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
李煜
李煜,南唐后主,字重光中主李璟之子在位17年降宋后,被太宗赵光义赐牵机药毒死他是南唐最后一个皇帝,也是一个具有高度文化修养的文人工书善画,洞晓音律,诗词文章无不擅长他在我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主要决定于他独特的艺术成就他用清丽精练的语言,表达复杂的思想感情,使词成为抒情言志的新体诗,对后世词坛较有影响
忆江南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注释

上苑:古代皇帝的花园
车如流水马如龙:极言车马众多

赏析

这首记梦小词,是李煜降宋被囚后的作品抒写了梦中重温旧时游娱生活的欢乐和梦醒之后的悲恨以梦中的乐景抒写现实生活中的哀情“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游乐时环境的优美景色的绮丽,倾注了诗人对往昔生活的无限深情这首小词,“深哀浅貌,短语长情”,在艺术上达到高峰“以梦写醒”“以乐写愁”“以少胜多”的高妙手法,使这首小词获得耐人寻味的艺术生命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琼枝玉树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注释

烟萝:草木茂密此指名木奇花之多
沈腰潘鬓:沈约腰瘦,潘岳发白,形容身体衰弱
教坊:宫廷音乐机构

赏析

公元975年,宋将曹彬攻破金陵,李煜出降这首词是他降宋后的追忆之作上片写昔时的盛况一起两句以时空交织的对句,表现家国之规模接着写凤阁龙楼琼枝玉树的胜景哪里会想到有战争发生呢?下片写亡国之后的臣虏生活着重表现仓皇辞庙时,教坊歌伎们那凄凉送别的痛苦时刻以乐写哀两相铺垫,益觉悲怆莫名了
捣练子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注释

寒砧:寒夜捣帛声砧,捣衣石古代秋来,家人捣帛为他乡游子准备寒衣
栊:窗户

赏析

秋风送来了断续的寒砧声,在小庭深院中,听得格外真切夜深了,月光和砧声穿进帘栊,更使人联想到征人在外,勾起了绵绵的离恨和相思因而长夜不寐,愁思百结“砧声不断”“月到帘栊”,从景中透露出愁情,情景交融,轻柔含蓄,耐人寻思这首小令,语言新,意境新,给人以极美的艺术享受
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注释

此词一名乌衣啼,亦有人认为乃孟昶所作
清秋:凄清的秋色

赏析

此亦亡国哀音刻画离愁,沉哀入骨虽上片写景,下片抒情,然凄凉气氛融贯全篇起句“无言独上西楼”七字,已摄尽凄婉神情后阕十八字将无形的愁思具象化,令人肠回心荡沈际飞特赏“别是”一句,以为“七情所至,浅尝者说破,深尝者说不破……‘别是’句妙”盖其蕴藉而有深致故也此词花草粹编以为孟昶所作然与其木兰花·冰肌玉骨风格不类且其降宋入汴在五月,逾月即卒,非清秋时节,故知断非孟作
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注释

潺潺:水声,这里借以形容雨声
阑珊:将尽衰落
罗衾:丝绸被子
一晌:片刻

赏析

这是一首亡国以后感伤旧事的哀词上片倒叙,说只有在梦里才能忘记自己是一个俘虏,才有片刻梦境的欢愉然而醒后的现实,却是凄清的细雨与五更的料峭春寒下片以复笔加重心理的刻画:不要凭栏远眺,那隔着无数江山的故国是再也看不到了随着流水落花消逝的,不正是天上人间般的故国家园吗?情深语痛,令人哀感无端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注释

春花秋月:代指岁月的更替
雕栏玉砌:指南唐豪华的宫殿楼阁等建筑物
朱颜:红润的脸色

赏析

这首极写悲情之词,是李煜的绝笔乐府纪闻:他因七夕作乐,又赋此词而被太宗赐药毒毙李煜降宋后,过着日夕以泪洗面的日子,心情极为痛苦故在词的起句中,发出了“春花秋月何时了”的悲怆呼号亡国后的臣虏生活,对他来说生不如死这就是开篇所表现的心境填胸所想,无非是故国的往事与宫阙雕栏这是什么样的愁啊?就像东流的春江一样浩浩荡荡无有际涯纯以白描笔法写心中大痛而成就了这样的血泪奇文由于它已升华和泛化为人类难以回避的生死悲恨,便能引起强烈的共鸣而成为千古绝唱
王国维曾说过,李后主的词有基督担荷世界罪恶的意味由于它不仅囿于个人亡国之恸,还以悲凉凄切的情感表达了对美好事物被毁灭的无尽哀婉,因而也就泛化为具有普遍意义与永恒魅力的绝唱
第 一十六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