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骨第二十八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c o m
诗总六义,风冠其首,斯乃化感之本源,志气之符契也是以怊怅述情,必始乎风沉吟铺辞,莫先于骨故辞之待骨,如体之树骸,情之含风,犹形之包气结言端直,则文骨成焉意气骏爽,则文风清焉若丰藻克赡,风骨不飞,则振采失鲜,负声无力是以缀虑裁篇,务盈守气,刚健既实,辉光乃新,其为文用,譬征鸟之使翼也

注释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风冠其首:“六义”的次序按照毛诗序是风颂,风居首位
志:情志和气势气:个性气质符契:信约,指作品和志气一致符,古代的凭信之物契,约券
沉吟:低声吟咏
形:指人的形体气,气血之气这句比喻风对文情即文章内容的重要
端直:端正有力
骏爽:明快爽朗
丰藻:辞藻丰富赡:富足
鲜:明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e i       8 .c o m 诗经包括风颂三种体裁和赋兴三种表现手法,“风”排在第一位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它是感化的根本力量,是志气的具体体现所以,深感动人的叙述情怀,必须从有感化力量的风力开始反复沉吟地铺陈文辞,没有比注意骨更重要的了所以文辞需要有骨力,好像人的形体需要竖起骨架一样表达感情的需要含有风力,犹如人的形体要包含有生气一样措辞端庄正直,正确有力,是文章的骨力形成的缘故表现思想感情明快爽朗,有力感人,是文风清新的缘故如果文辞藻艳丰富,而风骨不能飞动,那振振的辞采是暗淡而不鲜明的,也不会有声韵之美所以运思谋篇,务必充分保持充沛的生气,刚健的文辞切实地表达思想感情,文章才有新的光辉“风”“骨”对文章的作用,好比健飞的飞鸟使用有力的双翼一样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c o m
故练于骨者,析辞必精深乎风者,述情必显捶字坚而难移,结响凝而不滞,此风骨之力也若瘠义肥辞,繁杂失统,则无骨之征也思不环周,索莫乏气,则无风之验也昔潘勖锡魏,思摹经典,群才韬笔,乃其骨髓峻也相如赋仙,气号凌云,蔚为辞宗,乃其风力遒也能鉴斯要,可以定文,兹术或违,无务繁采

注释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析:考究分析
结响凝:使声调有力凝,是声调有力滞:死板呆滞此句重在练风,凝指抒情确切,不滞指抒情生动
统:体统,条理
索莫:作“牵课”,即勉强
潘勖:东汉末期作家锡魏:指潘勖的策魏公九锡文魏公,指曹操九锡:天子赐给功臣的车马等九大礼品,是最高的赏赐
思摹经典:潘勖策魏公九锡文是仿效尚书的笔法写成的
髓:当作“靛”骨髓:髓,指骨力峻:高大,挺拔有力
气号凌云:汉书·司马相如传说汉武帝看了大人赋之后感到飘飘有凌云气游天地之间的感觉凌,升高出凌云,在云上,驾云
蔚:盛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e i       8 .c o m 所以熟练把握文章骨力的人,辨析文辞一定精当能够神通文风的人,表述情志一定明显字锤炼得准确而难于更换,声调韵味凝聚有定却不黏滞,这就是文章有风骨的力量如果文章命意贫乏,辞藻臃肿,非常繁杂而没有条理,那就是文章缺乏骨力的凭证如果考虑得不周到,勉强创作而缺乏生气,那就是文章没有风力的证明从前潘勖作策魏公九锡文,构词模拟经典文诰,在他的这篇文章面前,众多才人都为之搁笔而不敢再写,就是因为他的文章骨力峻峭挺拔司马相如写的大人赋,称为飘飘然有凌云之气,富有文才而成为辞赋的典范,就是因为它感染人的风力强劲如果能够借鉴这些要点,就可以写出好的文章如果违背这一原则,一味追求繁缛的文采,那将毫无益处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c o m
故魏文称“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故其论孔融,则云“体气高妙”论徐幹,则云“时有齐气”论刘桢,则云“有逸气”公幹亦云:“孔氏卓卓,信含异气笔墨之性,殆不可胜”并重气之旨也夫翚翟备色,而翾翥百步,肌丰而力沉也鹰隼乏采,而翰飞戾天,骨劲而气猛也文章才力,有似于此若风骨乏采,则鸷集翰林采乏风骨,则雉窜文囿:唯藻耀而高翔,固文笔之鸣凤也

注释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气:指风格
强:强求,勉强
徐幹:东汉末期作家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说他“时有齐气”,因为他为人恬淡优柔,性近舒缓
刘桢:东汉末期作家
“有逸气”:曹丕与吴质书中说:“公幹(刘桢的字)有逸气,但未遒耳”逸气,超逸的气质,指高超的风格逸,超越一般
孔氏卓卓:是刘桢评论孔融的一段话,其出处已不可考孔氏,指孔融卓卓,卓越,超出一般
性:特点特性
翚:五彩的野鸡翟:长尾的野鸡
翾翥:小飞翥,飞举
鹰隼:都是凶猛善飞的禽鸟鹰,老鹰隼,又名鹘鸟
翰:高戾:到
鸷:凶猛的禽鸟翰林:翰墨之林,即文艺的园地
藻耀:辞藻光彩闪耀,指有文采高翔:高飞,指有风骨此句指风骨和辞采相统一
固:乃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e i       8 .c o m 所以魏文帝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说:“文章以风格为主宰,风格的或清或浊由于气质禀赋,不是勉强所能达到的”所以他评论孔融,就说他“风格气质都很高妙”评论徐幹,就说他“时常有齐园地方人舒缓的风格气质”评论刘桢,就说他“有超逸的气质风格”刘桢也说:“孔融很是杰出,确实具有不同寻常的风格,他的文章妙处,几乎不可赶上”这些评论,都是重视文章作者的气质禀赋的意思野鸡具备了各种羽毛,却只能小飞百步那么远,那是因为它们的肌肉太丰满而力量不够鹰隼没有华美的羽毛却能高飞到云天之际,那是因为它们的骨力强劲而气势猛厉文章才力,也和这相仿假如只有风骨而缺乏文采,那就像文艺园林中鹰隼之类凶猛的鸷鸟只有文采而缺乏风骨,那就像五彩的野鸡在文艺的园林中乱窜,只有既有藻丽耀眼的羽毛而又能翱翔上天的,才算得上是文章中的凤凰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c o m
若夫熔铸经典之范,翔集子史之术,洞晓情变,曲昭文体,然后能孚甲新意,雕画奇辞昭体,故意新而不乱,晓变,故辞奇而不黩若骨采未圆,风辞未练,而跨略旧规,驰骛新作,虽获巧意,危败亦多岂空结奇字,纰缪而成经矣周书云:“辞尚体要,弗惟好异”盖防文滥也然文术多门,各适所好,明者弗授,学者弗师于是习华随侈,流遁忘反若能确乎正式,使文明以健,则风清骨峻,篇体光华能研诸虑,何远之有哉!

注释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翔集:指取法经史诸子使文字写得极为生动,像鸟飞翔一般术:道路,方法
曲昭:详悉明白
黩:亵狎,不严肃,有浮滑意
练:熟练
跨:超越略:省略
骛:追求
纰(pī)缪:谬误纰,丝缕布帛等破坏散开成经:成为经常,经常这样,不是偶然这样
体:体现,体察要:要点惟:独
明者弗授:明者,指深明创作方法的人,即神思所说“不能言鼎”的伊挚和“不能语斤”的轮扁一类人
诸虑:指上述所讨论的诸方面的问题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e i       8 .c o m 至于依照经书的规范来熔铸提炼创作,吸取诸子史传创作的方法,洞彻通晓感情的变化,详尽明白文章的体制,然后才能像草木百果萌芽新生一样,创造新颖的文意,修饰不平常的文辞明白了各种体制,那么才能做到文意虽新颖而不用不恰当的文体通晓写作上的变化,那么才能做到文辞虽奇巧但并不违反严正的修辞手法倘若骨力和文采还没有圆熟,有关驾驭风力言辞的方法还没有提炼,却要超越旧有的规范,好高骛远去追逐新的创作,虽然能够获得奇巧的文意,然而遭到失败的也很多,难道徒然用了一些奇特的字句,就能把错误看成正常吗尚书·毕命里说:“言辞重在体察要领,不只是爱好奇异”就是为了防止文风的伪滥然而写作方法多种多样,各人都应当有自己所爱好的方法,所以会写作的人不必把自己的喜好强加于人,善学的人也不用去请教于是,有的人习染华艳的习气,跟随侈靡的文风跑,流连在侈靡的文风中不知道回头倘若能够确立正确的体式,使文辞鲜明而又刚健,那么可望风力清新爽朗,骨力高超峻拔,使整篇文章具有光彩只要能很好地研究上述各种问题,那么达到那种境界又怎么会远呢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c o m
赞曰:情与气偕,辞共体并文明以健,珪璋乃聘彼风力,严此骨鲠才锋峻立,符采克炳

注释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体:风格并:合共,统一
蔚:盛,指文采而言
符采:玉的横纹炳(bǐng):即彪炳,光彩照耀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e i       8 .c o m 总结:
情思与气质相同偕,
文辞和风格相齐并
文章要写得鲜明强劲,
才有如珪璋宝玉受到珍重
增强文章强盛有力之风,
加强语言文辞严密拔挺之骨
作家锋颖的文才高峻卓立,
文章闪烁的华彩显耀

评析

风骨的“风骨”一词,原是用于汉魏以来品评人物的词语,指人物的风神骨相后来又用以绘画,刘勰借用这一用语来论述对文学作品的基本要求其中“风”是对作品内容方面的美学要求,“骨”是对作品语言文辞方面的美学要求“风骨”即要求内容富有感染作用和语言刚健挺拔
全篇分三部分:一讲“风”“骨”的必要性,以及和作品的关系总的要求是:文辞要准确不易,教育作用要丰富讲文采和“风骨”的关系,强调作品要文采与“风骨”兼备,才是理想的作品讲如何做到作品文采和“风骨”的统一刘勰认为必须学习经书,同时也参考子书和史书,进而创作新意奇词,才具有较强的感染力
刘勰的“风骨论”是针对晋宋以来文学创作中过分追求文采而忽略思想内容的倾向提出来的,成为后代人常用的一个文学批评范畴,对于后代文学创作和批评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第 二十八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