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铉
刘铉
刘铉,字鼎玉生平事迹无考元草堂诗余
蝶恋花
送春
人自怜春春未去,萱草石榴,也解留春住只道送春无送处,山花落得红成路
高处莺啼低蝶舞,何况日长,燕子能言语付与光阴相客主,晴云又卷西边雨

注释

相客主:即互为客主此句意谓对于光阴来说,春去夏来,犹如送往迎来,客主易位
“晴云”句:刘禹锡竹枝词:“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情”此句即暗用其意,谓春去亦非无情

赏析

这是一首送春词,却无惯常的伤感情绪开篇即说人自怜春而春实未去,它被留在萱草丛中石榴花间继而又说送春无处,而山花落红即其归处,似乎巧妙地解答以往诗词中“春归何处”的疑问下片更以莺啼蝶舞日长燕语,谓夏之代春看似无情,实却有情处处别开生面,给人以新鲜之感
乌夜啼
石榴
垂杨影里残红,甚匆匆只有榴花全不怨东风暮雨急,晓霞湿,绿玲珑比似茜裙初染一般同

注释

不怨东风:言春日百花为东风吹落,石榴入夏而开,故不怨
比似:好像,犹如茜裙:用茜草根染成的红裙

赏析

春去夏来,落红无数而石榴花却在此时怒放,暮雨晓露,绿叶愈加玲珑剔透,新花更是如茜初染,勃发出无限生机末句“初染”与首句“残红”相对应,时序荏苒之意宛在
第 一百四十二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