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启第二十三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 i 8. c om
昔唐虞之臣,敷奏以言秦汉之辅,上书称奏陈政事,献典仪,上急变,劾愆谬,总谓之奏奏者,进也言敷于下,情进于上也秦始立奏,而法家少文观王绾之奏勋德,辞质而义近李斯之奏骊山,事略而意径诬:政无膏润,形于篇章矣自汉以来,奏事或称上疏,儒雅继踵,殊采可观若夫贾谊之务农,晁错之兵事,匡衡之定郊,王吉之劝礼,温舒之缓狱,谷永之谏仙,理既切至,辞亦通畅,可谓识大体矣后汉群贤,嘉言罔伏,杨秉耿介于灾异,陈蕃愤懑于尺一,骨鲠得焉张衡指摘于史职,蔡邕铨列于朝仪,博雅明焉魏代名臣,文理迭兴,若高堂天文,黄观教学,王朗节省,甄毅考课,亦尽节而知治矣晋氏多难,灾屯流移刘颂殷勤于时务,温峤恳恻于费役,并体国之忠规矣夫奏之为笔,固以明允笃诚为本,辨析疏通为首强志足以成务,博见足以穷理,酌古御今,治繁总要,此其体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典仪:典章仪则
李斯:秦丞相奏骊山:指李斯向秦王报告骊山陵建设情况的奏疏治骊山陵上书骊山,在陕西,秦代皇陵所在地
疏:条列言事
晁错:西汉政治家政论家兵事:指晁错的上书言兵事,即言兵事疏汉文帝时期,匈奴常常侵犯边疆,晁错于是就军事问题向文帝献策讲解军事
温舒:路温舒,西汉文学家缓狱:指路温舒写给汉宣帝希望其尊崇德政,减轻酷刑的尚德缓刑书
陈蕃:东汉人桓帝时封赏不合制度,内宠胡作非为,陈蕃上书对此提出了批评懑:怨恨尺一:古代书写文章的竹简或木板条长一尺一寸,指诏书
蔡邕铨列于朝仪:指蔡邕的上封事陈政要七事,列举朝廷制度有不合礼仪的铨,评论衡量列,列举朝仪,指朝廷仪法纲纪
王朗:三国时期魏文学家节省:指王朗的节省奏文,劝魏明帝节约
刘颂:西晋人时务:时事政务,指国家大事刘颂关心时务,在做淮南相时,上书谈政事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i 8 . c o m 从前唐尧虞舜时代的臣子,用口头言辞敷陈政事进奏意见秦汉两朝的辅佐大臣,给天子的书称为“奏”陈述治理国家的大事,进献礼仪制度,上告紧急事变,弹劾官员的罪过错误,这些通通都叫做“奏”“奏”,就是进的意思,臣子在下面敷陈进奏,把下情进奏给在上的天子秦统一天下后才开始确定称奏书,但是当时法家当政,他们缺少文采看看丞相王绾等人的上书称秦始皇功德,文辞质朴而意义浅近李斯的治骊山陵上书,叙事简略,内容是虚假的秦代的统治残暴,不施恩泽于百姓的情况也从文章中表现出来了自从汉代以来,向皇帝进奏事情又叫上疏文辞典雅的奏疏,前后相接,文采突出,颇为可观如贾谊的向汉文帝上疏陈述务农的重要的论积贮疏,晁错的向汉文帝上疏议论对匈奴用兵的言兵事疏,匡衡的向汉成帝上疏建议定郊祀之礼的奏徙南北郊,王吉的向汉宣帝上疏劝告实行先王的礼制的上宣帝疏言得失,路温舒的向汉宣帝上疏建议崇尚德政缓狱减刑的尚德缓刑书,谷永的向汉成帝上疏劝谏不要喜好神仙方术一类迷信的说成帝拒绝祭祀方术这些奏疏,说理既肯切周到,文辞也通畅明白,可以说是懂得奏章的体制了东汉贤臣众多,好的议论没有隐藏起来杨秉向汉桓帝的上疏发表了对灾异现象的看法,陈蕃的上疏表现了对天子赏罚不合制度的愤懑和怨恨,奏疏敢于直谏,很有骨气张衡向汉安帝上疏指摘了史记汉书中与经典不相符的地方,蔡邕向汉灵帝上疏论列了朝廷制度典章制度的不合他们都学识渊博,见识正确魏代的名臣,有文采和理论的,轮替出现如高堂隆上疏借天象变异来劝谏魏明帝修建宫室不要过于豪华,黄观上疏奏禀有关教学的事宜,王朗上疏建议节省的问题,甄毅上疏说明选拔要实行考核制度这些奏书说明他们在尽应尽的操守西晋多灾多难,处于祸乱不断的时代刘颂在免除淮南王相的职务后仍然殷勤地关心国家大事,上疏陈述自己的意见温峤看到太子修建西池楼观劳民伤财,便深感不安而上疏劝谏这些都是体察国事的忠心规劝啊!奏这种体裁,必须以明确可信和忠厚诚实为根本,辨别分析和通达事理为首位意志坚强才能完成任务,见闻广博才能够把道理说得透彻,斟酌古代的经验教训来处理当今的事务,治理繁杂众多的情况而能够抓住要害,这些就是奏疏写作的基本要求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 i 8. c om
若乃按劾之奏,所以明宪清国昔周之太仆,绳愆纠谬秦之御史,职主文法汉置中丞,总司按劾故位在鸷击,砥砺其气,必使笔端振风,简上凝霜者也观孔光之奏董贤,则实其奸回路粹之奏孔融,则诬其衅恶:名儒之与险士,固殊心焉若夫傅咸劲直,而按辞坚深刘隗切正,而劾文阔略?輥?輯?訛:各其志也后之弹事,迭相斟酌,惟新日用,而旧准弗差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太仆:周代的官名,职责是纠正王的过失
文法:法令,条文
司:主管
砥砺(dǐlì):磨刀声,指磨炼砥,细磨刀石砺,粗磨刀石
“笔端振风”二句:西汉崔篆御史箴:“简上霜凝,笔端风起”这二句比喻弹劾奏文严厉有力振风,指压倒的声势简,竹简木板条,指纸
孔光:西汉哀帝平帝的丞相,以名儒称相,不敢弹劾董贤,王莽专政后,攻董贤,让孔光弹劾董贤董贤:西汉哀帝的幸臣
路粹:东汉末作家曹操因孔融反对他,要杀孔融,便让路粹作奏章编织罪名诬陷他,把他杀死
名儒:指孔光,他是孔子的十四世孙险士:指路粹
殊:异,不同
按辞:指按劾的奏文
阔略:疏略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i 8 . c o m 至于检查弹劾他人罪过的奏书,是用来严明法纪清除弊政的从前周代的太仆官,就是专门负责纠正过失和错误的秦代的御史大夫,主持执掌弹劾的法令和条文,汉代设置了中丞这一官职,以总管检查弹劾他们的职责是像鹰鸷一样勇猛地打击坏人坏事,所以写作弹劾的奏书要磨砺得笔下生风,纸上结霜那样肃杀看看孔光的奏本弹劾董贤,就用事实来证实他的奸邪路粹的奏本弹劾孔融,就是用捏造罪名来诬陷他有罪恶著名的学者与阴险的人本来用心就不同至于傅成为人果敢正直,而他奏劾的言辞坚实深刻刘隗为人恳切公正,而他弹劾的文奏却很疏梳概略这反映了他们各有自己的用意后来的弹劾奏书,轮替的互相斟酌取舍,在日常运用上有所革新,但是并不违背旧有的准则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 i 8. c om
然函人欲全,矢人欲伤,术在纠恶,势必深峭诗刺谗人,投畀豺虎礼疾无礼,方之鹦猩墨翟非儒,目以豕彘孟轲讥墨,比诸禽兽:诗礼儒墨,既其如兹,奏劾严文,孰云能免是以世人为文,竞于诋诃,吹毛取瑕,次骨为戾,复似善骂,多失折衷若能辟礼门以悬规,标义路以植矩,然后逾垣者折肱,捷径者灭趾,何必躁言丑句,诟病为切哉!是以立范运衡,宜明体要必使理有典刑,辞有风轨,总法家之裁,秉儒家之文,不畏强御,气流墨中,无纵诡随,声动简外,乃称绝席之雄,直方之举耳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峭:峻峭,严厉
“礼疾”二句:礼记·曲礼上:“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今人而无礼,虽能言,不亦禽兽乎
“孟轲讥墨”二句:孟子·滕文公下说:“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杨氏,杨朱学派,主张一切为自己墨氏,墨家学派,主张兼爱非攻
吹毛取瑕:吹毛求疵瑕,疵,小缺点
次骨:切入骨里为戾:行为暴虐
折衷:折中,得当,不过头
植:竖立
捷径:近路,指和正道相违背趾:足趾
躁:骚扰
风轨:法度风范
强御:强横御,侮
简:简册,指劾奏
绝席:独占一席,御史大夫坐专席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i 8 . c o m 然而和造铠甲的人总想把人保全,制造矢箭的人总想杀伤人一样,弹劾这种手段的目的在于纠正邪恶谬误,所以其势一定要深入严刻诗经讽刺进谗言的人,说要把他们丢给豺狼虎豹礼记对不讲礼的人很痛恨,把他们比喻成鹦鹉和猩猩墨翟非难儒家,把他们看成羊和猪孟轲讥讽墨家,把他们比作禽兽诗经礼记儒家墨家既然都这样指责尖锐弹劾人的奏书,谁说能够避免这种攻击呢所以近世的文人作文,都争相斥责,吹毛求疵,恨入切骨来作虐,好像只要善于谩骂就可以了,大多不能折其中而取其正,做到公平合理如果能按礼仪为门作为标准,举正义为路来确定标准,然后对违背约法不走正路的人就折断他的手臂,对走入歧途的人就砍掉他的脚趾,何必写那些污秽的话,丑陋的辞,以辱骂别人的弊病为巧妙呢因此,树立规范,运用标准,应该明确体制一定要使理论有规范,文辞有法度掌握法家不别亲疏贵贱善能裁断的长处,秉承儒家文辞的风格,不畏强霸的人,正气要流露于笔墨之中,不许纵容伪善从恶的人,使声势在文章之外震动,这样的弹劾奏书才称得上御史大夫专席的雄文和正义的壮举啊!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 i 8. c om
启者,开也高宗云“启乃心,沃朕心”,取其义也孝景讳启,故两汉无称至魏国笺记,始云“启闻”奏事之末,或云“谨启”自晋来盛启,用兼表奏陈政言事,既奏之异条让爵谢恩,亦表之别干必敛饬入规,促其音节,辨要轻清,文而不侈,亦启之大略也又表奏确切,号为谠言谠者,正偏也王道有偏,乖乎荡荡,矫正其偏,故曰谠言也孝成称班伯之谠言,言贵直也自汉置八能,密奏阴阳,皂囊封板,故曰封事晁错受书,还上便宜后代便宜,多附封事,慎机密也夫王臣匪躬,必吐謇谔,事举人存,故无待泛说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启乃心,沃朕心”:为高宗的话,见于尚书·说命上乃,你沃,灌溉滋养朕,我,秦始皇以后才为帝王专用的自称
笺(jiān):小幅的纸,便笺
敛:聚集,收拢饬:整治敛饬(chì):收敛谨饬,指启是短篇说的
辨要:辨析要点轻清:简明
谠(dǎng)言:直言
“王道有偏”二句:尚书·洪范说:“无偏无党,王道荡荡”党,朋,为私利结合者荡荡,广阔无际的样子
孝成:汉成帝刘骜班伯:西汉文人,班彪的伯父,班固的伯祖,汉成帝时作中常侍官汉成帝问班伯,屏风上画纣王醉后拥抱妲己的意义,班伯说,戒yín乱的原因在喝醉成帝赞美他说了直言
阴阳:指各种自然社会现象变化的情况
皂囊:黑色的皮囊
謇(jiǎn):正直,直言谔:说话正直的样子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i 8 . c o m “启”,就是开的意思殷高宗说:“敞开你的心扉,灌溉我的心田”就是取的这个意义汉景帝名叫刘启,为了避讳,所以两汉的奏都没有称启的到三国时魏国的书信,开始称“启闻”在奏事末尾,有的称“谨启”自从晋代以来,启这种文体非常盛行,作用兼有表和奏陈述政见,讲明事实,即是奏这种文体的分支辞让封爵,感谢恩典,也是表这种文体的别支文字必须收敛谨饬合乎规矩,使其音节短促,辩论扼要,文辞轻快,既讲究文采但又不侈丽,这些也就是写作“启”的大概要求还有“表”“奏”这类文体讲究准确切实,所以称为“谠言”“谠”,就是纠正偏差王道的“表”“奏”有了偏向,那便违背了尚书里“只有不偏不倚,王道才广阔久远”的教言说话没有偏向,所以才叫做谠言汉成帝称赞班伯的话是“谠言”,就是因为班伯的话正直无偏自从汉代设置了会奏音乐的八能士,探索阴阳节气变化然后秘密上奏,他们用黑色的囊袋把奏文密封起来,所以这类奏书又称“封事”西汉的晁错被奉派到伏生那里学习尚书,回来后上奏了“便利适宜”后代“便宜”一类的奏书,都加了密封,为的是谨慎的保守机密王臣不是考虑自身的安危,一定要说正直的话,要人活着政事就办好,所以不用说空话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 i 8. c om
赞曰:皂饬司直,肃清风禁笔锐干将,墨含淳酖虽有次骨,无或肤浸献政陈宜,事必胜任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风禁:风化政教之所禁风:风化
淳酖(dān):浓厚的毒酒酖:同“鸩”用鸩鸟头上的羽毛泡的毒酒指奸恶之人诬告人的奏书
肤浸:切肤之痛和浸润的谗言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i 8 . c o m 总结:
弹劾的奏书执拿在司直手里,
肃清风化那歪风邪气
笔锋比宝剑干将还要锐利,
墨汁比浓厚的毒酒还要猛烈
虽有那深刻至骨的耿直之言,
但不用谗言伤人
进献政见陈述合宜的意见,
都必须靠奏和启才能胜任

评析

奏启的“奏”和“启”都是文体的名称,都是上行公文,本篇主要论“奏”,次论“启”
“奏”是向皇帝“上书言事”的文章,“启”和“表”“奏”三种文体的作用相近,晋以后才逐渐开始盛行起来
全篇分三部分:一讲“奏”的起源和含义意义及秦汉魏晋各代的作品及其写作基本要求专讲“按劾之奏”的三方面的内容及其写作的基本要求讲“启”的含义及其写作的基本要求
“奏”和“启”都是臣下对帝王的政治性文件,和文学的关系不大,但是对于了解刘勰的思想还是很有意义的
第 二十三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