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
梁启超
梁启超(1873-1929),字卓如,号任公,广东新会人,戊戌变法首领先后任上海时务报总编长沙时务学堂总教习政变后逃亡日本,办清议报新民丛报民国后任共和党领袖,又创立进步党,任北洋政府司法总长反对张勋复辟,后任段祺瑞财政总长晚年讲学清华研究院国学门,为国学门四大导师之一
金缕曲
丁未五月归国,旋复东渡,却寄沪上诸子瀚海飘流燕,乍归来依依难认,旧家庭院惟有年时芳俦在,一例差池双剪相对向斜阳凄怨欲诉奇愁无可诉,算兴亡已惯司空见忍抛得,泪如线
故巢似与人留恋最多情欲黏还坠,落泥片片我自殷勤衔来补,珍重断红犹软又生恐重帘不卷十二曲阑春寂寂,隔蓬山何处窥人面休更问,恨深浅

注释

丁未:光绪三十三年(1907)梁启超于戊戌变法失败后,逃往日本越九年(丁未)归国,其时国事日非次年(1908)再度东渡,是年光绪帝病死
瀚海:浩瀚的海周邦彦满庭芳词:“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
俦:同辈之人
差池双剪:燕尾如剪:“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已惯司空见:即司空见惯唐刘禹锡为苏州刺史,李司空绅罢镇,慕禹锡名,邀饮,命妓侑酒,刘于席上赋诗云:“高髻云鬟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
断红:指落花
十二曲阑:费氏宫词:“锁声金掣阎门环,帘卷真珠十二栏”阑,通“栏”
蓬山:即蓬莱,神山名

赏析

此词作者以“瀚海飘流燕”自喻,抒发对国事的感慨上片“依依难认,旧家庭院”,写作者东渡归来时的心情“年时芳俦”至“泪如线”写当年变法同伴像“差池双剪”的燕子,“相对向”无限凄怨下片抒发感慨,含蓄蕴藉,语意双关
第 二百一十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