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变第二十九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夫设文之体有常,变文之数无方,何以明其然耶凡诗赋书记,名理相因,此有常之体也文辞气力,通变则久,此无方之数也名理有常,体必资于故实通变无方,数必酌于新声故能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然绠短者衔渴,足疲者辍途,非文理之数尽,乃通变之术疏故论文之方,譬诸草木,根干丽土而同性,臭味晞阳而异品矣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数:术数,方法无方:没有定规
名理:文体的名称及其写作的原则原理因:因袭,继承
资于故实:凭借前人的创作,即借鉴前人创作资,凭借故实,指前人的创作
绠:汲水的绳索衔渴:即受渴
辍:停止
疏:生疏疏漏只知“通”不知“变”,或只知“变”不知“通”,都是疏漏,也是对“通变”生疏不熟,不善于“通变”
臭味:指气类相同臭,气味晞(xī)阳:晒太阳晞,晒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文章的体裁有一定的常规,文章写作方法的变化却没有一定的标准如何知道是这样的呢记等所有文体,它们的名称和创作规格古今是有所继承的,这就说明体裁有一定的常规文章的气势力量,要革新变通才能不断流传下去,这就说明写作的方法是没有一定框框的文章名称和它们的创作规格有一定的常规,所以讲体裁一定要借鉴过去的作品文章写作的变化革新没有一定的框框,所以讲变化一定要参考当代的新作这样才能在没有穷尽的创作道路上奔驰,汲取永不枯竭的创作源泉然而汲水绳短的人就会因打不到水而遭受口渴,足力疲软的人往往停步在路途中,这并不是因为创作方法有限,是不善于变化革新罢了所以论述创作的方法,作品好比草木,草木的根和干都生长在土地上,这是植物共同的性质但是各类植物由于吸取阳光的差异,便会成长为不同的品种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是以九代咏歌,志合文则黄歌断竹,质之至也唐歌在昔,则广于黄世虞歌卿云,则文于唐时夏歌雕墙,缛于虞代商周篇什,丽于夏年至于序志述时,其揆一也暨楚之骚文,矩式周人汉之赋颂,影写楚世魏之策制,顾慕汉风晋之辞章,瞻望魏采而论之,则黄唐淳而质,虞夏质而辨,商周丽而雅,楚汉侈而艳,魏晋浅而绮,宋初讹而新从质及讹,弥近弥淡何则竞今疏古,风末气衰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志:指“诗言志”则:法则
质:朴
广:内容广阔
文:文采
夏:指夏代雕墙:尚书·伪五子之歌的第二首说:“内作色荒,外禽荒,甘酒耆音,峻宇(高房)雕墙,有一于此,未或不亡”此歌讽刺夏帝王太康荒淫好色,败坏国政大意是说:太康在内荒淫好色,外出享乐打猎,只知喝酒听乐,住豪华的宫廷,有了这样一个人做君主,国家没有不灭亡的
缛:文采繁盛
揆:道
矩式:以为规矩法式,即取法
影写:照着影子写,指模仿
顾慕:追慕
榷:扬攉,大略
辨:明晰,清楚
侈:浮夸
宋:指南朝刘宋朝代讹:怪诞,指伪体,和正确的体裁相反,指写的怪诞说的
风末:冲风之末冲风,强烈的风末,末尾残余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因此“九个时代”咏唱的诗歌,在情志上都合乎创作发展的法则黄帝时代的断竹歌,算是质朴到极点了唐尧时代的在昔歌,就比黄帝时代的歌谣要丰富些虞舜时代的卿云歌,就比唐尧时代的歌谣富于文采些夏代的雕墙歌,比虞舜时代的歌更富辞采周时代的诗歌,比夏代的歌谣更华丽至于在表达思想感情叙述时事方面,它们的原则都是一致的到了战国末期,楚国的骚体诗,效法周代的一些诗歌汉代的赋颂,是模仿楚国的作品魏代作品,追随汉代的文风晋代篇章的写作,是仰慕魏时的文采约略说来,黄帝唐尧时代的作品淳厚而质朴,虞舜夏代的作品质朴而明晰,商周时代的作品华丽而典雅,楚汉时代的作品夸张而艳丽,魏晋时代的作品浅薄而绮丽,刘宋初期的作品讹诞而新奇从质朴到讹诞,时代越近滋味越淡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大家都竞相模仿近代的新奇而忽略借鉴古代的作品,这是造成文风暗淡文气衰弱的原因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今才颖之士,刻意学文,多略汉篇,师范宋集,虽古今备阅,然近附而远疏矣夫青生于蓝,绛生于茜,虽逾本色,不能复化桓君山云:“予见新进丽文,美而无采及见刘扬言辞,常辄有得”此其验也故练青濯绛,必归蓝茜矫讹翻浅,还宗经诰斯斟酌乎质文之间,而櫽括乎雅俗之际,可与言通变矣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略:忽略忽视
备:完备全面
“青生于蓝”二句:刘勰的意思是从蓝草里可以提炼出青色染料,而青色染料却不能再有什么变化,用来比喻读华丽的文章没有什么收获蓝,草本植物,从它叶中提取的靛青可做染料绛,赤色大红色茜,茜草,根可做染料
桓君山:桓谭字君山,东汉初作家这里的话是他新论的佚文
采:采取收获
刘:指刘向,西汉末期的学者扬:指扬雄,西汉末期的作家
矫:纠正翻:改变翻转
櫽括:矫正曲木的工具,这里指纠正偏向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现今一些有才华的士人,都专心学习写作,可是他们大多忽略汉代的篇章,却去模仿刘宋时代的文章,虽是古今作品都看,但却模仿近代肤浅诡异的作品而疏远古代华丽典雅的作品其实青色是用蓝靛染出来的,赤色是用茜草染出来的,这两种颜色虽然都超过了蓝靛和茜草本来的颜色,但不能再有什么变化了桓谭说:“我看到新近作家华丽的作品,文辞虽然漂亮,但却没有什么可取的等到看了刘向和扬雄的作品,就往往有所收获”这就是上述论点的证明所以煮青和染绛,一定要用蓝靛和茜草,要矫正伪体改变讹滥浮浅的文风,还是要尊崇经书这样在质朴与文采之间斟酌取舍,在典雅与通俗之际安排妥帖,就可以和他讲继承和革新了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夫夸张声貌,则汉初已极,自兹厥后,循环相因,虽轩翥出辙,而终入笼内枚乘七发云:“通望兮东海,虹洞兮苍天”相如上林云:“视之无端,察之无涯,日出东沼,月生西陂”马融广成云:“天地虹洞,固无端涯,大明出东,月生西陂”扬雄羽猎云:“出入日月,天与地沓”张衡西京云:“日月于是乎出入,象扶桑于濛汜”此并广寓极状,而五家如一诸如此类,莫不相循,参伍因革,通变之数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厥:其
枚乘七发:枚乘,西汉初期作家,作有七发
相如上林:司马相如,西汉辞赋家,作品上林赋
涯:边际
沼:水池
月生西陂:当作“入乎西陂”陂,山坡
大明:指太阳
沓:合
张衡西京:张衡的西京赋
寓:托喻状:描绘
参伍:错综因革:继承革新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对声音形貌的夸张描写,在汉代初期的辞赋里已经达到极点了从此以后,便循环往复相互因袭,纵然有人想要跳出旧套,却终于落在套子里枚乘的七发说:“远望啊东海,广阔无边啊相连的是苍天”司马相如的上林赋说:“望起来望不到头尾,细察没有边涯,太阳从东边的池子里出来,落到西边池塘下”马融的广成颂说:“太阳从东方出来,月亮从西边的山坡上升起”扬雄的羽猎赋说:“太阳月亮在这里升起来降下,天地之际真是杳冥旷远”张衡的西京赋说:“太阳月亮总是从里面进进出出,就像从扶桑出来又从濛汜进去一样”这些极其夸张的描写,五家好像一样类乎这样,没有不是互相因袭的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是以规略文统,宜宏大体先博览以精阅,总纲纪而摄契然后拓衢路,置关键,长辔远驭,从容按节,凭情以会通,负气以适变,采如宛虹之奋鬐,光若长离之振翼,乃颖脱之文矣若乃龌龊于偏解,矜激乎一致,此庭间之回骤,岂万里之逸步哉!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大体:这里指主体,基本原则
衢(qú)路:四通八达的大路
辔:马缰绳
节:节度,节奏
宛虹:弯曲的长虹宛,弯曲奋鬐:虹背
长离:朱鸟星,南方七个星宿的总称
颖脱:锥子尖从袋子里脱露出来,露头角的意思
矜激:矜恃偏激矜,夸耀一致:一得之见致,至
逸:快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必须错综交织,有继承有革新,才是“通变”的规则和方法因此规划文章的总纲,应该着重大的方面首先博览群书并且精研细阅,抓住它们的纲领加以吸收然后开拓创作的道路,掌握关键,这才能操纵长长的缰绳驾驭着骏马向远方驰骋,态度从容地按着节拍前进,凭靠真情实感来求变通,依负气质来适应变革,使绚丽的文采像弯曲的长虹弓起脊背,使耀眼的光芒似南方的朱鸟星振动着翅膀,那才是卓越的作品倘若局限于片面的理解,矜恃偏激地夸耀自己的一得之见,这好比在庭院中回绕圈子跑马,哪里是在万里长途上驰骋啊!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赞曰:文律运周,日新其变则其久,通则不乏趋时必果,乘机无怯望今制奇,参古定法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其:将
怯:懦弱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总结:
写作的法则运转不停,
日日都有新的文学成就
适应变化创新才能持久,
善于继承规律创作才不贫乏
适应时代要求必须果断,
抓住时机不要胆怯
面向当今努力创新动人的作品,
参考古代确定创作的法则

评析

通变的“通”,即“会通”,即继承“变”即“适变”,即革新本篇主要论述了文学创作的继承和革新的问题
全篇分三部分:一讲文学继承和革新的必要刘勰认为各种文体的基本写作原理是一定的,而表现方法却在发生着变化因此,文学创作对于有定的原理加以继承,对于无定的方法加以革新讲“九代”文学的继承与发展情况,来说明文学史上承前启后的关系,强调二者应该并重讲文学创作中怎样正确地继承革新
通变从“通”和“变”的辩证关系来论述文学的继承与革新不可偏废,这是正确的针对当时的创作倾向,提出了矫正时弊的主张刘勰在探讨文学的发展时,发现了文学自身发展的规律,即由质到文的必然性因此他主张要克服形式主义倾向,不能用否定文学的基本特征不许文学发展的方法,而只能顺其规律加以引导其基本办法就是讲“通变”
第 二十九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