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仕亚洲官网手机版

明仕亚洲官网手机版正规官网

新闻发布日期:2018-4-22
[美]丹尼尔·贝尔资本主义文化矛盾
  目录
  中译本绪言:贝尔学术思想评介
  一九七八年再版前言
  初版序言
  导论 领域的断裂:主题绪言
  第一部 现代主义的双重羁绊
  第一章 资本主义文化矛盾
  第二章 文化言路的断裂
  第三章 六十年代文化情绪
  第四章 走向大修复:后工业化时代的宗教与文化
  第二部 政治体系的困境
  引言 从文化到政治
  第五章 动荡的美国:国家危机的暂时的和永久的因素
  第六章 公众家庭:论“财政社会学”和自由社会
  ※三联书店 赵一凡 蒲隆等译
  [美]丹尼尔·贝尔资本主义文化矛盾
  中译本绪言:贝尔学术思想评介
   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是当代美国重要的学者与思想家他在战后西方的社会学未来学与发达资本主义研究诸领域据有领先地位五十年代以来,贝尔一直在哥伦比亚大学一九五二至一九六九和哈佛大学一九六九至今担任社会学教授,参与创办了在美国社会科学界声誉遐迩的刊物公众利益Public Interest一九七二年全美知识精英普测时,他曾以最高票名列二十位影响最大的著名学者之首近年来,他作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二○○○年委员会”主席,批判社会学和文化保守主义思潮的代表人物,在欧美思想界声望益高,颇具影响
   贝尔的主要学术著作与编撰文集计有:美国的马克思派社会主义一九五一意识形态的终结一九六○极端右翼一九六四今日资本主义一九七一后工业化社会的来临一九七三资本主义文化矛盾一九七六,以及新近发表的蜿蜒之路一九八○上述著作中后工业化社会的来临一书在我国已有译本这里译成中文的资本主义文化矛盾,是译者征得贝尔教授的许可之后,旨在介绍新知扩大学术交流的一项努力
   鉴于贝尔的特殊学术地位及其理论上的相对难度,也考虑到资本主义文化矛盾一书的经典意义,有必要在开卷之首作些背景解说与内容提示,以助我国读者的理解与思考
   一贝尔的学术思想结构
   作为当今美国主要的批判社会学家,贝尔在学术与思想结构上与众不同用他自己反复强调申明的话来说,他“在经济领域是社会主义者,在政治上是自由主义者,而在文化方面是保守主义者”这种“组合型”思想结构已在美国学术界得到承认和重视,并被当作一种典型的“现代思想模式”加以评论但对中国读者而言,贝尔这种思想倾向可能有悖于传统区分标准或“非此即彼”的判断习惯,从而引起困惑或误解因此,若要比较准确地评价贝尔的理论,首要的前提是把握他历经社会主义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三大现代思潮冲击影响,并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相应复杂立场
   贝尔与马克思主义 贝尔一九一九年生于纽约一个东欧犹太移民家庭,自小随寡母备尝艰辛,又处于文化同化的压力之下他的家族原姓波诺斯基,后由其叔父改为贝尔,对贫富悬殊的社会差异和不公正的排犹倾向深有体验三十年代的经济危机和革命运动促进了他的思想早熟十五岁那年他便向拉比宣布他不再信奉上帝,转而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上街宣讲革命道理像其他后被称为“纽约文人”的犹太裔进步青年一样,贝尔一度思想激进,在社会与经济问题上深受马克思主义影响这不仅驱使他在大学选择了社会学作为自己的专业方向,也为他成名之后在同行中博得“精通马克思”的声誉准备了条件
   然而,贝尔青年时代的激进经历并未使他变成马克思主义者他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硕士课程及任教初期,正值左翼文化运动退潮,大批同路人知识分子因对苏联政策不满,对国际共运幻灭,转而拥护罗斯福新政,肯定并颂扬美国民主传统四十年代末,以莱昂乃尔·屈瑞林为首的纽约文人暨党派评论集团主动引导美国知识界的思想转变,重建“新自由主义”学术思想体系作为纽约文人中的后起之秀,贝尔积极地参加了战后的历史反省和文化大讨论活动,并在总结三十年代左翼运动失败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著名的“意识形态终结论”,即认为美国与西欧知识分子在放弃了激进理想和社会革命立场之后,普遍地“接受福利国家权力分散混合经济和多元政治概念在此意义上,意识形态的论争时代业已结束”
   这一时期贝尔确立了他居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政治自由主义立场,既继承左翼知识界对资本主义实施理论批判的传统,抨击麦卡锡反共反民主右翼思潮又以左翼运动过来人的体验批评社会主义革命的“乌托邦”倾向,主张循序渐进的政治改革和经济平等,藉此“为知识界的适度与自尊确立基调”这种带有“激进”色彩的自由派“第三条道路”当然同马克思主义大相径庭,但持有这种立场的知识分子往往成为从内部对资本主义进行批判的重要力量--贝尔在这一类人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贝尔在政治自由主义和经济社会主义之间的交错渗透现象有它深厚的文化与种族渊源身为移民后代,贝尔在青年时代自认是处在美国文化边缘的“精神漂泊者”当他同其他纽约文人相继成名之后,又深感“世代流浪,有家难归”的精神焦虑犹太思想传统欧洲文化背景和俄国革命的感召固然给予贝尔重要的思想影响,美国现实生活的启示与吸引却又使他获得与欧洲人不同的比较和批判眼光这种“身在其中又置之度外”的独特处境,可以说是导致贝尔悬浮超越意识的主要原因
   五十年代之后,贝尔对马克思主义基本上采取“非意识形态化”的学术研究态度一方面他非常重视马克思的理论遗产,承认其学说之于现代社会学的巨大影响,并呼吁要同社会主义国家的学者共同探讨未来社会制度另一方面,他在研究发达资本主义演进规律时并不以马克思为准,而是将其思想同圣西门韦伯凡勃伦桑巴特熊彼得等人的社会学政治经济学理论作通盘比较,各有取舍,自成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