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
欧阳修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六一居士,庐陵(江西吉安)人,家境清寒,苦读成才,中天圣八年(1030)进士官至参知政事,为北宋著名政治家所为诗文,一扫晚唐五代浮艳习气,成为文坛革新的领袖人物词格疏秀深婉,与晏殊齐名传世有六一词醉翁琴趣外编两种前者较庄雅,后者则显得冶丽些
蝶恋花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注释

楼高不见章台路:是说在高楼上看不到游冶的处所章台:古代妓女居住之处
雨横:雨势很猛
乱红:凌乱的落花

赏析

这首词的着眼点,并不是单纯的景色描绘和外貌的刻画,而是借暮春黄昏雨骤风狂,透露出楼头思妇的内心苦闷作者善于以形象的语言抒写感情上的各种变化,虽然不出闺情范围,但情韵已较花间词为胜
生查子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注释

元夜:即上元节之夜,也叫“元宵”唐代以来元夜有观灯的风俗

赏析

词的上片,回忆去年观灯时的欣悦心情下片写今年元夜观灯,触目感怀,不胜悲伤这首词的特点是语言平淡,风味隽永,表达了人物十分细腻的深情词中运用今昔对比,抚今思昔,触景生情感情真挚,不需作任何雕饰,从而这首词便成为非常感人的抒情上品它体现了真实朴素与美的统一
踏莎行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栏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注释

候馆:迎候宾客的馆舍
薰:香气征:远行辔:这里指坐骑
迢迢:形容路遥远而绵长
危栏:高楼的栏杆
平芜:平坦的草地

赏析

刻画别情,从征人与思妇两面着笔渐行渐远,情愈不堪以春水之绵长,状思绪之无尽这都是从芳景如屏的旅途中加以表现的正所谓以乐景写哀,倍增哀感之法下片转替闺中人设想:莫去凭栏吧,纵然望及草外春山,也见不到行人的踪迹构思巧妙,笔姿灵活结句尤韵远神清,令人涵咏不尽
采桑子
群芳过后西湖好,狼藉残红,飞絮蒙蒙,垂柳阑干尽日风
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

注释

群芳过后:谓百花凋谢西湖:指颍州(今安徽省阜阳市)西湖
狼藉:散乱的样子残红:落花
春空:春去后的空虚寂寞

赏析

这是词人晚年退居颍州时写的十首采桑子中的第四首,抒写了作者寄情湖山的情怀虽写残春景色,却无伤春之感,而是以疏淡轻快的笔墨描绘了颍州西湖的暮春景色,创造出一种清幽静谧的艺术境界而词人的安闲自适,也就在这种境界中自然地表现出来情景交融,真切动人词中很少修饰,特别是前后两结,纯用白描,却颇耐寻味
采桑子
残霞夕照西湖好花坞汀,十顷波平,野岸无人舟自横
西湖月上浮云散,轩槛凉生,莲芰香清,水面风来酒面醒

注释

西湖:指颍州西湖
坞:湖岸凹入外汀:水中洲
轩槛:长廊前木栏杆
芰:即菱

赏析

夕阳西下,余晖满湖词人凭槛观赏湖景,花坞汀,一望波平其时一轮明月生自西南,清光拂槛,清凉中带来莲菱的芳香,也抹去了词人脸上的酒热夏夕湖上风光,被此词摄其神髓
第 三十七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