诏策第十九

原文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皇帝御宇,其言也神渊嘿黼扆,而响盈四表,唯诏策乎昔轩辕唐虞,同称为命命之为义,制性之本也其在三代,事兼诰誓誓以训戎,诰以敷政,命喻自天,故授官锡胤易之姤象,“后以施命诰四方”诰命动民,若天下之有风矣降及七国,并称曰命,命者,使也秦并天下,改命曰制汉初定仪则,则命有四品:一曰策书,二曰制书,三曰诏书,四曰戒敕敕戒州部,诏诰百官,制施赦命,策封王侯策者,简也制者,裁也诏者,告也敕者,正也诗云“畏此简书”易称“君子以制数度”礼称“明神之诏”称“敕天之命”并本经典以立名目远诏近命,习秦制也记称丝纶,所以应接群后虞重纳言,周贵喉舌,故两汉诏诰,职在尚书王言之大,动入史策,其出如绋,不反若汗是以淮南有英才,武帝使相如视草陇右多文士,光武加意于书辞:岂直取美当时,亦敬慎来叶矣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w w w . 8 b e i 8. c o m
渊嘿:沉默渊,深渊嘿,同“默”
唯:只
制性:儒家认为天命叫性,性是天生的天子要根据天命来制定人性,助善去恶
诰:发布施政命令誓:起兵讨伐宣言
戎:军事
敷:展布实行
七国:战国时代
书:指尚书
陇右:东汉初武将隗嚣驻地,在今甘肃一带此处指隗嚣和汉光武帝通书信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皇帝统治天下,他的话是神圣的他静坐在御座上,而他的声音却可以传遍四方,就是因为诏书策书的作用吧!从前轩辕黄帝和唐尧虞舜的时代,作为天子的话都称为“命”“命”本来的意义,就是古时帝王给有功德的人赐姓在夏周三代的时候,还兼有了“诰”和“誓”的作用誓命是用来教训军队的,诰命是用来敷告政事的命是从天命借用来的,所以用来给有功之人授予官爵和赐福后代周易姤卦·象辞说:“天子用颁布命令来告诫教训四方臣民”诰命发动臣民的作用,就好像起大风那样,只要风一吹,草就会随风而动下到战国时代,就都称为“命”,“命”,就是使的意思秦始皇并吞六国,统一了天下,把“命”改叫做“制”汉代初年制定法制,把命分为四类:一类叫策书,二类叫制书,三类叫诏书,四类叫戒敕或敕书敕书用来告诫州郡地方长官,诏书用来告示百官,制书用来施行赦免罪行的命令,策书用来封赐王侯“策”,就是简策“制”,就是裁断“诏”,就是告诉“敕”,就是改正诗经说,“害怕这告急的简书”周易说,“君子节制的来制定礼的等级制度”周礼说,“向北方诏告明察事理之神”,尚书说,“敕正奉行上天的命令”从上述可见,策敕,都是根据经典来确立的名称在远处的就用诏书,在近处的就用命令,这是习用秦朝的制度礼记说,“如果君王的话像丝一样细,那它传出去就会像钓鱼线一样粗”,所以君王对群臣说话要谨慎虞舜看重发布帝命的纳言工作,周王因看重纳言官员而把他比作为王的喉舌因此两汉起草诏书文告,就由尚书省来主管君王的话影响很大,说了就要写进历史书如果他说的话只有钓鱼线那么细,那传播出去就会有引棺的大绳那么粗,而且君王的号令一出,就像汗水一样,不能收回所以淮南王刘安有英才很会做文章,汉武帝每次给他回信或赐书,都要叫司马相如审定草稿,陇右地方隗嚣的门下会作文章的人很多,汉光武帝回答他们的事情时,都特别注意诏书的文辞岂在当时传为佳话,也使后世谨慎了

原文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观文景以前,诏体浮杂武帝崇儒,选言弘奥策封三王,文同训典劝戒渊雅,垂范后代及制诏严助,即云厌承明庐,盖宠才之恩也孝宣玺书,责博于陈遂,亦故旧之厚也逮光武拨乱,留意斯文,而造次喜怒,时或偏滥诏赐邓禹,称司徒为尧敕责侯霸,称黄钺一下:若斯之类,实乖宪章暨明章崇学,雅诏间出和安政弛,礼阁鲜才,每为诏敕,假手外请建安之末,文理代兴,潘勖九锡,典雅逸群卫觊禅诰,符命炳耀,弗可加已自魏晋诰策,职在中书,刘放张华,并管斯任,施令发号,洋洋盈耳魏文帝下诏,辞义多伟,至于作威作福,其万虑之一弊乎晋氏中兴,唯明帝崇才,以温峤文清,故引入中书:自斯以后,体宪风流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w w w . 8 b e i 8. c o m
汉文帝景帝不用儒生,所以说诏体浮杂
三王:指汉武帝的三个儿子齐王刘闳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
严助:汉武帝的宠臣
孝宣:汉宣帝刘询玺:皇帝的印
责博于陈遂:汉书·游侠传记载,汉宣帝为太子时,常和陈遂一起下棋赌博,并多次欠陈遂的债宣帝即位后,起用陈遂为太原太守,并写信开玩笑说:“制诰太原太守,官尊禄厚,可以偿博进矣”陈遂,西汉游侠责博,问起赌债的事责,问
拨乱:拨治王莽之乱
“诏赐邓禹”二句:光武帝封邓禹为司徒,在给他的诏书中说“司徒,尧也”,赞美过分邓禹,东汉初大将,光武帝的大司徒
明章:东汉明帝刘庄和章帝刘炟
间出:轮替出现
礼阁:汉代尚书省称为礼阁
潘勖(xù):东汉末文人替曹操写册魏公九锡文魏公:即曹操九锡:汉献帝赐给曹操的车马等九种器物,是最高等级的赏赐锡,同“赐”
符命:天命的征验,是曹丕和他的臣下造作的
中书:中书省,魏晋主管政务和起草诏书的机关
洋洋:盛多的样子
作威作福:三国志·魏志·蒋济传称曹丕给征南将军夏侯尚的诏书中说他可以“作威作福,杀人活人”他的臣下对此提出意见,曹丕接受这个批评,派人追回原诏
明帝:东晋明帝司马绍
体宪:中书省的体制有法度风流:风气流传下去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看西汉文帝景帝以前,诏书的内容浮泛杂乱到了汉武帝,尊崇儒家,诏书选用的语言弘博典奥他为封三个儿子为王所写的策封三王文,文辞跟尚书中的训典相同它的劝告警诚意义既深刻又温雅,为后代留下了典范他在给宠臣严助的诏书中,就说他厌倦了在朝值班,让他出外做会稽太守,这是表示他对所宠爱的人才的恩典汉宣帝写给老朋友陈遂盖有皇帝大印的书信,问起欠他赌债的事,也表现了老朋友的深情厚意到了东汉光武帝平定世乱,注重文化,然而他写诏策全凭自己的喜怒而定,有时不免偏激失当,滥用文辞如像他赐给邓禹的诏书,竟然称司徒邓禹是尧他责备侯霸的敕书,居然说:“我的斧钺一砍下来,在人世间就没有你居住的地方了”这一类诏书敕书,实在违反法制后来东汉明帝和章帝时期,都尊祟儒学,文辞典雅的诏书屡屡出现到了和帝和安帝时代,政务衰败松弛,起草诏书敕书的尚书省缺乏人才,每次为皇帝起草诏书敕书,都要请外人来代笔东汉建安末年,有文采和理智的诏书策书兴起,如潘勖的册魏公九锡文,文辞典雅超群,卫觊代汉献帝起草的为汉帝禅魏王诏,称述天命得征验极为显著,不能够再增加了自从魏晋以来的诏书策书的职责,归中书省掌管,魏的刘放,西晋的张华都掌管了这个职务他们为皇帝起草的发号司令的诏书策书,真算是洋洋大观了魏文帝曹丕下的诏书,言辞和意义大多都很宏伟的,至于他给夏侯尚下的诏书中要其部下“作威作福”,这种不妥当的话,是他千虑一失吧!东晋元帝中兴以后,只有明帝看重人才,因为温峤的文辞清丽雅正,所以亲自下诏令任命他为中书令从此以后,中书省的体制有了法度,成为风气流传下去

原文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夫王言崇秘,大观在上,所以百辟其刑,万邦作孚故授官选贤,则义炳重离之辉优文封策,则气含风雨之润敕戒恒诰,则笔吐星汉之华治戎燮伐,则声有洊雷之威眚灾肆赦,则文有春露之滋明罚敕法,则辞有秋霜之烈:此诏策之大略也戒敕为文,实诏之切者,周穆命郊父受敕宪,此其事也魏武称作敕戒,当指事而语,勿得依违,晓治要矣及晋武敕戒,备告百官:敕都督以兵要,戒州牧以董司,警郡守以恤隐,勒牙门以御卫,有训典焉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w w w . 8 b e i 8. c o m
大观在上:在上的言行,大为在下的所观听见于周易·观卦·象辞
万邦作孚:诗经·大雅·文王:“仪刑文王,万邦作孚”意思是只要效法学习周文王,天下万邦都会信任服从你作孚,加以信服
优文:优待的文辞,即褒扬奖励之文
星汉:指银河
燮(xiè):协同谐和
洊雷:重叠的雷声
周穆:周穆王穆天子传卷一载:“丙寅,天子属宫效器,乃命正公郊父受敕宪”郊父:周穆王的大臣宪:教令
依违:犹豫不决依,从违,反
晋武:晋武帝司马炎
戒州牧以董司:司马炎有太康初省州牧诏州牧,一州之长,地方行政长官董司,督察管理
勒牙门:司马炎著有勒牙门,已失传勒,治约束牙门,树牙旗的军门,指军队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帝王的言语崇高而又神秘,处在上位,大为在下的臣民所重视观望,所以诸侯都来效法,万邦都要信服顺从因此授命官职,选任贤能,那诏书的含义就要像日月照耀四方的光辉优待褒扬,策封王侯,那策书散发的恩惠就像和风细雨般的滋润敕书戒诫,恒常教导,那笔墨中吐出银河的光彩治理军事,协同讨伐,那文诰就要有重叠霹雳的声威原谅错误,宽赦罪过,那赦文就要写得有如春天的朝露一样滋润明确惩罚,以正法纪,那文诰就要写得有如秋天霜冻一样寒烈:这些就是写作诏策敕书的大概要求用来作为戒正之用的敕书,实际上是一种更为切实的诏书,像周穆王命令郊父接受敕书的命令,这就是告戒文魏武帝曹操说作敕书诫正臣民,应根据事实,说话有所指,不要犹豫不决,不能依违两可,是懂得政治的到了晋武帝司马炎作敕书,戒诫百官,对各种官吏都有所告诫:敕都督告诫都督将领要通晓军事要领,太康初省州牧诏告诫州牧地方长官要监督管理政务,泰始五年戒郡国计吏警告郡守官员要悯恤百姓的疾苦,勒牙门告诫部队将领要抵敌卫国这些敕书诏书都具有古代的训诫和典法的意义

原文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戒者,慎也,禹称“戒之用休”君父至尊,在三罔极,汉高祖之敕太子,东方朔之戒子,亦顾命之作也及马援已下,各贻家戒班姬女戒,足称母师也教者,效也,出言而民效也契敷五教,故王侯称教昔郑弘之守南阳,条教为后所述,乃事绪明也孔融之守北海,文教丽而罕施,乃治体乖也若诸葛孔明之详约,庾稚恭之明断,并理得而辞中,教之善也自教以下,则又有命云“有命自天”,明命为重也周礼曰“师氏诏王”,明诏为轻也今诏重而命轻者,古今之变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w w w . 8 b e i 8. c o m
在三:国语·晋语一:“父生之,师教之,君食之”称为在三罔:无穷
戒子:东方朔的诫子诗,诫子要做官守正,以官代民
马援:东汉初将领,有戒兄子严敦书,反对他们好议论人长短,乱批评法制
班姬:班昭,班固之妹,东汉女作家,有女诫七篇
契:传说中舜的臣子,管教化尚书·舜典说舜时百姓不亲,于是叫契公布五教五教:即五常之教: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
王侯称教:明代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秦法,王侯称教而汉时大臣亦得用之,若京兆尹王尊出教告属县是也故陈绎曾以为大臣告众之词
条教:汉书·郑弘传说他作南阳太守“条教法度,为后所述”条教:即条例教令其条教今已不存
文教丽而罕施:司马彪在九州春秋中说孔融在北海,教令温雅,却难以悉行
诸葛孔明:诸葛亮,字孔明,三国时蜀丞相,著名政治家其教令有答蒋琬教
有命自天:诗经·大雅·大明:“有命自天,命此文王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戒”,就是谨慎的意思,夏禹说“用美好的话来警诫他”君王父亲和老师是最尊严的,这三者给人的恩德是无穷的汉高祖刘邦的手敕太子文,东方朔的诫子诗,也都是临终遗嘱的作品到东汉马援的戒兄子严敦书以后,许多人都遗留下了家戒班昭著的女诫,完全可以称为辅母和女师了“教”,就是效法的意思,说出话来让百姓照着去做舜叫契公布五种教诲,所以后来王侯大臣对百姓的训示便称为“教”从前郑弘为南阳太守,他发布的一条条教令为后世所称道,这就是因为他治理政事的头绪明白孔融做北海太守,他的教令写得有文采但是很难推行,这是因为教令违背了政治体制如诸葛亮的教令,内容详细周到,文辞简明东晋庾稚恭的教令,明白而决断他们的教令都是道理得当文辞恰切,是好的教令在教令这种文体之外,还有“命”这种文体诗经说“有命令从天神那里发出,授命文王取代殷商作天子”,表明命是上对下,是重要的周礼说“教育官师氏诏告天子周王”,这说明“诏”是臣下报告天子的用辞,没有“命”那么重要可是现今“诏”成为皇帝专用的文体,“诏”变得比“命”重要了这就是古代和今天文体的变化

原文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赞曰:皇王施令,寅严宗诰我有丝言,兆民伊好辉音峻举,鸿风远蹈腾义飞辞,涣其大号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w w w . 8 b e i 8. c o m
丝言:王言如丝,指慎重的号令
辉音:德音,诏诰传达的天子的声音
涣其大号:意思是天子涣然发其号令,如出汗一般涣,散布号,号令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总结:
帝王天子发号施令,
臣民恭敬严肃地接收那诏诰
天子认为我有轻轻的话,
万民是欢喜的
光辉的诏诰高高扬起,
宏大的教化向远处传播
诏策的意义和文辞到处飞扬,
洽于民心涣然发出伟大令号

评析

诏策的“诏”和“策”都是文体的名称“诏”即诏书,“策”即策书,都是皇帝的诏令文告这类文体名目很多,后代统称做诏令本篇反映了魏晋以前的诏策文的大概发展情况
全篇分三部分:一讲“诏”“策”的起源它的主要分类及其基本的含义,并且谈论了历代诏策的发展变化和有关作品的评价讲不同内容的“诏”“策”的不同写作特点附论和“诏”“策”相近的三种文体“戒”“教”“令”,这三种诏策,可以用于君对臣臣对民父对子
诏策是古代的一种应用文,都是直接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并且和广大人民关系重大,所以历代皇帝及其御用文人都极重视诏策文是我国古代散文的重要文体之一,刘勰对不同内容的诏策提出了不同的写作要求,如授官选贤的文告要写得“义炳重离之辉”,军事讨伐的文告要写得“声有洊雷之震”,封策王侯的文告要写得“气含风雨之润”虽然都是为了写出封建帝王的威仪恩润贤明,但要求行文和内容协调,写出特点,都是对的
第 一十九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