姜夔
姜夔(约1155-1221),字尧章,号白石道人鄱阳(江西地名)人青少年时客居古沔(湖北汉阳),才名夙著萧德藻以侄女妻之与杨万里范成大交谊甚笃妙诗词,工书法,精通乐理庆元中上书乞正雅乐,不遇而归,以布衣终身白石道人歌曲,存词八十余首守律精严,措意深婉,琢句精工,格调高旷,继承和发展了周邦彦的格律词派,是南宋婉约词的代表人物
暗香
辛亥之冬,予载雪诣石湖止既月,授简索句,且征新声作此两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伎隶习之,音节谐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注释

辛亥:光宗绍熙二年(1191)
石湖:在苏州西南,与太湖通范成大居此,因号石湖居士
止既月:指住满一月
简:纸
征新声:征求新的词调
工伎:乐工歌伎隶习:学习
何逊:南朝梁诗人,早年曾任南平王萧伟的记室任扬州法曹时,廨舍有梅花一株,常吟咏其下后居洛思之,请再往抵扬州,花方盛开,逊对树彷徨终日杜甫诗“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
但怪得:惊异
翠尊:翠绿酒杯,这里指酒
红萼:指梅花耿:耿然于心,不能忘怀

赏析

此咏梅之作,从石湖的梅花起兴,所思所念,乃在西湖红梅,及冲寒共折的玉人所述乃昔时情事结句“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一瓣心香,仍属杭州睹梅而念远,因人而写恨句句是梅亦句句写人空灵华妙,不黏不脱真是物我俱泯,一片化机这就是范成大“把玩不已”的原因吧
鹧鸪天
元夕有所梦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注释

肥水:源出安徽合肥西南紫蓬山,东流经合肥入巢湖
种相思:种下相思之情
丹青:泛指画像
春未绿:本词作于正月,这时气候很冷,草未发芽,所以说春未绿
红莲:指灯

赏析

作者曾几度客游合肥,并与一歌伎相爱当时的欢聚,竟成为他一生颇堪回忆的往事在记忆中,她的形象十分鲜明然而伊人远去,后会无期回首往事,令人思念不已,感慨万千梦中相见,又被山鸟惊醒思念之苦,真觉得“当初不合种相思”了愁思绵绵,犹如肥水东流,茫无尽期谁使两人年年元宵之夜,各自在心头默默重温当年相恋的情景!词中所流露的伤感与愁思,即是为此而发全词深情缱绻,缠绵哀婉
点绛唇
丁未冬,过吴松作
燕雁无心,太湖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
第四桥边,拟共天随住今何许凭阑怀古,残柳参差舞

注释

丁未:宋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
吴松:即今吴江本年春,姜夔曾由杨万里介绍到苏州去见范成大
商略:商量,酝酿此处指遥望山峰,雨意很浓
第四桥:指吴江城外的甘泉桥郑文焯绝妙好词校录:“宋词凡用四桥,大半皆谓吴江城外之甘泉桥……苏州志:甘泉桥旧名第四桥
天随:晚唐陆龟蒙,号天随子,隐居吴江

赏析

此词为作者自湖州往苏州,道经吴松所作乃小令中之名篇虽只41字,却深刻地传出了姜夔“过吴松”时“凭栏怀古”的心情上片写景“燕雁”“数峰”,不仅写景状物出色,且用拟人化手法,使静物飞动,向为读者称赞下片因地怀古“残柳参差舞”,使无情物,着有情色,道出了无限沧桑之感全词委婉含蓄,引人遐想
小重山
潭州红梅
人绕湘皋月坠时,斜横花树小,浸愁漪一春幽事有谁知东风冷,香远茜裙归
鸥去昔游非,遥怜花可可梦依依九疑云杳断魂啼,相思血,都沁绿筠枝

注释

潭州:今湖南长沙市
湘:湘江,流经湖南皋:岸
茜:大红色
沁:渗透

赏析

此词以咏梅为题,抒吊古怀人之情上片写景首二句点出“潭州”与“梅花”“东风”二句,因物及人梅苑人归,蘅皋月冷一春幽事,有谁得知下片抒情鸥去之后,昔游全非因今思昔,感怀吊古相思血泪,都沁绿枝全词即梅即人,亦景亦情清新雅丽,凄婉工巧
扬州慢
淳熙丙申至日,余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余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注释

丙申至日:即1176年冬至日
维扬:扬州
千岩老人:萧德藻别号黍离:“彼黍离离”,诗经语,用以表示国破家亡之痛
淮左:扬州在淮水东,淮左即淮东
竹西:亭名,在扬州昆冈之西,为风景名胜之地
胡马窥江:指金兵攻陷扬州
杜郎:杜牧赠别诗:“豆蔻梢头二月初”,即俊赏之一例
二十四桥:唐代扬州有二十四桥宋代尚余七桥,见沈括梦溪笔谈,此处泛用,非实指
红药:芍药

赏析

扬州慢是姜夔早期的代表作品扬州遭到金兵的摧残,珠帘十里的名都,顿成荠麦丛生的空城作者用杜郎俊赏的盛况与今日对比,繁华与残破合参,格外显得触目惊心,俨然是一篇芜城赋“波心荡,冷月无声”,何其凄警“胡马窥江”又何其生新独创“废池”二句,陈廷焯以为“包括无限伤乱语他人累千百言亦无此韵味”
第 一百零五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