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说第十八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圣哲彝训曰经,述经叙理曰论论者,伦伦理无爽,则圣意不坠昔仲尼微言,门人追记,故抑其经目,称为论语盖群论立名,始于兹矣自论语已前,经无论字六韬二论,后人追题乎详观论体,条流多品:陈政则与议说合契,释经则与传注参体,辨史则与赞评齐行,诠文则与叙引共纪故议者宜言,说者说语,传者转师,注者主解,赞者明意,评者平理,序者次事,引者胤辞:八名区分,一揆宗论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伦:理有条理,有秩序的意思
坠:失
抑:表谦虚
契:合,一致
传:解释经典的文字,如尚书传春秋左氏传
叙:作“序”序:一种文体,如毛诗序引:引申原文的话,尤引言和前言,也指一种文体,大略如序而稍短简
转师:转相师传
揆(kuí):道一揆:犹一律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圣人先哲经久不变的训导叫做经书,阐述经的意义,叙说道理叫做论文论,就是有条理的意思道理讲的有条理而没有差错,那圣人经书的本意就不会丧失从前孔子回答他的学生和当时人的问题时说了许多精妙的话,他死后学生把它们追记编辑起来,谦虚的不敢称经,而称它为论语后来,各种论文的称为论,就是从这里开头的论语以前,经书没有用论字作为书名篇名的相传姜太公的兵法书六韬中有霸典文论文师武论二论,这两个论字可能是后人追题的吧详细观察论文的体裁,分枝条流的品种很多:用来陈述政事的,就与议和说这两种文体一致用来解释经书意义的,就与传和注的体例参考配合用来辨析历史的,就与赞和评这两种文体意义一样用来诠评文章的,就与序和引这两种文体的一致所以,议,就是要讲得合宜得当说,就是说话要动听能使人喜悦传,就是转述老师的学说给后世注,就是以解释经书的意义为主赞,就是为了说明意义评,就是要公平的评论道理序,就是按次第顺序申说内容引,就是引申的话上面所讲的文体虽然有八种名称,但以论述道理为主却是一致的,都可归属于论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论也者,弥纶群言,而研精一理者也是以庄周齐物,以论为名不韦春秋,六论昭列至石渠论艺,白虎讲聚,述圣通经,论家之正体也及班彪王命,严尤三将,敷述昭情,善入史体魏之初霸,术兼名法,傅嘏王粲,校练名理迄至正始,务欲守文,何晏之徒,始盛玄论于是聃周当路,与尼父争涂矣详观兰石之才性,仲宣之去伐,叔夜之辨声,太初之本玄,辅嗣之两例,平叔之二论,并师心独见,锋颖精密,盖伦之英也至如李康运命,同论衡而过之陆机辨亡,效过秦而不及,然亦其美矣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庄周:即庄子齐物:庄子中的一篇
六论:吕氏春秋中有开春论慎行论贵直论不苟论似顺论士容论,故称“六论”
白虎:白虎观,东汉王朝讲经的地方
严尤:西汉末王莽的将领本姓庄,避汉明帝刘庄讳改姓严三将:三将军论,内容是用历史事实讽谏王莽四方用兵,今不存
史体:和“正体”相对而言班彪的王命论和严尤的三将军论都是通过历史事件或人物来阐明问题
初霸:即初建王霸之业
傅嘏(ɡǔ):三国时期魏文学家王粲:东汉末著名作家
正始:三国时魏齐王曹芳的年号(公元(24)0~(24)8年)
守文:原意是帝王受命执政,遵守前代成法这里比喻写作文章时保守和继承前人的传统
玄论:即玄学魏晋时称清谈道家的理论为玄学
尼父:孔子字仲尼
仲宣,王粲的字去伐:即王粲的去伐论,已不存
叔夜:嵇康的字,正始作家辨声:指声无哀乐论
辅嗣:王弼的字,三国时期魏学者两例:指王弼的易略例,分为上下两篇
师心:以心为师的意思,指有创见
李康:三国时期魏文学家运命论讲国家的治乱人的穷达地位的贵贱是运气天命时机等因素决定的
陆机:西晋初作家,原是三国吴人辨亡论主要论述了吴国灭亡的原因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论,就是概括各家的话来研究一个道理的文章所以庄周的齐物论,用论字来作为篇名吕不韦的吕氏春秋中,昭彰明著地列出开春论慎行论贵直论不苟论似顺论士容论“六论”到汉代,汉宣帝召集诸儒在石渠阁议论经艺汉章帝在白虎观里会聚儒家学者讲论“五经”,都是阐述圣人之道,疏通经典的意义,这是论文的正体到班彪的王命论,严尤作三篇三将军论,论述情理通畅明白,很善于运用史实例证魏武帝曹操初建霸业,兼用名家和法家的学说统治从当时作家傅嘏王粲的论文中,可以看出他们对循名责实的理论十分的熟悉到了正始年间,要致力于魏文帝明帝的注重文治在何晏这一类文人的倡导下,讲玄学的论文开始盛行起来,于是老聃庄周的道家学说得势当路,与孔子的儒家学说争夺地位了仔细观阅傅嘏的才性论,王粲的去伐论,嵇康的声无哀乐论,夏侯玄的本无论,王弼的易略例上下两篇,何晏的道德论等,都是不因袭前人而有独创见解,笔力锋利,持论精密,是阐发理论的杰作至于如李康的运命论,与王充的论衡等篇内容相同,但文采却比论衡华丽陆机的辨亡论,模仿贾谊的过秦论,形式虽然相像,但却远远不及过秦论然而,在论这种文体中,这些文章也算是好的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次及宋岱郭象,锐思于几神之区夷甫裴頠,交辨于有无之域:并独步当时,流声后代然滞有者全系于形用,贵无者专守于寂寥,徒锐偏解,莫诣正理动极神源,其般若之绝境乎逮江左群谈,惟玄是务虽有日新,而多抽前绪至如张衡讥世,韵似俳说孔融孝廉,但谈嘲戏曹植辨道,体同书抄言不持正,论如其已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夷甫”二句:夷甫,王衍的字,西晋文人,崇尚老庄,他认为世界最初是无,然后生出阴阳,化生万物,所以主张天地万物以无为本裴頠,西晋思想家,反对王衍的观点,著有崇有论,认为一切皆生于有
寂:无声寥:无形
神源:神理的源头指最高的理论
江左:长江下游一带,指东晋
绪:端绪
讥世:张衡的讥世论,已亡
孔融:东汉末作家,其孝廉论已亡
已:停止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其次说到晋代的宋岱著有周易论,郭象著有庄子注,他们的论文思想深入到了事物变化的极精深神妙的境界晋代的王衍和裴頠,其论文在“尚无”和“崇有”的问题上展开了交锋和辩论他们都算得是当时独一无二的,而又扬名后代的人然而在辩论中,拘滞于“有”的“崇有”论者,完全着眼在形象和物体的作用方面而看重“无”的“尚无”论者,又专门抱守着寂寥虚静的虚无的主张徒然做精辟的片面解释,没有谁能够达到正确而全面的理论动用心思穷极探究到神妙的自然之道的本源,只有佛法的最高境界吧!到东晋时代,众多文人都致力于清静无为的玄虚空谈,虽然常常有新的解释,不过大多是抽引前人说过的话头罢了至于如张衡的讥世论,颇有些像俳优戏子的玩笑之说孔融的孝廉论,只说些开玩笑的话曹植的辨道论,文章写得同抄书一样写论文不能持正确的论点,这种论文还不如不写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原夫论之为体,所以辨正然否,穷于有数,究于无形,钻坚求通,钩深取极乃百虑之筌蹄,万事之权衡也故其义贵圆通,辞忌枝碎,必使心与理合,弥缝莫见其隙,辞共心密,敌人不知所乘,斯其要也是以论如析薪,贵能破理利者越理而横断辞辨者反义而取通:览文虽巧,而检迹知妄唯君子能通天下之志,安可以曲论哉若夫注释为词,解散论体,杂文虽异,总会是同若秦延君之注尧典,十余万字,朱普之解尚书,三十万言:所以通人恶烦,羞学章句若毛公之训诗,安国之传书,郑君之释礼,王弼之解易,要约明畅,可为式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无形:抽象
筌(quán):捕鱼竹具蹄:捕免器具这里指用来取得鱼兔的手段
析薪:析,破薪,木柴
斤:斧
“唯君子”句:周易·同人·彖辞:“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刘勰借此用以说明论文应该以理服人
“秦延君”二句:秦延君曾经解释尚书·尧典篇目两字时,用了十多万字秦延君,秦恭的字,西汉学者
通人:博古通今晓通事理的人
毛公:指大小毛公,西汉时期的学者大毛公毛亨,小毛公毛苌,相传是诗经注释专家训:解释文字意义
安国:指孔安国,西汉学者书:指尚书
式:模范法式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考究论问这种体制,是用来明辨是非的它深入穷极地研究具体的事物,追根寻底地探讨无形的抽象的问题要攻破困难求得贯通,要深入探索取得最后的结论像筌是捕鱼的工具和蹄是捕兔的工具一样,它们乃是求得各种理论的手段像秤砣和秤杆是衡量轻重的标准一样,它们乃是衡量万事万物的尺子所以论文的内容贵在周全通达,言辞切忌支离破碎,必须使内容与所说的道理完全一致,这两者配合得没有一点缝隙用辞要和所表达的思想紧密相扣,使论敌无隙可乘所以作论文好像砍木柴一样,贵在顺着木柴的纹理把它劈开可是自恃斧头锋利的人,不顾木柴的纹理而横加砍断这好比言辞善辩的人,就是违反了事理也要强词夺理地来自圆其说这样的论文看起来虽然文字巧妙,但只要考求实际就知道那个道理是错的只有有教养的君子才能够通晓天下人的思想并能够以理服人的,哪里可以凭诡辩随便歪曲论述事理呢至于经书里注释的话,是把论文分散在各个注里,注释的文字虽然繁杂不相同,但总归起来是同属一类如像秦延君的注解尚书·尧典篇目的“尧典”这两个字,竟用了十余万字朱普的注解尚书,竟长达三十万言所以通达事理的人都讨厌他们注释的烦琐冗长,以学这样的注释章句为羞耻如像大小毛公的训解诗经,孔安国给尚书作传解,郑玄的注释礼记,王弼的注解易经,都文字扼要,意义明显,可以算得上是注释这类文体的榜样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说者,悦也兑为口舌,故言资悦怿过悦必伪,故舜惊谗说说之善者:伊尹以论味隆殷,太公以辨钓兴周及烛武行而纾郑,端木出而存鲁,亦其美也暨战国争雄,辨士云涌,从横参谋,长短角势,转丸骋其巧辞,飞钳伏其精术一人之辨,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六印磊落以佩,五都隐赈而封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怿(yì):喜悦
伊尹:名挚,商初政治家,厨师出身
烛武:烛之武,春秋时郑国大夫纾:解
从:合纵,南北为纵,主张联合六国抗秦横:连横,主张六国和秦国和好,归顺秦国,和合纵相反
长短:即纵横角:较量
转丸:鬼谷子中的一篇,已亡辩说技巧圆滑如丸之转
“一人之辨”四句:史记·平原君列传载,平原君赵胜称赞毛遂说:“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九鼎,相传为夏禹所铸
五都:史记·张仪列传载,“秦惠王封仪五邑”隐:同“殷”隐赈:即殷实,富裕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说,就是喜悦的意思,悦字的右边是兑,兑在周易·说卦里做口舌解所以说话应说使人喜悦高兴的过于讨好人的话必定有虚伪,所以虞舜对谗言感到十分的震惊善于说的,如像伊尹用调味的道理来说明执政,从而使殷代兴盛起来吕望用钓鱼的道理来辩明治国,从而使周朝兴旺起来到春秋时期,烛之武前往说服秦军,解除了郑国的困危端木赐出使说服齐国释鲁攻吴,因而保存了鲁国的社稷这些,都是好的说辞的例子到了战国时代,七国争雄,善辩游说之士风起云涌有的合纵,有的连横,参与各国谋划,较量势力强弱转丸篇里记载着他们巧言善辩的辞令,飞钳篇里隐伏着他们纵横捭阖的精巧技术因此,一位辩士的话比九鼎国宝还要贵重,辩士的三寸舌胜过了百万大军苏秦佩带了六国众多的相印,张仪被封给五个殷实的都邑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至汉定秦楚,辨士弭节,郦君既毙于齐镬,蒯子几入乎汉鼎虽复陆贾籍甚,张释傅会,杜钦文辨,楼护唇舌,颉颃万乘之阶,抵嘘公卿之席,并顺风以托势,莫能逆波而溯洄矣夫说贵抚会,弛张相随,不专缓颊,亦在刀笔范雎之言事,李斯之止逐客,并顺情入机,动言中务,虽批逆鳞,而功成计合,此上书之善说也至于邹阳之说吴梁,喻巧而理至,故虽危而无咎矣敬通之说鲍邓,事缓而文繁,所以历骋而罕遇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弭(mǐ)节:停止活动,指不得势弭,停止节,使臣所拿的信物
蒯子:蒯通,汉初的辩士他曾劝韩信造反,被刘邦捕获后,靠了他的辩解才获救鼎:有三脚的锅,常用作烹杀人的刑具
张释:即张释之,西汉文帝时人傅会:附会,依照当前情势发言
楼护:西汉末辩士
颉颃(xiéháng):上下翻飞,指往来游说万乘:指天子
嘘:当作“峨”抵峨:鬼谷子抵峨篇专讲抵峨之道抵,击实峨,罅隙抵峨即击实罅隙以补漏洞和缝隙,比喻游说之士见微补缺献计献策
抚会:顺合,配合抚,循
刀笔:古代因在竹简上书写,所以要用笔用刀这里指书写
范雎(jū):战国辩士秦昭王时太后的弟弟穗侯专权,昭王想收回权力,范雎抓住这点,给昭王写信献策
逆鳞:相传龙喉下有逆鳞,谁触碰了它,龙就置谁于死命比喻触犯人主要被杀害
敬通:冯衍的字,东汉初期作家鲍:鲍永,东汉时大将军邓:邓禹,东汉将军冯衍是王莽之乱后投光武帝刘秀的较晚的人物,这是其不被重用的主要原因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到汉代平定秦楚,辩士说客也不再那样得势刘邦的辩士郦食其被齐王田广烹杀于油锅中韩信的谋士蒯通也几乎被投入汉高祖的烹鼎之中此后虽然还有陆贾因为善于言说而很有声名,张释之对汉文帝谈说善于结合当前的形势,杜钦的文辞辩论,楼护的唇枪舌剑:他们摇唇鼓舌,往来游说于帝王的殿阶之下见微补缺,献计献策于公卿的坐席之前然而他们大多看风向说话,没有谁敢于违反潮流逆流而上的言说之事重在看准时机,根据情况的变化需要而弛张相随不光婉言陈说,还要书写成文范雎的上秦昭王书言谈治国的疑难之事,李斯的上始皇书谏劝停止逐客,都是顺其情理投合机宜,用动听的言辞切中时务他们虽然触犯了君王,却获得了成功而受到信任,这是上书中善于劝说的例子至于邹阳的上书说吴王刘濞和梁王刘武,比喻巧妙而理由充足,所以处境虽然危险而没有受害而东汉的冯衍言说鲍永和邓禹,引证事例迂缓,文辞又繁冗,所以几经游说却很少得志见用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凡说之枢要,必使时利而义贞,进有契于成务,退无阻于荣身自非谲敌,则唯忠与信披肝胆以献主,飞文敏以济辞,此说之本也而陆氏直称“说炜晔以谲诳”,何哉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贞:正
谲:欺诈诡谲
“说炜晔”句:这是陆机文赋中的话炜晔,光明诳,欺骗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大凡说这种文体的关键是必须抓住有利时机,而且意义正确使进有助于事业的成功,退不妨碍自身的荣显只要不是欺诈的敌人,那就要讲忠诚与信实打开心里的话来献给君主,用巧妙的文采来加强语言的说服力,这就是说这种文体的根本原则可是,陆机在文赋里却说:“说这种文体只是说得天花乱坠,而实际是狡诈欺骗”为什么呢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赞曰:理形于言,叙理成论词深人天,致远方寸阴阳莫忒,鬼神靡遁说尔飞钳,呼吸沮劝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方寸:心
遁:逃,隐藏
呼吸:吐纳,指说辞沮:阻止劝:劝勉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总结:
理论要用语言来表现,
叙述理论便成了论文
论文研究自然与人事的奥秘,
使人的思维到达深远的境地
论述像阴阳变化那样没有差错,
它使得鬼神也不能逃遁
游说像飞钳一样能抓住人,
说辞能很快就产生勉励和阻止的效用

评析

论说的“论”和“说”都是文体的名称二者的共同之处是都阐明某种道理或主张,因此,后代把二者合称为“论说文”但是却是两种不同的文体:“论”是论理,着重在阐发理论,来辨明是非,重在逻辑说理“说”是使人悦服,多针对紧迫的现实问题,用具体的利害关系和生动的比喻来说服对方,重在形象说理因此,后代把二者合称叫“论说文”
全篇分两部分:一说明“论”的概念类别,从先秦到魏晋的发展概况,讲“论”的写作的基本要求,附论注释文和“论”的异同,并且把注释一概归入论体讲“说”的含义,发展概况“说”的写作的基本要求
逻辑严密形象生动,是我国古代论说文的优良传统刘勰主张“论说文”要内容正确,逻辑严密,形象生动同时还要求写作论说文在善于研究各家的看法论点时要有自己的见解,具有独创性
第 一十八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