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辰翁
刘辰翁
刘辰翁,字会孟,号须溪,庐陵(今江西吉安)人理宗景定三年(1262)考进士时,因廷试对策忤权臣贾似道,被列入丙等任濂溪书院山长(主持人)宋亡,隐居不仕须溪集他生当宋亡之时,痛悼山河破碎,百姓流离,词多悲咽凄苦,不胜怨愤也流露出词人深挚的故国之思,黍离之悲是遗民词中之优秀作品
宝鼎现
春月
红妆春骑,踏月影竿旗穿市望不尽楼台歌舞,习习香尘莲步底箫声断约彩鸾归去,未怕金吾呵醉甚辇路喧阗且止,听得念奴歌起父老犹记宣和事,抱铜仙清泪如水还转盼沙河多丽混漾明光连邸第,帘影冻散红光成绮月浸葡萄十里,看往来神仙才子,肯把菱花扑碎
肠断竹马儿童,空见说三千乐指等多时春不归来,到春时欲睡又说向灯前拥髻,暗滴鲛珠坠便当日亲见霓裳,天上人间梦里

注释

春月:元宵节
春骑:指游春的车马
竿旗:竿上所挂的旗穿市:穿过市中街道
习习:本指微风,习习香尘是指尘土飞扬莲步:女子的行步足迹
彩鸾:这里指游春女子
金吾:官名,掌管京城的守卫防务
甚:为什么辇路:皇帝车马经过的道路喧阗:人声喧闹
念奴:唐玄宗天宝年间名妓,善歌这里借指歌女
宣和:宋徽宗年号
铜仙:即金铜仙人这里借指亡国恨
沙河:即沙河塘,在钱塘南五里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说:“沙河,宋时居民甚盛,碧瓦红檐,歌管不绝”多丽:形容沙河的繁华
混漾:即汪洋,形容水势很大混漾光明:指明亮的灯光反映在水面上闪烁不停邸第:富贵之家的住宅
“帘影”二句:是说帘影投在水上,波平则凝止不动,波动时随着闪闪发光的水面形成各种涟漪
葡萄:形容水的颜色深碧如葡萄
竹马儿童:指出生于宋亡后的儿童竹马:以竹杖当马
三千乐指:三百人的乐队指,用来计算人数(每人有十指)
拥髻:表示愁苦飞燕外传·伶玄自叙:“通德(伶玄妾)占袖顾视烛影,以手拥髻,凄然泪下,不胜其悲”鲛珠:泪下如珍珠
霓裳:即唐代名曲霓裳羽衣曲借以指宋代的歌舞

赏析

此词作于元大德元年(1297),距宋亡已20年,表达了作者悲恸祖国恢复无望的凄苦情怀全词共分三叠上片述当日元夕之盛红妆春骑,千旗穿市,踏月花影,游人众多而琼楼入云,歌舞连宵,写尽当日盛况中片写父老记忆中之宣和旧事朱邸豪华,沙河多丽,散红成绮,灯月交辉下片写眼前之冷落悲凉回忆旧游,往事如烟灯前忆想,黯然神伤通篇凄凉哀婉,真挚感人
兰陵王
丙子送春
送春去,春去人间无路秋千外芳草连天,谁遣风沙暗南浦依依甚意绪漫忆海门飞絮乱鸦过,斗转城荒,不见来时试灯处
春去,谁最苦但箭雁沉边,梁燕无主杜鹃声里长门暮想玉树凋土,泪盘如露咸阳送客屡回顾,斜日未能度
春去,尚来否正江令恨别,庾信愁赋苏堤尽日风和雨叹神游故国,花记前度人生流落,顾孺子共夜语

注释

丙子:即宋恭帝德祐二年(1276)
风沙:比喻敌人南浦:泛指送别之地这里借指江南水乡
海门飞絮:指南下的幼帝海门:海边
斗转:北斗转则春回试灯:正月十五灯节前预赏灯节
箭雁:被箭射中受伤的雁这句指被俘虏的南宋君臣
梁燕:梁上寻觅旧巢的燕子这句指留在临安等地散落无主的士大夫
长门:汉武帝时,陈皇后贬居的冷宫这里借指宋亡后临安的宫殿
玉树凋土:晋书·庾亮传:“亮将葬,何充(会之)叹曰:‘埋玉树于土中,使人情何能已!’”这里是指那些为国牺牲的人
泪盘如露:指汉武帝在建章宫前造神明台,上有铜人手托盛露铜盘魏明帝命人把铜人从长安搬到洛阳,在拆卸时据说铜人眼中流下泪来这里以铜人泪滴露盘表示亡国之痛
咸阳送客:李贺在金铜仙人辞汉歌中说:“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这里借以说明被俘人员的故国之思
江令:江淹他曾被黜任建安吴兴令梁书·江淹传他著有别赋
庾信:梁朝庾信出使北周,被留在北方不回,著有愁赋这两句是说南宋士大夫被俘北上,满怀离愁别恨
神游故国:被俘北上的人不可能南归,对故国的繁华只能神游而已
花记前度:唐刘禹锡于宪宗元和年间从贬所被召回长安,因游玄都观赏桃花作诗,被执政者认为意有怨刺而又把他远贬刘于14年后又回长安重游旧地,作重游玄都观诗:“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这句是指离散各地的人,回到沦陷之后的临安,见昔日如花美景已荡然无存,不禁哀痛心伤
孺子:指作者的儿子以上三句是说因故国沦亡而流落山中,只能和儿子夜语,共诉胸中哀痛之情

赏析

宋恭帝德祐二年三月,临安被元军攻破,恭帝及太后等被俘往北方本词作于暮春,以送春为题,暗抒亡国之恨全词共三叠,均从“春去”开头上片写人间无路,春将何归,风沙南浦,海门飞絮故国陷落,幼帝飘海,前途难料中片写春去之后,谁最凄苦,暗指南宋君臣被俘,去国离乡,无限伤凄下片问春去后,能否再来,暗示恭帝被掳,不得南归,南宋恢复无望作者神游故都,空忆繁华,不胜天涯流落之感
第 一百二十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