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字容若,满人,太傅明珠长子聪敏好学,二十一岁中进士,官至一等侍卫与当时才子顾贞观秦松皊陈维崧等结为挚友他在清初词坛上,起了联络海内词客的重要作用三十一岁病逝其词风格接近李煜,有“清朝李后主”之称所写词清丽婉约,格高韵远,颇具特色著有通志堂集,词有饮水集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注释

榆关:山海关那畔:那边,此处指关外
聒:喧扰,嘈杂

赏析

此词当写于作者从京城(北京)赴关外盛京(沈阳)途中,描写羁旅荒凉的塞外,思念故乡的孤寂情怀上片写长途跋涉的情景“山一程,水一程”,写出了长途跋山涉水之苦,更衬出对家园的留恋下片写旅中风雪,更添乡愁通篇低回婉转,抑郁蕴藉,而语言平易,流丽自然
河传
春浅,红怨,掩双环微雨花间,昼闲无言暗将红泪弹阑珊,香销轻梦还
斜倚画屏思往事,皆不是,空作相思字记当时垂柳丝,花枝,满庭蝴蝶儿

注释

双环:门上双环,此代指门
阑珊:稀疏零落

赏析

此词写微雨湿花时节,闺中女子的一段难以诉说的柔情微雨花间,门掩双环,香销梦还,弹泪无言下片前三句叹往事皆非,空作相思后三句言当时与所爱者相会之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全词以形象出之,极缠绵婉约之致
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注释

一昔:一夜
玦:半环形的玉佩
无那:无奈
“燕子”二句:指燕子栖立在帘钩上摇摆不定,呢喃低语
“春丛”句:用情侣化蝶的典故

赏析

此为悼亡之作,也是通志堂集中的名作之一词一开首,即以“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的奇特联想表现词人内心凄艳的愁思月的圆缺就像人的生命历程,不如意事十常居八九,而这种话并不直接说出由于用了比兴,便更蕴藉感人月轮不可能夜夜皎洁,若能如此,冰雪也将沸热作者以一推向极端的对自然事物的假设,写出他对亡妻卢氏的一往情深下阕词采转为质朴,完全以深挚的情感动人词人想象自己与卢氏化身为双栖的蝴蝶,在春日的花丛中蹁跹起舞这种悃挚的心情,在以前的词人中是十分罕见的
临江仙
寒柳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注释

关:这里是关切关怀之意
最是:特别是繁丝:指柳丝的繁茂这两句里的“柳丝”和“春山”,都暗喻女子的眉毛
湔(jiān)裙梦断:意思是涉水相会的梦断了湔裙,溅湿了衣裙李商隐在柳枝词序中说:一男子偶遇柳枝姑娘,柳枝表示三天后将涉水湔裙来会此词咏柳,故用此典故

赏析

此词既咏经受冰雪摧残的寒柳,也咏一位遭到不幸的人通篇句句写柳,又句句写人,物与人融为一体,委婉含蓄,意境幽远,确是一首成功之作
相见欢
落花如梦凄迷,麝烟微,又是夕阳潜下小楼西
愁无限,消瘦尽,有谁知闲教玉笼鹦鹉念郎诗

注释

麝烟:麝香

赏析

此词仅描写闺中人教鹦鹉念诗的细节,便把思妇的心情和盘托出她日夜思念心上人,而又不能离开深闺,闲得无聊,只好调弄鹦鹉,教其念诗而所念的,正是他的诗“闲教玉笼鹦鹉念郎诗”,既是消遣,又是怀念,感情细腻婉曲,含蕴无限情韵,风格绮丽,凄婉缠绵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注释

浆向蓝桥易乞:唐裴硎的传奇记秀才裴航至蓝桥,渴而求饮,遇仙女云英,遂求得玉杵臼以娶之
药成碧海难奔:李商隐的嫦娥:“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牛津:博物志载,有人八月乘槎至天河,见一丈夫牵牛饮渚次,即牵牛星后即以牛津指天河

赏析

对于这首词,存在着两种解释:一种认为是词人写给他的情人--江南才女沈宛,另一种解释则认为此词乃是悼念他的发妻卢氏以下阕“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两句,词为悼亡的可能性更大这首词所表达的,是以整个生命赋得的悲愁,是“愁似湘江夜潮”般奔流不息的哀怨鲁迅说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一生一世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之所以成为不朽名句,原因即在于此此句化自唐骆宾王的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诗:“相怜相念倍相亲,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原句湮没不彰,即因为没有这种悲剧意味在内结尾“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写出词人敝屣富贵,宁愿要与心上人贫寒终老的心愿这是词人在绝望至极的心境下对上天最后一点卑微的请求,以是尤其感人
沁园春
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淡妆素服,执手硬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觉后感赋长调: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灵飙一转,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月,触绪还伤欲结绸缪,翻惊摇落,两处鸳鸯各自凉!真无奈,把声声檐雨,谱出回肠

注释

丁巳:即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时纳兰性德二十三岁
红雨:这里指落花
灵飙:神风
碧落:天界度人经注:“东方第一天,有碧霞遍满,是云碧落
绸缪:缠绵的情缘
摇落:原指木叶凋落,这里是亡逝之意
“把声声檐雨”二句:让檐前滴滴淅淅的雨声,谱写出我内心的痛苦回肠,弯曲的肠子过去多以肠子的屈曲迂回比喻愁怀萦绕

赏析

此词感情真挚,哀婉缠绵,悱恻动人诗人怀念亡妻,心情极为悲伤他叹息爱妻早亡,回忆过去夫妻的恩爱生活,叙述丧妻后自己的痛苦对着妻子的遗像,似乎觉得灵风飘动,思绪悠悠,想到天上寻找,又想到“料短发,朝来定有霜”即使在人间天上,两情如一,但眼前人亡物在,触景伤情“真无奈,把声声檐雨,谱出回肠”,抒写了诗人的无限伤凄,为全词更添情韵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注释

被酒:酒醉了
“赌书”句:一种比赛记忆力的游戏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杯中,反不得饮而起

赏析

自然真切,越平凡处,越见凄婉仍是悼亡,词人仅挑选与卢氏生活的两个情景:“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难道词人沉思往事,所想到的只是这两个场景?当然不是因为这是他们爱情生命中最平常的两个场景,既然最平常的场景都如此刻骨铭心,那么对亡妻的所有思念,都在不言之中“当时只道是寻常”,更是词人对失去的爱情的痛悔,可谓感人至深
第 一百七十五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