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畿道
晏畿道
晏畿道,字叔原,号小山,临川(江西抚州市)人,晏殊第七子晚年家境中落,生活贫困他的词既继承了花间的精雕细琢用色浓艳的特点,又接受了南唐白描的影响多写爱情离别之作,带有感伤情调著有小山词,存词260首
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注释

恨:情恨情思却来:又来
“落花”二句:为五代翁宏宫词中成句,一经点染,便有点铁成金之妙
小苹:歌女名作者之意中人
心字罗衣:衣领屈曲,有如“心”字
彩云:美人之代称指友人家名“云”之歌女,亦作者倾心之人

赏析

这是对一个女郎的深情追忆词人从梦后的迷惘写到花前的踯蹰与月下的追忆,由早到晚,一天都在相思中度过中间插入一段初会的描写服饰花纹都如此生动地保存在记忆中细腻亲切而又高华娴婉,真是此道绝唱
鹧鸪天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注释

彩袖:彩色衣袖,歌女所穿玉钟:玉杯
拚却:甘愿,不顾
“舞低”句:“低”字为使动用法舞到使月亮从楼心低没下去
“歌尽”句:歌扇的柔风渐尽,表明精力耗尽
剩把:尽把,一个劲儿地攒着银:银质灯台

赏析

词述重逢的喜悦妙在荡漾遥远,不即说出先写昔日的欢会:殷勤劝饮情已难禁妙舞酣歌更牵心曲接着转入别后:魂梦与同,说明相爱是双方的,情感是纯洁的然后推出银灯照影,细看娇容,该是何等惊喜“乍见翻疑梦”式的结尾,能令人耳目耸动,见出文心之奇辟来不止是“舞低”一联工丽而已
蝶恋花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注释

春梦秋云:指时间短暂,去后无迹
“斜月半窗”二句:写夜里酒醒,只见斜月半窗,映照着屏风上的翠峰,心头感慨万千,难以入睡

赏析

这首词也是写离别之感,但却更广泛地慨叹于过去欢情之易逝,今日孤怀之难遣,将来重会之无期,所以情调比其他一些伤别之作,更加低回往复,沉郁悲凉词境含蓄蕴藉,情意深长
第 三十八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