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杂货店
  简介
  东野圭吾最令人感动落泪的作品!结局更出人意表!荣获「中央公论文艺赏」达文西杂志2012「BookofTheYear」第3名!日本热销突破30万册!亚马逊书店读者★★★★(四颗星)一致好评!已改编成舞台剧!这里不只卖日常生活用品,还提供消烦解忧的谘询困惑不安的你,纠结不已的你,欢迎来信讨论心中的问题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面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男友罹患不治之症,陷入爱情与梦想两难的女孩一心想成为音乐人,不惜离家又休学,却面临理想与现实挣扎的鱼店老板儿子爸爸的公司倒闭,打算带着全家卷款潜逃,在亲情与未来之间游移不定的少年……当他们纷纷写信到杂货店,不可思议的事情也接二连三发生而那些一瞬间的交会,又将如何演变成一生一世的救赎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KeigoHigashino1958年生于日本大坂市,大坂府立大学工学部电气工学科毕业曾在汽车零件供应商担任工程师,1985年以处女作放学后获得第31届「江户川乱步赏」后,随即辞职,专心写作1999年以秘密一书获得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赏」,2006年又以嫌疑犯X的献身荣获第134届「直木赏」更凭此作入围2012年度,由美国推理作家协会主办的「爱伦.坡奖」年度最佳小说奖,不仅成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坛三大奖项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围「爱伦.坡奖」年度最佳小说的日本作家早期作品以校园青春推理为主,擅写缜密精巧的谜团,获得「写实派本格」的美名后期则逐渐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讨人心与社会议题,兼具娱乐思考与文学价值其惊人的创作质量与多元化的风格,使得东野圭吾成为日本推理小说界的超人气天王作品包括彷徨之刃十一字杀人回廊亭杀人事件美丽的凶器布鲁特斯的心脏天使之耳异变13秒白马山庄杀人事件黎明破晓的街道侦探俱乐部鸟人计画魔球浪花少年侦探团再见了,忍老师──浪花少年侦探团2天空之蜂假面山庄杀人事件以及,学生街杀人操控彩虹的少年等书(暂译,皇冠将陆续出版),其中多部作品并已被改编成电视剧电影或漫画译者简介王蕴洁在翻译领域打滚十几年,曾经译介山崎丰子小川洋子白石一文等多位文坛重量级作家的著作,用心对待经手的每一部作品,翻译的文学作品数量已超越体重
  
  目录
  导读这就是东野圭吾的本事第一章/回信放在牛奶箱第二章/深夜的口琴第三章/在CIVIC车上等到天亮第四章/听着披头四默祷第五章/在天上祈祷
  
  导读这就是东野圭吾的本事
  
  东野圭吾小说普及性之所以这么高,几乎等于畅销书保证,一个不能不提的因素,即他的作品并非只有谜团,只是卖弄诡计一个更重要的元素,即他过人的说故事能力,以及很有温度的文字书写身为作家,强项一堆,难怪东野的创作总是多元又量产解忧杂货店是东野圭吾二○一二年的温馨长篇,这间会帮人解忧的「浪矢杂货店」,规则是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邮件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这个题材初看之时是会联想到辻村深月那部有通灵者帮人完成心愿的嗯,使者,满有异曲同工的味道,基本上,是属于「穿越剧」这一款,东野老师写这类故事算驾轻就熟了,如果读者曾被他之前的时生秘密感动疗愈到,那本书就铁定是你的菜前述特别提到东野圭吾是说故事高手,在本作更是展露无遗「解忧」杂货店不是神庙,不是拜拜求签用的,服务项目比较像是人生咨询心理辅导,比如这样的一个问题:「为参加奥运目标奋斗的女孩,因为男友罹癌将不久人世,所以陷入彷徨困惑男友一直是她努力的支柱,因此当下是要弃男友于不顾,忍痛追求两人的梦想还是陪男友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但却会让他带着遗憾而死」「浪矢杂货店」该怎么回复少女的烦恼如果是人生哲理一路谈下去,会像张老师像生命线,但这可是小说喔,读者要的是故事性,有高潮起伏的趣味,有峰回路转的戏剧张力,显然东野圭吾有他的好几套,即便励志成份有一些,但成为小说的架构布局及起承转合,面面俱到很完整,更何况本书还是长篇咧!好看的故事就是要有梗,梗要铺得恰到好处本作的几个梗:以一九八○年为关键转折,回到过去跨越时空三十年对孤儿院的羁绊带怀旧有救赎有报恩是宿命与曙光共存的希望……素材在此,再来就看拼盘如何吸引人了以上段少女为了拚不拚奥运而烦恼为例因为有着「回到过去跨越时空三十年」的伏笔,所以解惑者自是可以有如先知般的预言,给少女的回信里多了更笃定的语气「世界各地都在发生战争,也有很多国家根本没办法参加奥运,日本也不能置身事外妳很快就会了解这一点」为何因为苏联入侵阿富汗,一九八○年的莫斯科奥运,日本加入美国的抵制行
  
  列同样这个「先知」梗,到了另一个关于「迷茫的汪汪」故事中更猛,「浪矢杂货店」不但建议汪汪去学理财知识,还会提示炒房玩股票切记在一九九○年来到之前务必获利了结,如何是不是真的很神!另,穿越剧+怀旧风的混搭,难免也是卖点「听着披头四默祷」这个故事用了相当比例的篇幅缅怀起THEBEATLES〈Ahardday'snight〉Mr.Moonlight〉〈Don'tletmedown〉从〈到〈I'vegotafeeling〉从披头四来日本公演惊传解散到约翰伦农的遇刺身亡对于纪录片形式电影Letitbe的不同时空解读,对于Sgt.Pepper'sLonelyHeartsClubBand专辑的心境与感伤明明是在描述一段少年的苦涩与残酷物语,不过就因为有了披头四的音符和默祷,更加让人动容,不胜唏嘘本书看似几段故事几个短篇的组合,但不管在人物之间还是境遇的串连,环环相扣,前后呼应内心纠结的理由,被迫成长的勇气,到头来,原来,你的赞叹,你的感动,这就是东野圭吾的本事对了,东野圭吾不是推理作家吗那本书呢没甚么好疑问的,解忧杂货店依旧可列推理类,或许可以这样形容:一本毋须谋杀,不用警探,甚至连恶人都没有的推理小说──【部落客】小叶日本台
  
  第一章/回信放在牛奶箱
  
  1
  
  翔太建议不如去废弃屋他说,刚好有一栋适当的废弃屋「适当的废弃屋是怎么回事」敦也低头看着个子不高,脸上还残留着少年稚气的翔太「适当就是适当啊,就是适合藏身的意思,是我之前勘察时偶然发现的,没想到现在真的可以派上用场」「对不起,两位,」幸平缩着高大的身体,依依不舍地注视着停在旁边的老旧皇冠车,「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蓄电池会在这种地方报废」敦也叹着气「事到如今,说这些话也没用」「但到底是怎么回事来这里的路上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明仕国际娱乐并没有一直开车灯……」
  
  「寿命到了吧,」翔太说得很干脆,「你看一下车子的里程数,已经超过十万公里了,原本就差不多快寿终正寝了,开到这里就彻底完蛋了所以我才说,既然要偷车,就要偷新车」幸平抱着双臂,发出「嗯」的一声,「因为新车都装了防盗器」「算了,」敦也挥了挥手,「翔太,你说的废弃屋在这附近吗」翔太偏着头思考着,「走快一点的话,大约二十分钟吧」「好,那明仕国际娱乐去看看你带路」「带路当然没问题,但这辆车子怎么办丢在这里没问题吗」敦也环顾四周他们正站在住宅区内的月租停车场,因为刚好有空位,他们把皇冠车停在那里,一旦租这个车位的车主发现,一定会马上报警「当然不可能没问题,但车子动不了,也没办法啊你们没有不戴手套乱摸吧既然这样,明仕国际娱乐就不可能因为这辆车被查到」「只能听天由命了」「所以我说了啊,目前只能这么办」「我只是确认一下,OK,那你们跟我走」翔太迈开轻快的脚步,敦也跟了上去他右手提的行李袋很重幸平走到他旁边「敦也,要不要去拦出租车再走一小段路,就可以到大马路,那里应该可以拦到空车」敦也「哼」地冷笑一声说:「现在这种时间,有三个形迹可疑的男人在这种地方拦出租车,一定会被司机记住长相到时候公布画出明仕国际娱乐长相特征的通缉画像,明仕国际娱乐就死定了」「但是,司机会仔细看明仕国际娱乐的长相吗」「万一遇到会仔细打量的司机怎么办况且,万一那个司机只要瞥一眼,就可以记住长相怎么办」幸平沉默不语,走了一小段路后,小声地道歉:「对不起」「算了,闭嘴赶路吧
  
  时间是凌晨两点多,三个人走在位于高地的住宅区,周围有很多外形设计很相似的房子,几乎没有一栋房子亮灯,但绝对不能大意如果不小心大声说话被人听到,事后警方来查访时,可能会有邻居告诉警察「半夜听到有可疑的男人经过的动静」,敦也希望警方认为歹徒开车离开了案发现场,当然,前提必须是那辆皇冠车不会很快被人发现他们正走在和缓的坡道上,走了一会儿,坡度越来越陡,房子也越来越少「到底要走去哪里」幸平喘着气问「就快到了」翔太回答走了不久之后,翔太的确停下了脚步,旁边有一栋房子那是一家店铺兼住家,但房子并不大住家的部份是木造的日本建筑,门面不到四公尺宽的店铺拉下了铁卷门铁卷门上没有写任何字,只有一个信件的投递口,旁边有一栋看起来是仓库兼停车场的小屋「这里吗」敦也问「呃,」翔太打量着房子,偏着头回答:「应该是这里」「应该是甚么意思难道不是这里吗」「不,我想就是这里,只是和我上次来的时候感觉不太一样,我记得之前看的时候感觉比较新」「你上次来的时候是白天,可能是这个缘故」「也许吧」敦也从行李袋里拿出手电筒,照了照铁卷门周围门上方有一块广告牌,好不容易才能辨识「杂货」这两个字,前面还有店名,但看不清楚是甚么字「杂货店开在这种地方会有人来吗」敦也忍不住说道「正因为没有人来,所以才倒闭了吧」翔太说得很有道理「原来如此,要从哪里进去」「从后门走,那里的锁坏了,跟我来」翔太走进杂货店和小屋之间的防火巷,敦也他们也跟在后方防火巷大约一公尺宽走进防火巷时抬头看了看天空,圆月悬在正上方
  
  屋后的确有后门,门旁有一个小木箱子「这是甚么」幸平小声嘀咕道「你不知道吗牛奶箱,送牛奶时就放在这里」敦也回答「是喔」幸平露出钦佩的表情注视着牛奶箱后门打开,三个人走了进去屋内虽然有灰尘的味道,但不至于不舒服一坪大的水泥地上放了一个生锈的洗衣机,恐怕已经坏了脱鞋处有一双积满灰尘的拖鞋,他们没脱鞋子,跨过那双拖鞋进了屋一进门就是厨房地上铺着地板,流理台和瓦斯炉并排放在窗边,旁边是一个双门冰箱,房间中央放着桌椅幸平打开冰箱,扫兴地说:「甚么都没有」「当然不可能有啊,」翔太嘟着嘴说,「万一有的话,你打算吃吗」「我只是说说而已」隔壁是和室,放了衣柜和神桌,角落堆着坐垫和室内还有壁橱,但他们无意打开检查和室后方就是店面敦也用手电筒照了照,货架上还留着少许商品,都是一些文具厨房用品和清洁用品「太幸运了,」正在检查神桌抽屉的翔太叫了起来,「有蜡烛,这么一来就有亮光了」他用打火机为几根蜡烛点了火,放在好几个地方,室内一下子亮了起来,敦也关掉了手电筒「太好了,」幸平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接下来只要等天亮就好」敦也拿出手机确认时间凌晨两点刚过「啊,我找到这个」翔太从神桌最下方的抽屉中,拿了一本像是杂志的东西,似乎是过期的周刊杂志「给我看看」敦也伸出手他拍了拍灰尘,再度看着封面封面上有一个面带笑容的年轻女人是艺人吗好像有点眼熟,他看了半天,终于想起是经常在连续剧中演妈妈的女演员,现在差不多六十多岁他把周刊杂志翻到背面,确认了发行日期,上面印了大约四十年前的日期他告诉其它
  
  两个人时,他们都瞪大了眼睛「太猛了,不知道那时候发生了甚么事」翔太问敦也打开杂志,版面设计和目前的周刊杂志没有太大的差别「民众涌入超市抢购卫生纸和洗碗精,造成一片混乱……我好像有听说过」「我知道,」幸平说,「就是那个石油危机啦」敦也迅速浏览了目录,最后看了彩页,阖上了杂志没有偶像照片和裸照「这里的住户不知道甚么时候搬走的,」敦也把周刊杂志放回神桌的抽屉,环顾室内,「店里还留下一点商品,冰箱和洗衣机也没有搬走,感觉好像是匆忙搬家」「应该是跑路,八成错不了」翔太断言,「因为没有客人上门,所以债台高筑,最后在某天晚上收拾行李连夜遁逃我猜就是这样」「可能吧」「肚子好饿喔,」幸平没出息地说,「这附近不知道有没有便利商店」「即使有,也不会让你去,」敦也瞪着幸平,「在天亮之前,都要留在这里只要睡着的话,很快就天亮了」幸平缩起脖子,抱着膝盖,「我肚子饿的时候睡不着」「这里的榻榻米上都是灰尘,根本没办法躺下来,翔太说,至少该拿甚么东西垫一下」「」「等一下」敦也说完,站了起来他拿着手电筒,走去前方的店面他照着货架,在店里走来走去,希望能够找到塑料布之类的东西有卷成筒状的纸,那是用来糊纸门的纸只要把纸摊开,可以躺在上面他正想伸手拿纸卷,背后传来隐约的动静敦也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有甚么白色的东西掉在铁卷门前的纸箱内他用手电筒照了纸箱内,发现是一封信他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有人把信从邮件投递口投进来三更半夜,邮差不可能来这种废弃屋送信也就是说,一定是有人发现敦也他们在这栋房子里,所以来向他们通风报信敦也深呼吸后,打开邮件投递口的盖子,观察外面的情况他以为外面可能停满了警车,没想到一片漆黑,完全没有任何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