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性文心雕龙的第二十七篇,从作品风格(“体”)和作者性格(“性”)的关系来论述文学作品的风格特色
全篇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从文学创作的根本问题谈起,指出创作是作者有了某种情感的冲动,才发而为文的所以作者的才习等等,就都和作品所表现出来的风格特征有着一定的关系刘勰认为作品的风格是:“各师成心,其异如面”因此,不同的作者有不同的风格他把各种风格大体上归纳为“典雅”“远奥”等八种,并概括地总结了这八种风格的基本特点在这八种中,刘勰对“新奇”和“轻靡”两种比较不满不过他认为,一个人的风格不限于一种,而往往有参差错综或前后不同的发展变化
第二部分以贾谊司马相如王粲陆机等十多人的具体情况,来进一步阐明作者性格与作品的风格,完全是“表里必符”的
第三部分强调作家的成功固然和他的才力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依靠长期刻苦地学习八种风格虽然变化无穷,只要自己努力学习,就可融会贯通因此,他主张作者从小就应向雅正的作品学习
“风格即人”,它是作者个性的艺术表现本篇能结合“体”“性”两个方面来探讨,这是对的刘勰以征圣宗经的观点来强调或贬低某种风格,这给他的风格论带来一定局限但在理论上,他正确地总结了风格形成的主要原因,明确了风格和个性的关系,强调后天学习的重要,这对古代风格论的建立和发展,都是有益的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夫情动而言形,理发而文见盖沿隐以至显,因内而符外者也然才有庸俊,气有刚柔,学有浅深,习有雅郑并情性所铄,陶染所凝,是以笔区云谲,文苑波诡者矣故辞理庸俊,莫能翻其才风趣刚柔,宁或改其气事义浅深,未闻乖其学体式雅郑,鲜有反其习:各师成心,其异如面若总其归涂,则数穷八体21:一曰典雅22,二曰远奥23,三曰精约24,四曰显附25,五曰繁缛26,六曰壮丽27,七曰新奇28,八曰轻靡29典雅者,熔式经诰30,方轨儒门者也31远奥者,馥采典文32,经理玄宗者也33精约者,核字省句34,剖析毫厘者也显附者,辞直义畅,切理厌心者也35繁缛者,博喻酿采36,炜烨枝派者也37壮丽者,高论宏裁38,卓烁异采者也39新奇者,摈古竟今40,危侧趣诡者也41轻靡者,浮文弱植42,缥缈附俗者也43故雅与奇反,奥与显殊44,繁与约舛45,壮与轻乖46文辞根叶47,苑囿其中矣48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8 b ei 8 . c o m
情动而言形:毛诗序:“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形:表达
见(xiàn限):同现,显露,和上句“形”字意近
隐:指上文所说的“情”和“理”显:指上文所说的“言”和“文”
因内符外:论衡·超奇:“有根株于下,有荣叶于上有实核于内,有皮壳于外文墨辞说,士之荣叶皮壳也实诚在胸臆,文墨著竹帛,外内表里,自相符称意奋而笔纵,故文见而实露也
庸:平凡俊:杰出
气:指作者的气质刚柔:强弱
雅:雅乐郑:郑声这里是借“雅郑”指正与邪
情性:指先天的质性,包括才和气在内铄(shuò朔):原指金属的熔化,这里引申为影响的意思
陶染:指后天的影响,如学和习
笔区:和下句的“文苑”意义相近谲(jué决):变化
诡(guǐ轨):反常扬雄甘泉赋:“于是大厦云谲波诡”李善注引孟康曰:“言厦屋变巧,乃为云气水波相谲诡也翻:转动,这里有改变的意思风:指作品所起的教育作用趣:指作品中所体现的味道
宁:难道
事义:事情和意义事类篇说:“学贫者,迍邅于事义
乖:不合
体:风格
鲜:少
“各师”二句:左传·襄公三十一年:“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成心:本性,指作者的才庄子·齐物论:“夫随其成心而师之,谁独且无师乎”郭象注:“夫心之足以制一身之用者,谓之成心
总:综合涂:途径
21穷:尽
22典雅:指内容符合儒家学说,文辞比较庄重的典:儒家经典雅:正
23远奥:指内容倾向道家,文辞比较玄妙的
24精约:指论断精当,文辞凝炼的
25显附:指说理清楚,文辞畅达的
26繁缛(rù入):指铺叙详尽,文辞华丽的缛:采饰繁杂
27壮丽:指陈义俊伟,文辞豪迈的
28新奇:指内容新奇,文辞怪异的
29轻靡:指内容浅薄,文辞浮华的靡:轻丽
30熔式:取法诰:告诫之文,如尚书中的汤诰康诰之类,这里泛指儒家经典
31方轨:并驾史记·苏秦传:“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比行
32馥(fù父):当作“复”复:深奥典:这里指法则
33玄宗:指道家学说玄:幽远道家学说称为“玄学”,道教又称“玄教”
34核:考查
35切:切合厌:满足
36酿:杂
37炜烨(wěiyè委夜):明亮的样子枝派:树多枝叶,水分流派,这里指铺叙的夸张
38宏:高大裁:判断,议论
39烁(shuò朔):光彩异:指不同一般
40摈:排斥
41危侧:险僻
42植:借为“志”楚辞·招魂:“弱颜固植”王逸注:“植,志也
43缥缈(piāomiǎo飘秒):即飘渺,恍惚不定之意,这里指内容的不切实
44殊:不同
45舛(chuǎn喘),违背,不合
46乖:违背
47根叶:这里指作品的主要部分和次要部分各个方面
48苑囿(yòu右):园林,这里作动词用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人的感情如果激动了,就形成为语言,道理如果要表达,便体现为文章这是把隐藏在心中的情和理发表为明显的语言文字,表里应该是一致的不过人的才华有平凡和杰出之分,气质有刚强和柔弱之别,学识有浅薄及湛深之异,习惯有雅正跟邪僻之差这些都是由人的情性所决定,并受后天的熏陶而成这就造成创作领域内千变万化,奇谲如天上流云,诡秘似海上波涛那么,在写作上,文辞和道理的平凡或杰出,总是同作者的才华相一致的作品的教育作用和趣味的刚健或柔弱,难道会和作者的气质有差别所述事情和意义的浅显或湛深,也不会和作者的学识相反所形成的风格的雅正或邪僻,很少和作者的习惯不同各人按照自己本性来写作,作品的风格就像人的面貌一样彼此互异归根到底,不外八种风格:第一种是“典雅”,第二种是“远奥”,第三种是“精约”,第四种是“显附”,第五种是“繁缛”,第六种是“壮丽”,第七种是“新奇”,第八种是“轻靡”所谓“典雅”,就是向经书学习,与儒家走相同的路的所谓“远奥”,就是文采比较含蓄而有法度,说理以道家学说为主的所谓“精约”,就是字句简练,分析精细的所谓“显附”,就是文辞质直,意义明畅,符合事物,使人满意的所谓“繁缛”,就是比喻广博,文采丰富,善于铺陈,光华四溢的所谓“壮丽”,就是议论高超,文采不凡的所谓“新奇”,就是弃旧趋新,以诡奇怪异为贵的所谓“轻靡”,就是辞藻浮华,情志无力,内容空泛,趋向庸俗的这八种风格中,“典雅”和“新奇”相反,“远奥”和“显附”不同,“繁缛”和“精约”有异,“壮丽”和“轻靡”相别文章的各种表现,都不出这个范围了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若夫八体屡迁,功以学成才力居中,肇自血气气以实志,志以定言吐纳英华,莫非情性是以贾生俊发,故文洁而体清长卿傲诞,故理侈而辞溢子云沈寂,故志隐而味深子政简易,故趣昭而事博孟坚雅懿,故裁密而思靡平子淹通,故虑周而藻密仲宣躁锐,故颖出而才果公幹气褊,故言壮而情骇嗣宗俶傥,故响逸而调远叔夜俊侠21,故兴高而采烈22安仁轻敏23,故锋发而韵流24士衡矜重25,故情繁而辞隐26触类以推,表里必符27岂非自然之恒资28,才气之大略哉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8 b ei 8 . c o m
肇(zhào照):开始血气:指先天的气质
“气以实志”二句:这里借用左传·昭公九年中的话:“味以行气,气以实志志以定言,言以出令”杜注:“气和则志充在心为志,发口为言
吐纳:表达的意思英华:精华
贾生:指西汉著名作家贾谊俊发:英俊发扬,指其才性的豪迈才略篇说:“贾谊才颖,陵轶飞兔(超过飞驰的良马)”他的赋论疏奏,大胆抨击时政的很多,如上疏陈政事中提出:“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认为:“进言者皆曰,天下已安已治矣,臣独以为未也曰安且治者,非愚即谀,皆非事实”(汉书·贾谊传)
长卿:西汉著名作家司马相如的字诞(dàn但):放诞世说新语·品藻注引嵇康高士传·司马相如赞:“长卿慢世,越礼自放犊鼻居市,不耻其状托疾避官,蔑此卿相乃赋大人,超然莫尚
侈:过分,夸大溢:满才略:“相如好书,师范屈宋,洞入夸艳,致名辞宗
子云:西汉著名作家扬雄的字沈寂:性格沉静沈:同沉汉书·扬雄传:“雄少而好学,不为章句,训诂通而已……口吃不能剧谈,默而好深湛之思,清静亡为,少耆欲
志隐而味深:才略篇说:“子云属意,辞人最深观其涯度幽远,搜选诡丽而竭才以钻思,故能理赡而辞坚矣
子政:西汉末年作家刘向的字简易:平易近人汉书·刘向传说:“向为人简易无威仪
昭:明白事:指作品中引用的故事
孟坚:东汉初年著名历史家文学家班固的字懿(yì意):温和后汉书·班固传说,班固“性宽和容众,不以才能高人”
裁密而思靡:后汉书·班固传论:“固文赡而事详若固之序事,不激诡,不抑抗,赡而不秽,详而有体,使读之者亹亹(wěi伟)而不厌”李贤注:“激,扬也诡,毁也抑,退也抗,进也尔雅曰:“亹亹,犹勉也”靡:这里指细致
平子:东汉中年著名科学家文学家张衡的字淹通:深通后汉书·张衡传说,张衡“通五经,贯六艺,虽才高于世,而无骄尚之情”
虑周:思考全面神思:“张衡研以十年”藻密:文采细密杂文:“张衡七辨,结采绵靡
仲宣:“建安七子”之一王粲的字躁锐:急疾而锐利三国志·魏书·王粲传说王粲才锐:“善属文,举笔便成,无所改定,时人常以为宿构,然正复精意覃思,亦不能加也
颖(yǐng影)出:露锋芒果:决断,才略:“仲宣溢才,捷而能密,文多兼善,辞少瑕累,摘其诗赋,则七子之冠冕乎
公幹:“建安七子”之一刘桢的字褊(biǎn扁):狭隘急遽
言壮而情骇:钟嵘诗品评刘桢的诗:“仗气爱奇,动多振绝,真骨凌霜,高风跨俗但气过其文,雕润恨少”骇:惊人
嗣宗:三国魏国著名作家阮籍的字俶傥(tìtǎng替躺):无拘无束的样子亦作“倜傥”三国志·魏书·王粲传曾说阮籍“倜傥放荡”
响逸而调远:诗品评阮籍的咏怀诗:“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洋洋乎会于风雅,使人忘其鄙近,自致远大”逸:高
21叔夜:三国魏国著名作家嵇康的字侠:豪侠三国志·魏书·王粲传中说嵇康“尚奇任侠”晋书·嵇康传说:“康早孤,有奇才,远迈不群
22兴(xìng幸):兴会,兴致采烈:辞采犀利
23安仁:西晋作家潘岳的字轻敏:晋书·潘岳传:“岳性轻躁,趋世利才略:“潘岳敏给,辞自和畅
24锋发:势锐韵流:指音节流畅
25士衡:西晋著名文学家陆机的字矜(jīn今):庄重晋书·陆机传说陆机“伏膺儒术,非礼不动”
26情繁而辞隐:才略篇说:“陆机才欲窥深,辞务索广,故思能入巧,而不制繁
27表:外表,这里指作品里:内涵,这里指作者的性格
28恒资:指先天的资质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这八种风格常常变化,其成功在于学问但才华也是个关键,这是从先天的气质来的培养气质以充实人的情志,情志确定文章的语言文章能否写得精美,无不来自人的情性因此,贾谊性格豪迈,所以文辞简洁而风格清新司马相如性格狂放,所以说理夸张而辞藻过多扬雄性格沉静,所以作品内容含蓄而意味深长刘向性格坦率,所以文章中志趣明显而用事广博班固性格雅正温和,所以论断精密而文思细致张衡性格深沉通达,所以考虑周到而辞采细密王粲性急才锐,所以作品锋芒显露而才识果断刘桢性格狭隘急遽,所以文辞有力而令人惊骇阮籍性格放逸不羁,所以作品的音调就不同凡响嵇康性格豪爽,所以作品兴会充沛而辞采犀利潘岳性格轻率而敏捷,所以文辞锐利而音节流畅陆机性格庄重,所以内容繁杂而文辞隐晦由此推论,内在的性格与表达于外的文章是一致的这不是作者天赋资质和作品中所体现的才气的一般情况吗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夫才有天资,学慎始习斫梓染丝,功在初化器成彩定,难可翻移故童子雕琢,必先雅制沿根讨叶,思转自圆八体虽殊,会通合数得其环中,则辐辏相成故宜摹体以定习,因性以练才文之司南,用此道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8 b ei 8 . c o m
天资:就是上文说的“自然之恒资”
斫(zhuó浊):砍梓(zǐ子):一种可供建筑及制造器具的树木
彩:指彩色丝绸
雅制:指儒家经书
讨:寻究
圆:圆满,圆转
数:方法
环中:轴心
辐(fú扶):车轮的辐条辏(còu凑):指辐条的聚集
摹:学习
司南:指南
道:指道路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作者的才华虽有一定的天赋,但学习则一开始就要慎重好比制木器或染丝绸,要在开始时就决定功效若等到器具制成,颜色染定,那就不易再改变了因此,少年学习写作时,应先从雅正的作品开始从根本来寻究枝叶,思路便易圆转上述八种风格虽然不同,但只要能融会贯通,就可合乎法则正如车轮有了轴心,辐条自然能聚合起来所以应该学习正确的风格来培养自己的习惯,根据自己的性格来培养写作的才华所谓创作的指南针,就是指的这条道路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赞曰:才性异区,文辞繁诡辞为肤根,志实骨髓雅丽黼黻,淫巧朱紫习亦凝真,功沿渐靡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8 b ei 8 . c o m
辞:王利器校作“体”,“体”指风格
根:范文澜注,当作“叶”“肤”与“叶”都是指次要的事物
骨髓:这里指主要的事物,和风骨篇所说的“骨”不同
黼黻(fǔfú斧扶):古代礼服上绣的花纹
淫:过分朱紫:指杂色乱正色古代以“朱”为正色,“紫”为杂色论语·阳货:“恶紫之夺朱也”刘勰在这里即用此意文心雕龙全书五次用到“朱紫”二字,正纬篇中的“朱紫乱矣”“朱紫腾沸”,和这里的用意正同
真:指作者的才和气
渐(jiān尖)靡:汉书·淮南衡山济北王传赞:“臣下渐靡使然”王先谦补注:“王念孙曰:枚乘传亦云:‘渐靡使之然也’案渐读渐渍之渐,靡与摩同学记:‘相观而善谓之摩’郑注:‘摩,相切磋也荀子·性恶篇:‘择良友而友之,得贤师而事之,身日进于仁义,而不自知也者,靡使然也’靡即摩字庄子·马蹄篇:‘马喜,则交颈相靡’李颐曰:‘靡,摩也’靡字古读若摩,故与摩通说见唐韵正渐靡即渐摩,董仲舒传云‘渐民以仁,摩民以谊’是也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总之,由于作者的才华和性格有区别,因而作品的风格也多种多样但文辞只是次要的枝叶,而作者的情志才是主要的骨干正如古代礼服上的花纹是华丽而雅正的,过分追求奇巧就会使杂色搅乱正色在写作上,作者的才华和气质可以陶冶而成,不过需要长期地观摩浸染才见功效
第 二十七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