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秀第四十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m
夫心术之动远矣,文情之变深矣,源奥而派生,根盛而颖峻,是以文之英蕤,有秀有隐隐也者,文外之重旨者也秀也者,篇中之独拔者也隐以复意为工,秀以卓绝为巧斯乃旧章之懿绩,才情之嘉会也夫隐之为体,义主文外,秘响傍通,伏采潜发,譬爻象之变互体,川渎之韫珠玉也故互体变爻,而化成四象珠玉潜水,而澜表方圆始正而末奇,内明而外润,使玩之者无穷,味之者不厌矣彼波起辞间,是谓之秀纤手丽音,宛乎逸态,若远山之浮烟霭,娈女之靓容华然烟霭天成,不劳于妆点容华格定,无待于裁熔深浅而各奇,侬纤而俱妙,若挥之则有余,而揽之则不足矣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文情:指作品的内容
颖:禾芒,比树梢峻:高
重旨:言外之意,话中的话重,双重
复意:即两重意思,一是字面的意思,一是言外之意
卓绝:即“独拔”的意思
旧章:指前人的作品懿:美
体:风格特点
秘响:隐秘之响,即暗响指不显露的意义傍:杨校,当作“旁”旁:侧面
伏采:隐伏的文采
韫(yùn):藏
“珠玉潜水”二句:淮南子·地形训中说水中蕴藏着玉,水纹方而曲折水中蕴含着珠,水纹圆而曲折
纤手:妇女细柔的巧手纤,细
宛乎:好像,仿佛
靓:装饰
裁熔:修饰
挥之:舍去,即不加装点,顺其自然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写作时意念的转动可以想得极其遥远广阔,文情变化的状况可以显得极其的深刻源头深远才会有支流的产生,树木的根底壮盛才使得枝叶茂盛因此文章的精华有“秀”有“隐”所谓“隐”,就是文外所隐藏的言外之意,所谓“秀”,就是篇章中最独特突拔的语句隐语以言外含有另一层意思为工巧,秀句以独特超出一般为巧妙,这乃是前人文章中的美好成就,是作者才情的完美表现“隐”的主要特点在于文外之义,像神秘的音响从旁边传出,像潜伏的文采在暗中闪耀,好比爻象的变化含蕴在互体中,好比河川的水流蕴藏着珠玉所以,互体变化爻象,就会演化成四种象珠玉潜藏在河水里,水面上就产生各种形状的波澜这样的文章开始端正,末尾新奇,又像内含明珠,外表光润,使赏玩者感到余味无穷,品味的人永不厌倦那文辞之间涌起的波澜,就称做“秀”又像灵巧的手弹出美好的音乐,呈现出一种飘逸的姿态,好比远山飘浮的烟云雾霭一样,好像美女焕发的容光然而烟霭是天然生成的,不用人工装点容貌是自然长定的,不用人工去修饰烟霭或深或浅各显奇景,容貌的或胖或瘦都各有妙处,要是听其自然就美好有余,而加以人为造作便显得不够自然了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m
夫立意之士,务欲造奇,每驰心于玄默之表辞之人,必欲臻美,恒溺思于佳丽之乡呕心吐胆,不足语穷煅岁炼年,奚能喻苦故能藏颖词间,昏迷于庸目露锋文外,惊绝乎妙心使酝藉者蓄隐而意愉,英锐者抱秀而心悦譬诸裁云制霞,不让乎天工斫卉刻葩,有同乎神匠矣若篇中乏隐,等宿儒之无学,或一叩而语穷句间鲜秀,如巨室之少珍,若百诘而色沮:斯并不足于才思,而亦有愧于文辞矣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工:巧,精于其事这里用为使之工巧的意思
呕心吐胆:呕吐出心胆比喻劳心苦思
煅岁炼年:饱经年岁锻炼,比喻功夫的深久煅,指对文章的锤炼
庸目:平常人的眼力
妙心:精妙的用心
酝藉:含蓄
斫(zhuó):砍削卉:草的总称葩(pā):花列子·说符说:有个宋国人用玉为宋国君王雕制楮树叶,三年才成功,将其混在楮树叶中和真楮叶没有什么区别这里暗用这个典故
叩:问,指阅读
巨室:富贵之家
诘:反问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善于立意的人,务必要创造出新奇的意境,往往让自己的思想驰骋于深微玄妙的境地工于修辞的人,一定要创造美好的词语,常常把自己的心思沉溺在词藻美丽的境域像呕尽心血乃至吐出胆汁那样,还不足说明用心的良苦经年累月的锻炼加工,哪能说明反复推敲的辛苦所以他们能够把光彩的文思隐藏在文词之间,让眼光平庸的人感到迷惑又能够把锋芒显露文辞之外,让有识者大为震惊这样就使爱好含蓄的人看到含蓄之处而高兴,爱好警句的看到秀句而心情喜悦它们都好比裁剪织制云霞,并不比天工造物逊色又好比雕削刻绘花草,跟自然造物几乎相同如果一篇文章中缺乏含蓄的意思,跟老朽的儒生没有学问一样,一加叩问就无话回答句子中缺少了警句,就好像大户人家少了珍珠,只要多加诘问主人就神情沮丧这些缺点都由于才智文思不够,所以在文辞上也显得有愧色啊!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m
将欲征隐,聊可指篇:古诗之离别,乐府之长城,词怨旨深,而复兼乎比兴陈思之黄雀,公幹之青松,格刚才劲,而并长于讽谕叔夜之赠行,嗣宗之咏怀,境玄思澹,而独得乎优闲士衡之疏放,彭泽之豪逸,心密语澄,而俱适乎壮采如欲辨秀,亦惟摘句:“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意凄而词婉,此匹妇之无聊也“临河濯长缨,念子怅悠悠”,志高而言壮,此丈夫之不遂“东西安所之,徘徊以彷徨”,心孤而情惧,此闺房之悲极也“朔风动秋草,边马有归心”,气寒而事伤,此羁旅之怨曲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古诗:古诗十九首东汉时期作品离别:指古诗十九首中的行行重行行一诗
陈思:陈思王曹植黄雀:指曹植的野田黄雀行,该诗写少年救雀,用以比喻救人于患难
讽谕:借物喻意曹植的野田黄雀行和刘桢的“亭亭山上松”都借黄雀喻意
嗣宗:阮藉的字
士衡:陆机的字
彭泽:指陶潜,字渊明,东晋著名诗人,他曾做过彭泽县令
“常恐”二句:班婕妤怨歌行中的诗句班婕妤,东汉时期女作家此诗中她自比作扇,怕秋风一起,扇便被弃此诗后人疑为伪作飙,暴风
“临河”二句:传为西汉李陵与苏武诗中的话李陵,西汉名将李广之孙苏武,西汉武帝时人,出使匈奴,被扣十九年与苏武诗自刘勰以来,历代学者多认为是后人伪托濯,洗缨,衣帽上用为装饰的穗带,这里指冠缨子,你,指苏武
不遂:不顺心
“朔风”二句:西晋诗人王赞杂诗的头两句此诗写对故乡的思念朔风,北风寒风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就含蓄来举例,姑且可以指出一些篇章来:古诗十九首中的行行重行行,乐府古辞中的饮马长城窟行,文词哀怨,旨意幽深,而且又兼用了比喻和起兴的表现手法陈思王曹植的野田黄雀行,刘桢的“亭亭山上松”,风格刚健,才气遒劲,而且都善于讽谕嵇康的赠秀才入军,阮籍的咏怀,意境深微,思想淡泊,而且独具悠闲的姿态陆机的疏放,陶潜的豪逸,思想绵密,语言清澄,而且都具有壮丽的文采如果想辨别秀句,也只有从篇章中摘录句子来看:“常常恐惧秋季来到,凉风夺去了夏天的炎热”诗意凄切而文词婉转,这是妇女怕失宠无可依靠的情绪表现“临河洗濯长缨,想到你啊多么惆怅!”志气高洁而言辞豪壮,这写出了丈夫不得志的思想“或东或西不知朝哪里去,又徘徊来又彷徨”心情孤独而情绪恐惧,这是表现了闺房里妇女极度悲哀的情感“北风吹动秋草,边寨的乘马也有归返的心思”天气寒冷而人事又很伤感,这是羁留北国异乡的旅客的怨歌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m
凡文集胜篇,不盈十一篇章秀句,裁可百二:并思合而自逢,非研虑之所求或有晦塞为深,虽奥非隐,雕削取巧,虽美非秀矣故自然会妙,譬卉木之耀英华润色取美,譬缯帛之染朱绿朱绿染缯,深而繁鲜英华曜树,浅而炜烨隐篇所以照文苑,秀句所以侈翰林,盖以此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盈:满十一:十分之一
求:疑原是“课”字课:考课
雕削:雕琢
英华:花朵英,草本植物的花瓣华,木本植物的花
取:疑当作“致”
缯(zēng):丝织品的总称朱绿:朱红色和绿色,此指各种色彩
曜:照耀
文苑翰林:都是文坛的意思侈:夸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大抵文章中的优秀的作品,不满十分之一篇章中的突出警句,百句中不过二句这些都是情思和文思合拍而自然造成的,并不是苦心经营可以达到的或者有的人以用意隐晦难懂为高深,虽然深奥但并不是明仕国际娱乐所说的“隐”有的人以雕琢刻削来求得工巧,虽然美好但并不是明仕国际娱乐所指的“秀”所以“隐”和“秀”都要自然合乎妙处,好比草木的花朵光彩照耀一样用润色修饰求得美好,好比丝绸染上朱红绿色一样红绿各色染上丝绸,颜色深而花色繁多鲜艳花朵在树上照耀,颜色浅但是富有光彩含蓄的篇章之所以能够照耀文坛,突出的警句之所以能够夸耀艺苑,大概就是因为这样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m
赞曰:深文隐蔚,余味曲辞生互体,有似变爻言之秀矣,万虑一交动心惊耳,逸响笙匏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曲:曲折,指含蓄婉转
笙匏:即笙和匏,都是吹奏乐器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总结:
深厚的作品通常含蓄多彩,
包含的言外的余味婉转曲折
文辞里话中有话的产生,
好似卦中有卦出自变爻
独特提拔的警言秀句啊,
千思万虑才得到一句
动人心魄惊人耳目的句子,
高超无比赛过笙匏

评析

“隐秀”的“隐”是含蓄,不仅包括对内容的要求,也包括对形式方面的要求“秀”是独拔突出本篇讲“隐”和“秀”这两种艺术手法和艺术风格及其相互关系
全篇(连同补文)分三部分:一讲“隐”“秀”的含义及其各自所具有的特点讲“隐”与“秀”的关系提出对“隐”“秀”的要求:要“自然会妙”,反对“雕削取巧”
本篇所论,涉及到文学艺术的一些基本特征,也对后世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有着重要的影响可惜隐秀有残缺,残缺部分大约是明人补的,本篇补文部分下加圈点以示区别
第 四十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