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采第三十一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圣贤书辞,总称文章,非采而何!夫水性虚而沦漪结,木体实而花萼振:文附质也虎豹无文,则鞟同犬羊犀兕有皮,而色资丹漆:质待文也若乃综述性灵,敷写器象,镂心鸟迹之中,织辞鱼网之上,其为彪炳,缛采名矣故立文之道,其理有三:一曰形文,五色是也二曰声文,五音是也三曰情文,五性是也五色杂而成黼黻,五音比而成韶夏,五情发而为辞章,神理之数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文章:绘画与刺绣上交错的彩色,即纹彩这里的文章指文彩显明,不是文章作品的意思
性:性质,特征沦漪:即涟漪,水的波纹结:产生
文:文采附:依附质:质地这三句是说,水波有待于水性,花萼全靠树林,可见文采依附着质地
鞟(kuò):革,去毛的皮
犀兕(sì):犀,雄犀牛兕,雌犀牛兕的皮都很坚韧,古代用来做盔甲
资:靠丹:红色古代用犀兕皮做的盔甲用丹漆等漆上色彩这二句是说犀牛皮坚韧可以制成兵甲,但需要涂上丹漆彩绘有色彩之美
若乃:至于综述:总述,指抒写性灵:心性和精神,指人的思想感情
镂心:精细雕刻推敲镂,雕刻鸟迹:文字
织辞:组织文字,指写作鱼网:纸后汉书·蔡伦传说蔡伦用渔网树皮麻头造纸,故这里用渔网代纸
文:指广义的文,即原道中“文之为德”的“文”,包括颜色声音情理,即形文声文情文立文:指写作
五音:宫用于写作则为语言文辞的声律
比:并列,调和韶夏:古代的音乐韶,舜时的音乐夏,禹时的音乐这里泛指美好的音乐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古代圣贤的著作,总称做“文章”,这不是说文章要有文采又是什么呢像水有虚柔的性质,所以才会起波纹树木有充实的质体,所以开出鲜艳的花来:可见文采要依附于一定的质地上如果虎豹没有花纹色彩,那它们的皮毛就同狗和羊的相似犀和兕的皮虽然坚硬可做战甲,但还靠涂上丹红的漆来显示它们的色彩:可见质地还需要文采至于抒写性情,描写万物的形象,在文字上用心琢磨,组织好文辞写在纸上,它们之所以光彩焕发,就是因为它们的文采丰富光明显著啊!所以构成文采的方法,共有三种:一是形象的文采,这就是红黑五色构成二是声音的文采,这就是宫羽五音构成三是情感的文采,这就是喜怨五性构成五色杂糅在一起就成为彩色的花纹,五音排列配合在一起就成为动听的音乐,五性抒发出来就成为美好的辞章这些都是先天形成的复杂事物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孝经垂典,丧言不文故知君子常言,未尝质也老子疾伪,故称“美言不信”,而五千精妙,则非弃美矣庄周云“辩雕万物”,谓藻饰也韩非云“艳乎辩说”,谓绮丽也绮丽以艳说,藻饰以辩雕,文辞之变,于斯极矣研味孝老,则知文质附乎性情详览庄韩,则见华实过乎淫侈若择源于泾渭之流,按辔于邪正之路,亦可以驭文采矣夫铅黛所以饰容,而盼倩生于淑姿文采所以饰言,而辩丽本于情性故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经正而后纬成,理定而后辞畅:此立文之本源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孝:即孝经
文:华丽质:质朴性情:性气,情志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孝经留传下教训,要求居丧期间不说有文采的话所以从这里可以知道士大夫平常说话,也不是朴质的老子厌恶虚伪,所以说“漂亮的话不可靠”,但是五千余言的道德经却文辞精巧,可见他也并不是厌弃文采的了庄周说,“用巧妙的语言来细致地刻画万事万物”,这是说用辞藻来修饰韩非说,“辩说在于艳丽”,也说的是讲究华丽和文采用绮丽的文辞来辩说,用巧妙的辞藻来描绘万物,文章辞采的变化在这里达到极点了研究体味孝经老子,就可以知道文采或朴质分别依附于人的性情详细阅览庄子韩非子,就可以看见文辞和内容重于浮夸如果能从源头上分清泾水和渭水的清浊,在驾驶上辨别偏邪和正确道路的方向,那也就可以驾驭文采了铅粉和黛色是用来美化容颜的,可是顾盼倩美却来自自己美好的风姿辞藻是用来美化言辞的,而文章的巧妙华丽却本源于性情的真挚所以情理是文章的经线,文辞是文章的纬线,经线要端直之后纬线才能织上去,情理要确定之后文辞才能畅达:这就是写作的根本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昔诗人什篇,为情而造文辞人赋颂,为文而造情何以明其然盖风雅之兴,志思蓄愤,而吟咏情性,以讽其上,此为情而造文也诸子之徒,心非郁陶,苟驰夸饰,鬻声钓世,此为文而造情也故为情者要约而写真,为文者淫丽而烦滥而后之作者,采滥忽真,远弃风雅,近师辞赋,故体情之制日疏,逐文之篇愈盛故有志深轩冕,而泛咏皋壤心缠几务,而虚述人外真宰弗存,翩其反矣夫桃李不言而成蹊,有实存也男子树兰而不芳,无其情也夫以草木之微,依情待实况乎文章,述志为本,言与志反,文岂足征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辞人:指辞赋家
志:记
诸子:指辞赋家
苟:勉强
钓:取
淫:过分
轩冕:坐车和戴礼帽,大官的排场轩:官员的车,有屏帷冕:官帽礼帽
征:证验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从前诗人的诗篇是为了抒情而创作汉代辞赋的作者写作赋颂,是为了创作而虚构感情用什么来说明这点呢明仕国际娱乐知道诗经中国风和大雅小雅的创作,有情志,有怨愤,于是把感情唱出来,用来讽刺上位的人,这就是为抒情而创作可是汉代辞赋的作者,心情精神并不郁结忧闷,只是随便运用夸张的言辞,沽名钓誉,这就是为了创作而虚构感情所以为抒发感情而创作,语言简练,写出真实的感情为了创作而虚构感情,文辞浮华,内容杂乱而虚夸而后来的作者却学习讹滥的文风,忽略轻视写真实的感情,抛弃了远古时代国风大小雅的作者的好传统,效法近代的辞赋,所以抒写真情的作品越来越少了,追求辞藻的作品越来越多所以有的人热衷于高官厚禄,却空泛地歌咏山林水泽的田园隐居生活,有的人一心牵挂着繁忙的政务,却虚假地叙述人世之外的情趣这些文章中真实的思想感情都不存在了,全是和内心完全相反的东西啊!桃树和李树不会说话,但树下却形成了小路,那是因为它有香甜的果实男子虽然种植了兰草,但并不芳香,那是因为他没有和花相应的情味就是草木这样微小的东西,也要依靠美好真诚的感情,凭借香甜的果实,何况以抒情言志为根本的文章呢,说的话和情志相反,这样的文章难道可以相信吗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是以联辞结采,将欲明经,采滥辞诡,则心理愈翳固知翠纶桂饵,反所以失鱼“言隐荣华”,殆谓此也是以“衣锦褧衣”,恶文太章贲象穷白,贵乎反本夫能设谟以位理,拟地以置心,心定而后结音,理正而后摛藻,使文不灭质,博不溺心,正采耀乎朱蓝,间色屏于红紫,乃可谓雕琢其章,彬彬君子矣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经:作“理”
心理:指内心感情翳:障蔽
言隐荣华:见庄子·齐物论隐,隐蔽荣华,草本植物的花叫荣,木本植物的花叫华,这里用来指文采
衣锦褧(jiǒng)衣:诗经·卫风·硕人:“硕人其颀,衣锦裘衣”硕人,高大白胖的人颀,修长的样子褧衣,麻布衣硕人诗中原意是妇女出嫁穿上麻布罩衫遮灰尘,以保护锦衣
恶文太章:恶,厌恶章,同“彰”,明这是刘勰对“衣锦褧衣”的解释,用来说明他的主张,已使诗的原意改变了
贲象穷白:周易·贲卦中的“贲”是文饰的意思,可是它的象却归于白色穷,探究到底白,指本色,因为丝的本色是白的
谟:当作“模”,规范,指体裁设模:即设置标准
摛:铺陈
文:文采质:内容
正采:正色古代以青黑为正色朱:大红,属赤色蓝:属青色正色代表雅正的好的文采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所以组织文辞,织结藻采,是想要用来阐明道理抒发感情如果文采泛滥,文辞诡异,那情和理就会受到掩蔽像用装饰有翡翠的纶线垂钓用肉桂做钓饵,反而钓不到鱼庄子所说:“言语的真实含意被辞采隐蔽了”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因此“穿着漂亮的锦缎衣服再罩上件麻布衫”,怕的是文采过于显耀贲卦·象辞的卦象探索到本源是用白色来装饰的,这说明最可贵的在于保持原来的本色要是能够建立规格像选择体裁那样来安顿思想,要能拟定一种基本的格调来抒发感情,感情确定之后才配合音律,思想端正之后才运用辞藻铺陈开去,使文章既有文采又不掩盖内容,材料虽然广博但并不淹没作者的感情,这样的文章就会闪耀发光,一切妖容冶态就会被扫除这样才算是善于修饰文辞,成为文质彬彬的君子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赞曰:言以文远,诚哉斯验心术既形,英华乃赡吴锦好渝,舜英徒艳繁采寡情,味之必厌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心术既形:内心的情感已经通过文辞显露出来,即写出了情思,这就构成了文采
渝:变色
舜英:木槿花,朝开暮谢,有花无实,不长久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总结:
靠文采语言才能流传久远,
确实是啊这话就是灵验
运用文思的方法既然明确,
作品中的文采才会丰富新鲜
美丽鲜艳的锦绣容易变色,
朝开暮谢的木槿空白华艳
文辞华丽缺少内容的作品,
看起来必然令人讨厌

评析

情采的“情”是情理,指文学作品的思想内容“采”是文采,指文学作品的艺术形式本篇主要论述了文学艺术的内容和形式的辩证关系
全篇分三部分:一论述内容和形式的关系:形式只有依附一定的内容才有意义,内容也只有通过一定的形式才能更好的表达从“为情而造文”与“为文而造情”的角度总结了两种不同的文学创作道路讲驾驭文采的原则和方法,首先确立内容,然后造文施采,使内容和形式密切的结合,写成文质兼备的理想作品
本篇是文心雕龙中很重要的一篇它阐述的理论不仅在创作论各篇中有所体现,而且在全书中也处处有所体现刘勰在本篇中有很多精到的见解
第 三十一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