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骚第五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 c o m
自风雅寝声,莫或抽绪,奇文郁起,其离骚哉!固已轩翥诗人之后,奋飞辞家之前,岂去圣之未远,而楚人之多才乎!昔汉武爱骚,而淮南作传,以为“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若离骚者,可谓兼之”蝉蜕秽浊之中,浮游尘埃之外,嚼然涅而不缁,虽与日月争光可也班固以为露才扬己,忿怼沉江羿浇二姚,与左氏不合昆仑悬圃,非经义所载然其文辞丽雅,为词赋之宗,虽非明哲,可谓妙才王逸以为诗人提耳,屈原婉顺,离骚之文,依经立义驷虬乘鹥,则时乘六龙昆仑流沙,则禹贡敷土名儒辞赋,莫不拟其仪表,所谓金相玉质,百世无匹者也及汉宣嗟叹,以为皆合经术扬雄讽味,亦言体同诗雅四家举以方经,而孟坚谓不合传,褒贬任声,抑扬过实,可谓鉴而弗精,玩而未核者也

注释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c o m
轩翥(zhù):高飞的样子,指作家积极从事创作的活动诗人:指诗经的作者
圣:指孔子未远:从孔子逝世(公元前(47)9年)至屈原出生(公元前(34)5-(35)9年),只不过有一个多世纪
嚼:洁白涅:染黑缁:黑色
昆仑:离骚天问里都曾讲到昆仑山悬圃:即昆仑山巅
驷:四匹马拉的车,在这里作为动词,乘坐虬(qiú):传说中的一种无角的龙鹥:凤凰的一种
孟坚:班固的字传:经的注解,这里也指经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自从国风大雅小雅的歌声渐渐停息,再没有类似新的创作后来涌现出一批奇特的妙文,那就是离骚一类的作品啊!这是兴起在诗经的后面,活跃在辞赋家的前头大概由于离圣人孔子的时代还不久远,而楚国人又多有才华的缘故吧从前汉武帝喜爱离骚等篇,命令淮南王刘安作了离骚传,刘安认为:“诗·国风言情但并不过分,诗·小雅讽刺上位的人但并不作乱,像离骚这样的作品,可以算是兼有二者的长处屈原想像蝉从污秽混浊的泥土中蜕壳出来那样摆脱污浊的环境,逍遥于尘俗之外,他的清白是染也染不黑,完全可与日月比光明的啊!”但班固却认为:屈原夸耀自己的才华,以至忿懑怨恨,自投汨罗沉江而死他在作品中讲到后羿过浇和有虞国王两个女儿二姚的故事,都和左传的有关记载不相符合他写的登昆仑悬圃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又是儒家经典所不曾记载的然而他的文辞瑰丽雅正,是词赋的创始者,所以屈原虽然算不上贤明的人,但也可以称得上了不起的人才王逸却认为诗经的作者尚有讽谏其上的肯切的“捉耳”之言,屈原的离骚抒发怨恨的感情较之却委婉和顺得多离骚这一作品经常有依据经典来写作的:说驾龙乘凤,就是从易经里‘时乘六龙’的比喻那里来的讲登昆仑走流沙,就是从尚书·禹贡里关于大禹治理九州水土的记载来的所以后世名家写作辞赋,都以他为榜样,的确可说是像金玉一样值得珍贵,历史上没有和他并称的此外,如汉宣帝赞叹楚辞,认为它完全符合儒家学说扬雄吟诵品味离骚,也说它的风貌和诗经相近刘安王逸汉宣帝扬雄四家都把离骚和经书并举,而只有班固却说它与经书不合他们的赞誉与贬责都仅仅着眼于表面,常常不符合作品的实际,都可以说是鉴别不精确恰当,玩味而没有查考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 c o m
将核其论,必征言焉故其陈尧舜之耿介,称汤武之祗敬,典诰之体也讥桀纣之猖披,伤羿浇之颠陨,规讽之旨也虬龙以喻君子,云霓以譬谗邪,比兴之义也每一顾而掩涕,叹君门之九重,忠怨之辞也:观兹四事,同于者也至于托云龙,说迂怪,丰隆求宓妃,鸩鸟媒娀女,诡异之辞也康回倾地,夷羿弹日,木夫九首,土伯三目,谲怪之谈也依彭成之遗则,从子胥以自适,狷狭之志也士女杂坐,乱而不分,指以为乐,娱酒不废,沉湎日夜,举以为欢,荒淫之意也:摘此四事,异乎经典者也

注释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c o m
颠陨:离骚:“羿淫游以佚畋兮,又好射夫封狐固乱流其鲜终兮,浞又贪夫厥家浇身被服强圉兮,纵欲而不忍日康娱而自忘兮,厥首用乎颠陨”颠陨,坠落
云霓:离骚:“飘风屯其相离兮,帅云霓而来御”云霓,恶气,比喻不正派的人霓,即虹
:以上四事,三件比诗经,一件比尚书,这里当兼指
丰隆求宓妃:出自离骚:“吾令丰隆乘云兮,求宓妃之所在”丰隆,云神,一说雷神宓(fú)妃,洛水之神
康回倾地:天问:“康回凭怒,地何故以东南倾”康回,共工共工与颛顼战,共工撞倒作为天柱的不周山,因此天崩地塌
土伯三目:招魂:“土伯九约,其首觺觺些叁目虎首,其身若牛些”约,曲觺觺,角尖貌
从子胥以自适:九章·悲回风:“从子胥而自适”子胥,伍子胥,春秋时楚国人,助吴王夫差打败了越国后,夫差逼他自杀,将他的尸体装入革囊之中,投入江中自适,顺从自己的心意
狷(juàn)狭之志:耿直不容邪恶的心胸狷狭,急躁偏狭
“士女杂坐”二句:招魂:“士女杂坐,乱而不分些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要考查他们的论点是非,必须核对楚辞本身来加以验证离骚中陈述唐尧虞舜的光明和伟大,称颂商汤夏禹的庄严与恭敬,这些就是近乎尚书中的离骚中讥讽夏桀和殷纣王的狂妄偏狭,伤叹后羿与过浇的灭亡,这些就是符合经书中规劝讽喻的意思涉江中用虬龙来比喻贤明高尚的君子,离骚中用云霓来譬比奸邪谗佞的小人,这就是诗经里“比”和“兴”的表现方法哀郢中说回顾祖国要掩面流涕,九辩中叹息君门深重君王难见,这些就是经书中常有的忠君爱国的言词这些就是楚辞同经书相同的地方至于离骚中托言驾八龙载云旗,讲说离奇怪诞的事,令云师丰隆驾彩云去寻求神女宓妃,让鸩鸟去向有娀氏美女说媒,这些就是离奇的说法天问中讲共工碰断了天柱使地向东南倾斜,羿射下了九个太阳,招魂中说拔木的大力士有九个脑袋,地神有三只眼睛,这些就是神奇古怪的传说离骚中说要学习殷大夫彭成,以其为榜样,九章·悲回风中说愿随从伍子胥,死后浮江入海来顺适自己的心意,这是急躁而狭隘的心胸招魂中说男女杂坐调笑当做乐事,把日夜饮酒沉醉其中看做欢娱,这些就是讲荒乱淫邪的例子以上所讲的四点,就是楚辞和经书不同的地方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 c o m
故论其典诰则如彼,语其夸诞则如此固知楚辞者,体慢于三代,而风雅于战国,乃雅颂之博徒,而词赋之英杰也观其骨鲠所树,肌肤所附,虽取镕经意,亦自铸伟辞故骚经九章,朗丽以哀志九歌九辩,绮靡以伤情远游天问,瑰诡而惠巧招魂招隐,耀艳而深卜居标放言之致,渔父寄独往之才故能气往轹古,辞来切今,惊采绝艳,难与并能矣

注释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c o m
骨鲠(gěng):偏义复词,即骨,指作品中的主要成分
九歌九辩:是楚国民间祭神曲,经屈原加工改写九辩:九辩,宋玉作的长篇抒情诗,抒写哀伤的感情
瑰诡:瑰丽奇伟瑰,奇伟诡,怪,奇惠:通“慧”
深:应作“采”
渔父:写渔父劝屈原随俗浮沉,屈原表示不愿同流合污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所以论楚辞和经书相同的地方就有这样一些内容,说它夸张荒诞的描写和经书相异的也有这样一些地方由此明仕国际娱乐知道楚辞的写作基本上效法古代圣贤,但里面包含的内容已经掺杂吸收了战国时代的风气楚辞诗经相比是要差一些,但是如果同后代的辞赋相比,就好很多了看他用来建立骨骼的主旨,作为附着骨骼肌肤的文采,虽然熔化经书的含义,也独自创制出卓越的文采所以离骚九章明朗婉丽地表现了作者哀怨的心志,九歌九辩绮丽细致地表达了作者哀伤的感情,远游天问瑰丽奇伟而又文思巧慧,招魂大招光彩照耀而辞采华丽,卜居标立了不羁的意志,渔父寄托了特立独行不同流合污的性气才情所以楚辞的气概能够压倒古人,文辞可以超越今后的文人,它的华采使人惊奇,艳丽使人叹绝,难以和他媲美了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 c o m
自九怀以下,遽蹑其迹,而屈宋逸步,莫之能追故其叙情怨,则郁伊而易感述离居,则怆怏而难怀论山水,则循声而得貌言节候,则披文而见时是以枚贾追风以入丽,马扬沿波而得奇,其衣被词人,非一代也故才高者菀其鸿裁,中巧者猎其艳辞,吟讽者衔其山川,童蒙者拾其香草若能凭轼以倚雅颂,悬辔以驭楚篇,酌奇而不失其贞,玩华而不坠其实,则顾盼可以驱辞力,欬唾可以穷文致,亦不复乞灵于长卿,假宠于子渊矣

注释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c o m
郁伊:指心情不舒畅郁,忧愁伊,助词
披:翻阅
衣被:加惠于人,指给人以影响
中巧:心巧,即说心巧者仅仅着眼于文辞方面,只是小巧而已猎:采取
凭轼:倚着车前横木此处指纵横驰骋轼,古代车前的横木
玩华:玩,玩味欣赏,学习运用华,花,和“实”相对,指华美的形式实,果实,和“华”相对,指有意义的内容
欬(kài)唾:指不十分费力的事欬,同“咳”,咳嗽唾,吐口水
乞灵:求教长卿:司马相如的字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从王褒的九怀以后许多作品都学习楚辞,但是屈原宋玉卓越的文才没有人能够跟得上所以屈原宋玉的作品叙述怨恨的感情,就能使人抑郁而容易感动诉说离伤别绪,就能使人悲伤不平而难以忍受描绘山水风景的时候,就能使人依循声韵得到山水的形貌叙述季节气候,就能让人打开文辞看到时令的变化所以枚乘贾谊追随楚辞的风貌学到了雅丽的特色,司马相如扬雄沿着楚辞的余波获得了奇伟动人的成就楚辞使文学家获得的好处,不仅仅是一代啊!所以文才高的就从创作中学习大的体制,心灵慧巧的就猎取它艳丽的文辞,喜爱吟咏讽诵的就记住了它描绘山水的诗句,学童便只是拾拣到描写香草的语言倘能严肃地遵照的准则,有控制地驾驭楚辞写作的要领,斟酌采取它奇异的方面而又不至失其正确,玩味鉴赏它形式华艳的方面而又不失其实质的方面,那在一顾一盼之间就可以发挥文辞的作用,一开口间就可以穷尽文章的情致,也就不再需要去向司马相如乞求写作的灵感,向王褒借用写作的经验了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 c o m
赞曰:不有屈原,岂见离骚惊才风逸,壮志烟高山川无极,情理实劳金相玉式,艳溢锱毫

注释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c o m
劳:古时“劳”常借为“辽”辽:辽阔,遥远
金相:金玉般的质地相,质式:用
锱(zī)毫:细微处锱,锱铢,古代重量单位,六铢为一锱,四锱为一两毫,丝毫,古代度量单位,十丝为一毫,十毫为一厘这句指作品极细微处都十分有文采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总结:
要是没有伟大的作家屈原,
哪会见到伟大的作品离骚
惊人的才华如风般飘逸,
豪壮的志气如烟云直冲九霄
楚国的山河无限广阔美好,
诗人的情思实在宽广遥远
它美好的内容金玉般的质地,
它艳丽的文采处处闪耀

评析

所谓“辨”,就是辨析辩解的意思需要辨的原因是:首先历代的评论家对楚辞有各不相同的评价,应该辨其是非更重要的是离骚是否符合儒家经典,需要辨其同异
全篇分三部分:一通过引证汉代学者对离骚的评论,说明了其赞扬和指责都不合实际比较了楚辞和儒家经书的异同,从而肯定了楚辞的巨大成就,指出它“取熔经意,自铸伟辞”的创造性楚辞对后代作者的不同影响,进而总结出骚体作品创作的基本原则
离骚为代表的楚辞,继承诗经优良传统而又有创新,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历代评论不一,这些分歧不仅涉及对屈原作品的评价,而且涉及文学创作的方向,所以列入“文之枢纽”,专篇论述
第 五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