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绝外传记宝剑第十三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昔者,越王句践有宝剑五,闻于天下客有能相剑者,名薛烛王召而问之,曰:“吾有宝剑五,请以示之”薛烛对曰:“愚理不足以言,大王请,不得已 ”乃召掌者,王使取毫曹薛烛对曰:“ 毫曹,非宝剑也夫宝剑,五色并见,莫能相胜毫曹已擅名矣,非宝剑也”王曰:“取巨阙”薛烛曰:“非宝剑也宝剑者,金锡和铜而不离今巨阙已离矣,非宝剑也”王曰:“然巨阙初成之时,吾坐于露坛之上,宫人有四驾白鹿而过者,车奔鹿惊,吾引剑而指之,四驾上飞扬,不知其绝也穿铜釜,绝铁□,胥中决如粢米,故曰巨阙”王取纯钧,薛烛闻之,忽如败有顷,惧如悟下阶而深惟,简衣而坐望之手振拂扬,其华捽如芙蓉始出观其釽,烂如列星之行观其光,浑浑如水之溢于塘观其断,岩岩如琐石观其才,焕焕如冰释“此所谓纯钧耶”王曰:“是也客有直之者,有市之乡二,骏马千疋,千户之都二,可乎”薛烛对曰:“不可当造此剑之时,赤堇之山,破而出锡若耶之溪,涸而出铜雨师扫洒,雷公击橐蛟龙捧鑪,天帝装炭太一下观,天精下之欧冶乃因天之精神,悉其伎巧,造为大刑三小刑二:一曰湛卢,二曰纯钧,三曰胜邪,四曰鱼肠,五曰巨阙吴王阖庐之时,得其胜邪鱼肠湛卢阖庐无道,子女死,杀生以送之湛卢之剑,去之如水,行秦过楚,楚王卧而寤,得吴王湛卢之剑,将首魁漂而存焉秦王闻而求之,不得,兴师击楚,曰:‘与我湛卢之剑,还师去汝’楚王不与时阖庐又以鱼肠之剑刺吴王僚,使披肠夷之甲三事阖庐使专诸为奏炙鱼者,引剑而刺之,遂弑王僚此其小试于敌邦,未见其大用于天下也今赤堇之山已合,若耶溪深而不测群神不下,欧冶子即死虽复倾城量金,珠玉竭河,犹不能得此一物,有市之乡二骏马千疋千户之都二,何足言哉!”
楚王召风胡子而问之曰:“寡人闻吴有干将,越有欧冶子,此二人甲世而生,天下未尝有精诚上通天,下为烈士寡人愿齎邦之重宝,皆以奉子,因吴王请此二人作铁剑,可乎”风胡子曰:“善”于是乃令风胡子之吴,见欧冶子干将,使之作铁剑欧冶子干将凿茨山,泄其溪,取铁英,作为铁剑三枚:一曰龙渊,二曰泰阿,三曰工布毕成,风胡子奏之楚王楚王见此三剑之精神,大悦风胡子,问之曰:“此三剑何物所象其名为何”风胡子对曰:“一曰龙渊,二曰泰阿,三曰工布”楚王曰:“何谓龙渊泰阿工布”风胡子对曰:“欲知龙渊,观其状,如登高山,临深渊欲知泰阿,观其釽,巍巍翼翼,如流水之波欲知工布,釽从文起,至脊而止,如珠不可衽,文若流水不绝
晋郑王闻而求之,不得,兴师围楚之城,三年不解仓谷粟索,库无兵革左右群臣贤士,莫能禁止于是楚王闻之,引泰阿之剑,登城而麾之三军破败,士卒迷惑,流血千里,猛兽欧瞻,江水折扬,晋郑之头毕白楚王于是大悦,曰:“此剑威耶寡人力耶 ”风胡子对曰:“剑之威也,因大王之神”楚王曰: “夫剑,铁耳,固能有精神若此乎”风胡子对曰:“ 时各有使然轩辕神农赫胥之时,以石为兵,断树木为宫室,死而龙臧夫神圣主使然至黄帝之时,以玉为兵,以伐树木为宫室,凿地夫玉,亦神物也,又遇圣主使然,死而龙臧禹穴之时,以铜为兵,以凿伊阙,通龙门,决江导河,东注于东海天下通平,治为宫室,岂非圣主之力哉当此之时,作铁兵,威服三军天下闻之,莫敢不服此亦铁兵之神,大王有圣德 ”楚王曰:“寡人闻命矣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o m 从前,越王勾践拥有五日宝剑,天下闻名
越王有一个擅长相剑的门客,名叫薛烛
勾践就把他召来询问,越王说:“我有五日宝剑,请你察定一下”薛烛回答说:“我这些愚笨的道理原本不值得讲给君王听,但是,君王命令我说,我也就不得不说了”于是,越王将掌管宝剑的人召来,勾践吩咐拿出名叫毫曹的宝剑
薛烛说:“毫曹称不上真正的宝剑,宝剑应该是五种金属的色彩一起显现,没有哪一种色彩能盖过其它色彩的
毫曹虽然已经是大有名声,但还称不上真正的宝剑”越王说:“把名叫巨阙的宝剑拿来”薛烛说:“巨阙也称不上真正的宝剑
宝剑应该是金铜熔混在一起无法分开的,现在,巨阙剑上的五金却分得清,因此称不上真正的宝剑”越王说:“但是当巨阚刚铸成的时候,我正坐在露坛上,这时恰巧有一个宫人驾驶着四匹白鹿拉的车子经过,车子太快,鹿受了惊,我就拿起巨阙剑朝车子一指,白鹿都往上跳起,丝毫不知道车子已经断开了
用巨阙去刺铜釜砍铁铴,都是中间立即断开,轻松得就好像戳在谷米中,所以称它为巨阙”越王又吩咐拿出名叫纯钧的宝剑,薛烛一听到这个名字,身子马上像溃败似地瘫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薛烛才猛然醒悟过来,显幽惊恐的样子,他走下台阶深思一下,然后理理衣服重新坐下来仔细地察看纯钧剑
薛烛抖动宝剑后举起,只见剑的华彩摇晃,如芙蓉刚开花似的鲜艳看剑的文采,犹如天上星星闪烁般的灿烂看剑的光泽,像水从池塘里满溢出来一样地涌动看剑的锋刃,恰似琐石一样的高峻看剑的材质,正像严冰融解一样的鲜明晶莹

【薛烛不禁脱口问道】:“这就是所说的纯钧宝剑吗”越王说:“正是
我的一个门客为这口剑估价,以为可值两个有市场的乡邑一千匹骏马,再加上两个有千户人家的都邑,你看值这个价吗”薛烛回答说:“远不止这个价
当初铸造这口剑的时候,赤堇山裂开,才采得锡若耶溪干涸,方采得铜雨师洒水清扫,雷公鼓风吹火蛟龙捧住冶炉,天帝亲自装炭天神太一也从天上下来观看,天地万物的精气便随之而降
欧冶子于是顺承天地万物的精气,将自己的全部才艺和工巧都施展了出来,铸造成三日大形宝剑和两口小形宝剑:第一日叫湛卢,第二口叫纯钧,第三口叫胜邪,第四日叫鱼肠,第五口叫巨阙
吴王阑庐的时候,他得到了胜邪鱼肠湛卢三日剑
阖庐不推行德政,他的子女死后,杀活人来送葬,作为陪葬品的湛卢剑就这样如水流般地丧失了
这口剑的剑气先来到秦国,后来又到了楚国
楚王睡觉醒来后,得到了这口吴王的湛卢剑,楚王把它当作最珍贵的宝剑保存起来
秦王听到后就向楚王求取这口剑,但未能如愿,于是兴兵攻打楚国,声称:‘只要将湛卢剑交给我,我就撤回军队离开楚国
’但楚王坚持不给
当时,阖庐又用鱼肠剑去行刺吴王僚,他派人身穿肠夷宝甲去行刺了几次
最后,阖庐让专诸进献炙鱼,用鱼肠剑去行刺,终于杀死了吴王僚
但是,这仅仅是向敌国小试这几日宝剑的威力,并没有看到它们被天下大派用处
现在,赤堇山已合拢,若耶溪深不可测
天神们不会由天而降,而欧冶子也即将死去
因此,即使再想用整城的金子满河的珠玉,尚且不能够换得这样的一口剑,那末,两个有市场的乡邑一千匹骏马两个干户人象的都邑,这些东西又算得了什么呢”楚王将风胡子召来,询问他:“我听说吴国有于将越国有欧冶子,这两个人生得与众不同绝类离伦,天下从来未曾有过这样的人
他们的精神真诚,上与天相通,下化为坚强的志气和惊人的作为
我想把全国贵重的宝物都交给你,希望你通过吴壬去请这两个人为我铸造铁剑,
你愿意吗”风胡子回答说:“愿意”于是,楚王派遣风胡子到吴囤去,拜见欧冶子和干将
请他们铸造铁剑
欧冶子稀干将就开凿茨山,排干溪水,采掘出精粹的铁石,铸成三把铁剑:第一把叫龙渊,第二把叫泰阿,第三把叫工布
铁剑铸成之后,风胡子将它们送给楚王
楚王看到这些剑上所显现出的精气,大为高兴,就接见风胡子,问他:“这三把剑各象法什么各叫什么名字”风胡子回答说:“第一把叫龙渊,第二把叫泰阿,第三把叫工布”楚王又间:“为什么叫龙渊泰阿工布”风胡子回答说:“想知道龙渊剑,就察看它的神状,龙渊剑的神状就像攀登上高山居高临下地对着深渊一样想知道泰阿剑,就要察看它的刃彩,泰阿剑的刃彩高峻深厚,如同流水的波纹一般想知道工布剑,也要察看它的刃彩,工布剑的刃彩由纹理问起,到脊背处就看不见了,像珍珠却又不能镶在衣服上,文采斑斓如流水一样不断绝”晋郑王听到后就来求取这几把宝剑,没有得到,于是兴兵围攻楚国都城,包围了三年还不撤兵
城内粮仓里的粮食吃完了,兵库中的武器装备也耗费殆尽,而楚王身边的亲信大臣和贤士们也没有办法解围
于是,楚王知道后兢手持泰阿剑,登上城楼,亲自指挥作战
于是,晋国三军大败而退,士兵都心神迷乱,血流千里,猛兽纷纷跑来观望,江水为之回流播扬,晋郑王的头发一下子全白了
楚王大为喜悦,说:“这是宝剑的神威还是由于我的勇力呢”风胡子回答说:“是宝剑的神威,但也得助于君王的神勇”楚王说:“宝剑只是铁铸造的,原本能有这样的精气神威吗”风胡子回答说:“时代不同了,是时代使它具有这样的神威
在轩辕神农赫胥氏的时代,用石头作兵器,拣取折断的树木搭成棚屋,人死了就把土堆在尸体上安葬
这是神圣的君主教导人们这样做的
到黄帝的时代,用玉石制作兵器,有意识地砍伐树木来建造屋舍,人死后挖地土葬
玉石,是神奇灵异之物,但这道是遇到了圣德的君主,才教导人们这样做的
禹的时代,用铜铸造兵器,还用铜制成工具后去开凿伊阙,疏通龙门,将江河之水引导向东,流入东海
当时,天下顺畅太平,于是修治宫室,这难道不是依赖圣明君主的力量吗在现在这个时代,铸造铁的兵器,用武力来威慑控制军队天下听到后,没有人胆敢不归顺屈服的了
这就是铁制兵器的神威,也正表明君王具有圣明之德”楚王说:“我明白了
第 一十三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