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及翁
文及翁
文及翁(生卒不详),字时学,号本心绵州(四川绵阳)人移居吴兴宝祐元年(1253)进士,官至签书枢密院事元兵将至,弃官走宋亡不仕,抱遗民之节以终老
西湖
一勺西湖水,渡江来,百年歌舞,百年酣醉回首洛阳花世界,烟渺黍离之地更不管新亭堕泪簇乐红妆摇画艇,问中流击楫谁人是?千古恨,几时洗?
余生自负澄清志更有谁磻溪未遇,傅岩未起国事如今谁倚仗,衣带一江而已便都道江神堪恃借问孤山林处士,但掉头笑指梅花蕊天下事,可知矣

注释

“一勺”句:水仅一勺,极言西湖之小
新亭堕泪:新亭一名劳劳亭,在建业(南京)晋室南渡,周等登亭眺望,悲伤国运至于堕泪世说新语·言语
击楫:东晋初,祖逖统兵北伐,舟至中流,击楫誓曰:“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江水”此言英雄无人
磻(pán)溪:在陕西宝鸡吕望在此钓鱼,遇文王而成伟业
傅岩:在山西平陆傅说曾筑墙于此,殷高宗拔识于奴隶之中,终成一代贤相

赏析

此词上片指斥南宋当局但知享乐而忘国耻,全无恢复之心下片批判腐败世风“林处士”上应“磻溪”“傅岩”,说明今之隐士,也不过自命清高,独善其身而已,并不关心国脉民命强敌压境而朝野无人,形势如此,无可奈何通篇词情悲悒,忠愤苍凉,可谓时代缩影
第 一百一十九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