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维
王国维
王国维(1877-1927),字静安,号观堂,浙江海宁人近代著名学者文艺批评家早年留学日本,后执教清华研究院国学门,为“四大导师”之一1927年6月,自沉于颐和园昆明湖精甲骨文研究,创立出土材料与文献相参证的“二重证见法”以治史人间词话宋元戏曲考观堂集林等学术专著行世其少作人间词话标出“境界”以为词中胜境其个人创作亦以此为指归,有人间词甲乙稿
点绛唇
厚地高天,侧身颇觉平生左,小斋如舸,自许回旋可聊复浮生,得此须臾我乾坤大,霜林独坐,红叶纷纷堕

注释

浮生:老庄以人生在世,虚浮无定后世相沿称人生为浮生
须臾:片刻

赏析

此词抒写了作者的生活感受含蓄蕴藉,寄喻颇深小斋如舸,自身能够回旋即可聊复浮生,又得此片刻自由天地之大,独坐霜林结句“红叶纷纷堕”,更为全词增添无限情韵
点绛唇
屏却相思,近来知道都无益不成抛掷,梦里终相觅醒后楼台,与梦俱明灭西窗白,纷纷凉月,一院丁香雪

注释

屏却:放弃
“醒后楼台”二句:谓梦中虚构的空中楼阁,醒后还若明若灭,隐约可见
纷纷凉月:形容丁香院落的月色杜甫诗有:“缔衣挂萝薜,凉月白纷纷

赏析

此词抒写为相思缠绕的惆怅心情委婉曲折,新颖别致上片写明知相思无益,决心将其放弃,但相思又难“抛掷”,所以“梦里终相觅”下片写醒后情景:梦中楼台,还隐约可见,若明若灭最后以景作结,用月下丁香烘托人物的孤寂与惆怅
好事近
夜起倚危楼,楼角玉绳低亚惟有月明霜冷,浸万家鸳瓦人间何苦又悲秋,正是伤春罢却向春风亭畔,数梧桐叶下

注释

玉绳:星名亚:低垂貌
鸳瓦:旧时屋瓦片片相扣,故称

赏析

寂寞高寒,悲天悯人上片四句,以健笔写悲情,更见悲怀之深重过片二句不近常理,愈见深刻一年四季,春尽夏来,而在词人的心灵世界里,却只有两个季节,一个是令人惋伤的春季,一个是令人感伤的秋季“却向春风亭畔,数梧桐叶下”,则一切苦难都在不言之中全词体现出承受苦难的悲情之美,也即作者评后主词所云:“隐然有担荷世间罪恶之意
第 二百一十四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