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
温庭筠
温庭筠,本名岐,字飞卿,唐代太原人少负才名,然屡试不第又好讥讽权贵,多犯忌讳,因而长期抑郁,终生不得志他精通音律,熟悉词调,在词的格律形式上,起了规范化的作用艺术成就远在晚唐其他词人之上其词题材较狭窄,多红香翠软,开“花间词”派香艳之风有些词在意境的创造上,表现了其杰出的才能他善于选择富有特征的景物构成艺术境界,表现人物情思,文笔含蓄,耐人寻味温庭筠诗集金奁集,存词70余首
梦江南(二首)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洲

注释

斜晖:偏西的阳光脉脉:相视含情的样子后多用以寄情思
白洲:长满了白色花的小洲

赏析

梦江南是温庭筠的名作写思妇的离愁别恨第一首,写思妇深夜不寐,望月怀人第二首,写思妇白日倚楼,愁肠欲断两首词以不同场景塑造同一类人物一个是深夜不寐,一个是晨起登楼,都写得朴素自然,明丽清新,没有刻意求工雕琢辞句,却能含思凄婉臻于妙境刻画人物形象生动传神,揭示人物心理细腻逼真,足见作者技巧纯熟,既擅雕金镂玉的瑰丽之作,又有凝练的绝妙好词
更漏子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
香雾薄,透重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君君不知

注释

迢递:远远传来
画屏:有画的屏风
香雾:香炉里喷出来的烟雾
谢家:西晋谢安的家族这里泛指仕宦人家
红烛背:指烛光熄灭
梦君君不知:又作“梦长君不知”

赏析

此亦咏闺妇怀远之作远处的更漏之声,竟然惊醒了她边塞之梦--丈夫征戍之地迷蒙中似乎觉得城头的乌鸦和画屏上的鹧鸪也都咕咕作声了写春梦初醒的惝怳心态,很有独到之处下片则点明环境背景:原来不过是在自家的池阁里,在绣幕深垂的红烛背后,做了一个长长的春梦啊思奇而笔诡,写梦之佳作
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注释

小山重叠:为古代女子重重叠叠的发式金明灭:头饰明灭隐现的情景
鬓云:像云朵似的鬓发度:覆盖香腮雪:雪白的面颊
弄妆:梳妆打扮
罗襦:丝绸短袄
鹧鸪:这里指绘有鹧鸪的图案

赏析

这首菩萨蛮,为了适应宫廷歌伎的声口,也为了点缀皇宫里的生活情趣,把妇女的容貌写得很美丽,服饰写得很华贵,体态也写得十分娇柔仿佛描绘了一幅唐代仕女图
词的上片,写晨妆梳洗时的娇慵姿态下片写妆成后的情态,暗示了人物孤独寂寞的心境全词委婉含蓄地揭示了人物的内心世界,并成功地运用反衬手法鹧鸪双双,反衬人物的孤独容貌服饰的描写,反衬人物内心的寂寞空虚表现了作者的词风和艺术成就
南歌子
手里金鹦鹉,胸前绣凤凰
偷眼暗形相,不如从嫁与,作鸳鸯

注释

暗形相:暗中打量
从嫁与:就这样嫁给他

赏析

待嫁的女子,带着心爱的金鹦鹉,穿起了绣着凤凰的彩衣,暗中左顾右盼,偷偷打量,心想就这样嫁给他,做一生的鸳鸯吧这首小令,明丽自然而富于情韵,具有浓郁的民歌风味一说“手里金鹦鹉,胸前绣凤凰”二句指贵公子,即拟嫁与之人,亦通
第 八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