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龙
陈子龙
陈子龙(1608-1647),字卧子,号大樽,松江华亭(今上海)人崇祯十年(1637)进士,曾参加复社,又与夏允彝组织几社清兵攻破南京,起兵抗清,事败被执,投水而死著有陈忠裕全集
点绛唇
春日风雨有感
满眼韶华,东风惯是吹红去几番烟雾,只有花难护
梦里相思,故国王孙路春无主,杜鹃啼处,泪染胭脂雨

注释

韶华:指春光
惯:照例
烟雾:这里形容春雨潇潇,烟雾茫茫
王孙路:指归路王孙,泛指宦属子弟
“杜鹃啼”二句:鹃啼凄厉,能动旅人归思又传其啼至哀,能致血出

赏析

此词借惜花怀人,叹亡国之哀痛与复国之不易可能作于南京陷落,转战于江浙期间上片写大好春光遭受风雨摧残下片抒发亡国的哀痛与复国的愿望词中东风吹红,几番风雨,春花难护,暗喻明朝江山大势已去而梦中相思,故国难归,杜鹃啼血,则寄托了作者深沉的民族情感全词迭用比兴,风格婉丽
画堂春
雨中杏花
轻阴池馆水平桥,一番弄雨花梢微寒著处不胜娇,此际魂销
忆昔青门堤外,粉香零乱朝朝玉颜寂寞淡红飘,无那今宵

注释

青门:汉长安东南门,本名霸城门,因其色青,故俗称为青门
玉颜:指杏花
无那:无奈

赏析

此词以花喻国事借雨中粉香零落,暗喻南明朝廷覆亡上片即眼前景而生联想,“此际魂销”,何以魂销?是因为想起旧日的凄况“忆昔”二句微喻题旨“青门”之典,已透家国情怀消息结句转以自况,写出词人国亡后凄婉哀凉的情绪
诉衷情
春游
小桃枝下试罗裳,蝶粉斗遗香玉轮碾平芳草,半面恼红妆
风乍暖,日初长,袅垂杨一双舞燕,万点飞花,满地斜阳

注释

玉轮:犹华车
“半面”句:史载梁元旁徐妃以帝眇一目,故每以半面妆迎驾,帝见则大怒而去

赏析

绮丽而沉郁“一双舞燕,万点飞花,满地斜阳”三句,有无限伤心,而自重身份,犹然矜持,堪称绝唱在飞花纷坠,斜阳满地的光景中,那蹁跹的舞燕,正是词人自身的写照王士禛说:“清真(周邦彦)能作景语,不能作情语至大樽而情景相生,令人有后来之叹”这首词的确情景交融,境界阔大
浣溪沙
杨花
百尺章台撩乱飞,重重帘幕弄春晖怜他飘泊奈他飞
淡日滚残花影下,软风吹送玉楼西天涯心事少人知!

注释

章台:汉代长安街道名多种杨柳,为青楼歌馆所在地后世用章台有二义:一为妓馆游冶之地,一为指代柳沈义父乐府指迷云:“说桃不可直说破桃,须用‘红雨’‘刘郎’等字咏柳不可直说破柳,须用‘章台’‘灞岸’等字

赏析

咏杨花,见出词人独立经营,意图恢复的孤臣孽子之心“怜他飘泊奈他飞”,虽则爱眷极深,终于无可奈何,因为无奈,所以动人下片不仅是凄婉,更蕴藏一腔无从说出的悲愤杨花既是南明朝廷的化身,也是作者自慨身世的投射这首词堪称咏杨花之绝唱
第 一百六十一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