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绝外传记吴王占梦第十二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昔者,吴王夫差之时,其民殷众,禾稼登熟,兵革坚利,其民习于斗战,阖庐□剬子胥之教,行有日,发有时道于姑胥之门,昼卧姑胥之台觉寤而起,其心惆怅,如有所悔即召太宰而占之,曰:“向者昼卧,梦入章明之宫入门,见两□炊而不蒸见两黑犬嗥以北,嗥以南见两铧倚吾宫堂见流水汤汤,越吾宫墙见前园横索生树桐见后房锻者扶挟鼓小震子为寡人精占之,吉则言吉,凶则言凶,无谀寡人之心所从 ”太宰嚭对曰:“善哉!大王兴师伐齐夫章明者,伐齐克,天下显明也见两□炊而不蒸者,大王圣气有余也见两黑犬嗥以北,嗥以南,四夷已服,朝诸侯也两铧倚吾宫堂,夹田夫也见流水汤汤,越吾宫墙,献物已至,财有余也见前园横索生树桐,乐府吹巧也见后房锻者扶挟鼓小震者,宫女鼓乐也”吴王大悦,而赐太宰嚭杂缯四十疋
王心不已,召王孙骆而告之对曰:“臣智浅能薄,无方术之事,不能占大王梦臣知有东掖门亭长越公弟子公孙圣,为人幼而好学,长而□游,博闻疆识,通于方来之事,可占大王所梦臣请召之”吴王曰: “诺”王孙骆移记,曰:“今日壬午,左校司马王孙骆,受教告东掖门亭长公孙圣:吴王昼卧,觉寤而心中惆怅也,如有悔记到,车驰诣姑胥之台
圣得记,发而读之,伏地而泣,有顷不起其妻大君从旁接而起之,曰:“何若子性之大也!希见人主,卒得急记,流涕不止”公孙圣仰天叹曰:“呜呼,悲哉!此固非子之所能知也今日壬午,时加南方,命属苍天,不可逃亡伏地而泣者,不能自惜,但吴王谀心而言,师道不明正言直谏,身死无功”大君曰:“汝疆食自爱,慎勿相忘”伏地而书,既成篇,即与妻把臂而决,涕泣如雨上车不顾,遂至姑胥之台,谒见吴王
吴王劳曰:“越公弟子公孙圣也,寡人昼卧姑胥之台,梦入章明之宫入门,见两□炊而不蒸见两黑犬嗥以北,嗥以南见两铧倚吾宫堂见流水汤汤,越吾宫墙见前园横索生树桐见后房锻者扶挟鼓小震子为寡人精占之,吉则言吉,凶则言凶,无谀寡人心所从”公孙圣伏地,有顷而起,仰天叹曰:“悲哉!夫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谀谗申者,师道不明正言切谏,身死无功伏地而泣者,非自惜,因悲大王夫章者,战不胜,走傽傽明者,去昭昭,就冥冥见两□炊而不蒸者,王且不得火食见两黑犬嗥以北,嗥以南者,大王身死,魂魄惑也见两铧倚吾宫堂者,越人入吴邦,伐宗庙,掘社稷也见流水汤汤,越吾宫墙者,大王宫堂虚也前园横索生树桐者,桐不为器用,但为甬,当与人俱葬后房锻者鼓小震者,大息也王毋自行,使臣下可矣”太宰嚭王孙骆惶怖,解冠帻,肉袒而谢吴王忿圣言不祥,乃使其身自受其殃王乃使力士石番,以铁杖击圣,中断之为两头圣仰天叹曰:“苍天知冤乎!直言正谏,身死无功令吾家无葬我,提我山中,后世为声响”吴王使人提于秦余杭之山:“虎狼食其肉,野火烧其骨,东风至,飞扬汝灰,汝更能为声哉!”太宰嚭前再拜,曰:“ 逆言已灭,谗谀已亡,因酌行觞,时可以行矣”吴王曰:“诺
王孙骆为左校司马,太宰嚭为右校司马,王从骑三千,旌旗羽盖,自处中军伐齐大克师兵三月不去,过伐晋晋知其兵革之罢倦,粮食尽索,兴师击之,大败吴师涉江,流血浮尸者,不可胜数吴王不忍,率其余兵,相将至秦余杭之山饥饿,足行乏粮,视瞻不明据地饮水,持笼稻而餐之顾谓左右曰:“此何名”群臣对曰:“是笼稻也”吴王曰:“悲哉!此公孙圣所言,王且不得火食”太宰嚭曰:“秦余杭山西阪闲燕,可以休息,大王亟餐而去,尚有十数里耳 ”吴王曰:“吾尝戮公孙圣于斯山,子试为寡人前呼之,即尚在耶,当有声响”太宰嚭即上山三呼,圣三应吴王大怖,足行属腐,面如死灰色,曰:“公孙圣令寡人得邦,诚世世相事”言未毕,越王追至兵三围吴,大夫种处中范蠡数吴王曰:“王有过者五,宁知之乎杀忠臣伍子胥公孙圣胥为人先知忠信,中断之入江圣正言直谏,身死无功此非大过者二乎夫齐无罪,空复伐之,使鬼神不血食,社稷废芜,父子离散,兄弟异居此非大过者三乎夫越王句践,虽东僻,亦得系于天皇之位,无罪,而王恒使其刍茎秩马,比于奴虏此非大过者四乎太宰嚭谗谀佞谄,断绝王世,听而用之此非大过者五乎”吴王曰:“今日闻命矣
越王抚步光之剑,杖屈卢之矛,瞠目谓范蠡曰: “子何不早图之乎”范蠡曰:“臣不敢杀主臣存主若亡,今日逊敬,天报微功”越王谓吴王曰:“世无千岁之人,死一耳”范蠡左手持鼓,右手操枹而鼓之,曰:“上天苍苍,若存若亡何须军士,断子之颈,挫子之骸,不亦缪乎”吴王曰:“闻命矣以三寸之帛,幎吾两目,使死者有知,吾惭见伍子胥公孙圣,以为无知,吾耻生”越王则解绶以幎其目,遂伏剑而死越王杀太宰嚭,戮其妻子,以其不忠信断绝吴之世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从前,吴王夫差的时候,百姓众多,五谷丰登,兵器坚利,百姓也熟习打仗
阖庐口采纳推行伍子胥的教导,实施了一段时间后,果然显现出一定的成效
有一天,夫差取道姑胥门,在姑胥台上昼卧
他醒过来后起身,心里感到失意惆怅,又好像有些懊悔的样子
于是,夫差马上把太宰藷召来,叫他占卜
夫差告诉太宰豁:“我刚才昼卧,梦中走进章明宫
跨进宫门,就看见两只铴光烧火却不蒸东西又看见两只黑狗一会儿朝着北面吠叫,一会儿朝着南面吠叫还看见两把铁铧靠在我宫室的堂上还看见流水很大,迅速地流过我宫室的墙壁还看见前园的横索上长出桐树来,还看见后房打铁的工匠手拿铁钳正在鼓风
你替我仔细地占卜一下,吉就说吉,凶就说凶,不要奉承迎合我的心意”太宰韶回答说:“这个梦太好了,君王应该立即起兵攻打齐国
‘章明’,表示这次讨伐齐国一定成功,功绩显明于天下
看见两只铴光烧火却不蒸东西,这表明君王的气息旺盛有余
看见两条黑狗在吠叫,一会儿向北,一会儿向南,这表示四方异族都已归顺,诸侯都来朝见君王
两把铁铧靠在宫室的堂上,是指君王亲近农夫,拥有百姓
看见流水很大,急速越过宫墙,是指四方贡献的财货已到,君王富足有余
看见前园横索上长出桐树,这象征吹奏乐器的技艺高明
看见后房打铁的工匠手拿铁钳正在鼓风,这象征宫女在奏乐”吴王夫差听后大为高兴,赏赐给太宰韶四十匹杂丝织物
吴王夫差的心里仍感不踏实,于是又将王孙骆召来,把这件事告诉他
王孙骆回答说:“我才识浅薄,不懂占卜之道,不能够替君王占梦
但我知道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东掖门亭长越公的弟子公孙圣
公孙圣自幼好学,长大后喜欢游观,见多识广,记忆力特别强,他精通占卜星相召神来享之术,能够替君王占卜梦见的情况
臣请将他召来询问”吴王夫差说:“好吧”王孙骆于是写了一篇移记,说:“今天壬午,左校司马王孙骆,奉君王之命,特地告知东掖门亭长公孙圣:吴王昼卧,醒来后心中便感到十分惆怅,好像有些懊悔的样子
接到移记,你便立即驾车来姑胥台”公孙圣接到移记,打开读后,便伏地痛哭,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起来
他的妻子大君从旁边上前将他扶起,说:“谁像你这样胆子小的!一直想见君王,今日突然收到紧急公文,反倒吓得流泪不止了”公孙圣仰天长叹,说:“唉!可悲啊!这本来就不是你所能知道的
今天壬午,这个时辰在南方,我的性命就交付给上天了,这是没有办法逃避的
我伏地哭泣的原因,只是想到不能再爱惜自己了
可悲的只是吴王喜欢听奉承迎合自己心意的话
因此求师从师之道不能显扬彰明
我直言谏说
必遭杀害,决无功劳”公孙圣叮嘱大君说:“你要努力加餐,自己爱惜,千万不要忘记我的话”他伏地书写,写完以后,便紧握住妻子的手臂,泪如雨下,就此诀别
公孙圣上车后头也不回,一直来到姑胥台,拜见吴王
吴王慰劳说:“你就是越公的弟子公孙圣吧
我在姑胥台昼卧,梦中走进章明宫
跨入门内,就看见两只铴光烧火却不蒸东西看见两只黑狗在吠叫,一会儿向北,一会儿向南看见两把铁铧靠在宫室堂上看见流水很大,越过宫墙看见前园的横索上长出桐树来看见后房打铁的工匠手拿钳子正在鼓风
你替我仔细地占卜一下,是吉就说吉,是凶就说凶,不要迎合我的心意”公孙圣俯伏在地上,过了一会儿才起身,他仰天长叹,说道:“可悲啊!爱好驾船的人容易溺水,喜欢骑马的人常常坠地,君子各自因为他所喜爱的东西而遭到灾祸
阿谀谗佞盛行,求师从师之道就难以显扬彰明直言谏说,必遭杀害,决无功劳
我俯伏在地上哭泣,并不是爱惜自己的性命,而是替君王悲伤
‘章’,是说作战不能取胜,惊慌失措地逃跑‘明’,是说丧失清醒的头脑,走向昏昧黑暗
看见两只铴光烧火却不蒸东西,是指君王将吃不到火煮的食物
看见两只黑狗一会儿向北吠叫一会儿向南吠叫,是预示语王死后灵魂迷乱不知所往
看见两把铁铧靠在宫室的堂上,是预示越人攻入吴国,破坏吴国的宗庙,掘毁吴国的社稷台
看见流水很大,越过宫墙,这表示君王的宫室空虚荒芜了
前园横索上长出桐树来桐树是不能制作成日常用具的,只能用来造木俑,与死人一起安葬
后房锻铁的工匠正在鼓风,是表示叹息的意思
这些梦兆显示,君王不应亲自率兵出征齐国,只要派遣臣子们去就行了”太宰韶王孙骆听后恐惧万分,急忙脱下官帽,解开头巾,袒露上身,向吴王请罪
吴王对公孙圣所说的那些不吉利话感到非常愤怒,于是就想让公孙圣自己先受到这些话的惩罚
吴王夫差命令力士石番用铁杖将公孙圣打死,但是,铁杖竟断为两截
公孙圣临死时仰天叹道:“上天知道我冤枉吗我直言谏劝遇害无功!不要让我家人安葬我,将我扔在山里,让我在后世化为声响”吴王派人把公孙圣的尸体扔在秦余杭山中,还愤愤不平地说:“让虎狼吃你的肉,野火烧你的骨,东风吹来,把你的骨灰都吹散,看你还能变为声响吗”于是,太宰豁上前向吴王又拜行礼,说:“不吉利的话已经灭亡,谗言谀媚也已制止,现在可以摆开饯行的宴席,已经到了出兵时候了”吴王说:“好吧”王孙骆担任左校司马,太宰豁担任右校司马,吴王夫差率领三干骑兵,旌旗簇拥,羽盖遮身,身在中军
吴军进攻齐国,大获全胜
吴军在齐国驻扎了三个月还不离开,然后便顺道进攻晋国
晋国了解到吴军疲罢,军备困乏,粮食将尽,于是兴兵袭击吴军,将吴军打得大败
吴军兵败渡河时,到处是士兵的鲜血,河中飘浮着的尸体多得无法计数
吴王不忍心目睹这样的惨状,便率领残兵余卒,一起来到秦余杭山
吴军忍饥挨饿,断了粮食,徒步行走,饿得连面前的东西都看不清r
于是吴王命令就地取水,和着竹笼里的稻谷一起吃
吴王问身旁的亲信:“这是什么”大臣们回答说:“是稻谷”吴王感叹说:“可悲啊!这正应验了公孙圣的话:‘君王将吃不到火煮的食物
’”太宰豁说:“秦余杭山的西山坡安静闲适,可供休息,君王吃完后赶快动身,距离那里尚有十几里路程”吴王说:“我以前曾经把公孙圣杀死在这座山里,你试着替我到前面去呼唤…下,假如公孙圣还在山中,就应该有声响回答的”于是,太宰韶上山大叫三声,而公孙圣所变化成的声响果然也回答了三次
吴王听后非常惶恐,双脚像烂掉了似地迈不开步子,脸色也变得如死灰一般,他说:“公孙圣如果能够保佑我重新振兴国家,我…定世世代代真诚地侍奉他”吴王的话还没有讲完,越王勾践已经带兵追击而来
越军一层层地将吴军包围在申间,大夫文种在队伍中指挥
范蠡数说吴王的罪行:“君王有五件罪过,你自己知道吗杀害伍子胥公孙圣
伍子胥为人忠信,而且对事情都能早于…般人有清醒的认识,但结果身首分离,被抛入江中公孙圣能直言谏说,最后也被害而死,无功可言这不是两件大罪过吗齐国并无过错,却遭到吴国蛮横无理的侵犯,使得鬼神享用不到祭品,国家受破坏,田地荒芜,父子离散,兄弟失所这不是第三件大罪过吗越王勾践虽然身居东海僻陋之地,但毕竟是天帝所赐位的诸侯国君,他又没有过错,但君王却一直让他铡草养马,像对待奴隶一样地对待他:这不是第四件大罪过吗太宰韬谗佞谀媚,断送了君王世代的基业,但君王却听信重用他这不是第五件大罪过吗”吴王说:“我今天认命了”越王勾践手抚名为步光的宝剑,握着名殖婶屈卢的弓,怒目对范蠡说“你为什么不趁早将他杀了”范蠡回答说:“臣子我不敢杀国君
我不杀吴王,但他已像死了一样,现在我向他表示一点敬畏,也算是一件小小的功德,用来向上天作为报答”于是,越王对吴王说:“人世间没有活到千岁的长寿之人,早死迟死都是一样的死”范蠡左手拿着战鼓,右手举起鼓槌击鼓,说道:“上天苍苍,到底是存在还是不存在还需要命令军士,让他们来砍断你的脖子折断你的骸骨吗这不是太荒谬了吧”于是,吴王说:“我认命了!请你们用一块三寸帛布,把我的双眼盖住
假如死去的人会有知觉,我惭愧见到伍子胥和公孙圣
我感到自己太不聪明了,我也羞愧见到活着的人”越王勾践解下身上的绶带,蒙住吴王的双眼,吴王夫差于是用剑自杀而死
越王还杀死了太宰韶,又把太宰韶的妻子儿女杀了,因为太宰韶不忠不信,直接断送了吴国世世代代的基业
第 一十二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