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绝外传枕中第十六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昔者,越王句践问范子曰:“古之贤主圣王之治,何左何右何去何取”范子对曰:“臣闻圣主之治,左道右术,去末取实”越王曰:“何谓道何谓术何谓末何谓实”范子对曰:“道者,天地先生,不知老曲成万物,不名巧故谓之道道生气,气生阴,阴生阳,阳生天地天地立,然后有寒暑燥湿日月星辰四时,而万物备术者,天意也盛夏之时,万物遂长圣人缘天心,助天喜,乐万物之长故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言其乐与天下同也当是之时,颂声作所谓末者,名也故名过实,则百姓不附亲,贤士不为用而外□诸侯,圣主不为也所谓实者,谷□也,得人心,任贤士也凡此四者,邦之宝也
越王曰:“寡人躬行节俭,下士求贤,不使名过实,此寡人所能行也多贮谷,富百姓,此乃天时水旱,宁在一人耶何以备之”范子曰:“百里之神,千里之君汤执其中和,举伊尹,收天下雄隽之士,练卒兵,率诸侯兵伐桀,为天下除残去贼,万民皆歌而归之是所谓执其中和者”越王曰:“善哉,中和所致也!寡人虽不及贤主圣王,欲执其中和而行之今诸侯之地,或多或少,疆弱不相当兵革暴起,何以应之 ”范子曰:“知保人之身者,可以王天下不知保人之身,失天下者也”越王曰:“何谓保人之身”范子曰:“天生万物而教之而生人得谷即不死,谷能生人,能杀人故谓人身
越王曰:“善哉今寡人欲保谷,为之奈何” 范子曰:“欲保,必亲于野,睹诸所多少为备”越王曰:“所少,可得为因其贵贱,亦有应乎”范子曰: “夫八谷贵贱之法,必察天之三表,即决矣”越王曰:“请问三表”范子曰:“水之势胜金,阴气蓄积大盛,水据金而死,故金中有水如此者,岁大败,八谷皆贵金之势胜木,阳气蓄积大盛,金据木而死,故木中有火如此者,岁大美,八谷皆贱火更相胜,此天之三表者也,不可不察能知三表,可为邦宝不知三表之君,千里之神,万里之君故天下之君,发号施令,必顺于四时四时不正,则阴阳不调,寒暑失常如此,则岁恶,五谷不登圣主施令,必审于四时,此至禁也”越王曰:“此寡人所能行也愿欲知图谷上下贵贱,欲与他货之内以自实,为之奈何 ”范子曰:“夫八谷之贱也,如宿谷之登,其明也谛审察阴阳消息,观市之反覆,雌雄之相逐,天道乃毕
越王问范子曰:“何执而昌何行而亡”范子曰:“执其中则昌,行奢侈则亡”越王曰:“寡人欲闻其说”范子曰:“臣闻古之贤主圣君,执中和而原其终始,即位安而万物定矣不执其中和,不原其终始,即尊位倾,万物散文武之业,桀纣之迹,可知矣古者天子及至诸侯,自灭至亡,渐渍乎滋味之费,没溺于声色之类,牵孪于珍怪贵重之器,故其邦空虚困其士民,以为须臾之乐,百姓皆有悲心,瓦解而倍畔者,桀纣是也身死邦亡,为天下笑此谓行奢侈而亡也汤有七十里地务执三表,可谓邦宝不知三表,身死弃道
越王问范子曰:“春肃,夏寒,秋荣,冬泄,人治使然乎将道也”范子曰:“天道三千五百岁,一治一乱,终而复始,如环之无端,此天之常道也四时易次,寒暑失常,治民然也故天生万物之时,圣人命之曰春春不生遂者,故天不重为春春者,夏之父也故春生之,夏长之,秋成而杀之,冬受而藏之春肃而不生者,王德不究也夏寒而不长者,臣下不奉主命也秋顺而复荣者,百官刑不断也冬温而泄者,发府库赏无功也此所谓四时者,邦之禁也”越王曰:“ 寒暑不时,治在于人,可知也愿闻岁之美恶,谷之贵贱,何以纪之”范子曰:“夫阴阳错缪,即为恶岁人生失治,即为乱世夫一乱一治,天道自然八谷亦一贱一贵,极而复反言乱三千岁,必有圣王也八谷贵贱更相胜故死凌生者,逆,大贵生凌死者,顺,大贱”越王曰:“善
越王问于范子曰:“寡人闻人失其魂魄者,死得其魂魄者,生物皆有之,将人也”范子曰:“人有之,万物亦然天地之间,人最为贵物之生,谷为贵,以生人,与魂魄无异,可得豫知也”越王曰:“ 其善恶可得闻乎”范子曰:“欲知八谷之贵贱上下衰极,必察其魂魄,视其动静,观其所舍,万不失一”问曰:“何谓魂魄”对曰:“魂者,橐也魄者,生气之源也故神生者,出入无门,上下无根,见所而功自存,故名之曰神神主生气之精,魂主死气之舍也魄者主贱,魂者主贵,故当安静而不动魂者,方盛夏而行,故万物得以自昌神者,主气之精,主贵而云行,故方盛夏之时不行,即神气槁而不成物矣故死凌生者,岁大败生凌死者,岁大美故观其魂魄,即知岁之善恶矣
越王问于范子曰:“寡人闻阴阳之治,不同力而功成,不同气而物生,可得而知乎愿闻其说”范子曰:“臣闻阴阳气不同处,万物生焉冬三月之时,草木既死,万物各异藏,故阳气避之下藏,伏壮于内,使阴阳得成功于外夏三月盛暑之时,万物遂长,阴气避之下藏,伏壮于内,然而万物亲而信之,是所谓也阳者主生,万物方夏三月之时,大热不至,则万物不能成阴气主杀,方冬三月之时,地不内藏,则根荄不成,即春无生故一时失度,即四序为不行
越王曰:“善寡人已闻阴阳之事,谷之贵贱,可得而知乎”范子曰:“阳者主贵,阴者主贱故当寒而不寒者,谷为之暴贵当温而不温者,谷为之暴贱譬犹形影声响相闻,岂得不复哉!故曰秋冬贵阳气施于阴,阴极而复贵春夏贱阴气施于阳,阳极而不复”越王曰:“善哉!”以丹书帛,置之枕中,以为国宝
越五日,困于吴,请于范子曰:“寡人守国无术,负于万物,几亡邦危社稷,为旁邦所议,无定足而立欲捐躯出死,以报吴仇,为之奈何”范子曰:“臣闻圣主为不可为之行,不恶人之谤己为足举之德,不德人之称己舜循之历山,而天下从风使舜释其所循,而求天下之利,则恐不全其身昔者神农之治天下,务利之而已矣,不望其报不贪天下之财,而天下共富之所以其智能自贵于人,而天下共尊之故曰富贵者,天下所置,不可夺也今王利地贪财,接兵血刃,僵尸流血,欲以显于世,不亦谬乎
越王曰:“上不逮于神农,下不及于尧舜,今子以至圣之道以说寡人,诚非吾所及也且吾闻之也,父辱则子死,君辱则臣死今寡人亲已辱于吴矣欲行一切之变,以复吴仇,愿子更为寡人图之”范子曰:“ 君辱则死,固其义也立死下士人而求成邦者,上圣之计也且夫广天下,尊万乘之主,使百姓安其居乐其业者,唯兵兵之要在于人,人之要在于谷故民众则主安,谷多则兵疆王而备此二者,然后可以图之也”越王曰:“吾欲富邦疆兵,地狭民少,奈何为之 ”范子曰:“夫阳动于上,以成天文,阴动于下,以成地理审察开置之要,可以为富凡欲先知天门开及地户闭,其术:天高五寸,减天寸六分以成地谨司八谷,初见出于天者,是谓天门开,地户闭,阳气不得下入地户故气转动而上下阴阳俱绝,八谷不成,大贵必应其岁而起,此天变见符也谨司八谷,初见入于地者,是谓地户闭阴阳俱会,八谷大成,其岁大贱,来年大饥,此地变见瑞也谨司八谷,初见半于人者,籴平,熟,无灾害故天倡而见符,地应而见瑞圣人上知天,下知地,中知人,此之谓天平地平,以此为天图
越王既已胜吴三日,反邦未至,息,自雄,问大夫种曰:“夫圣人之术,何以加于此乎”大夫种曰: “不然王德范子之所言,故天地之符应邦,以藏圣人之心矣然而范子豫见之策,未肯为王言者也”越王愀然而恐,面有忧色请于范子,称曰:“寡人用夫子之计,幸得胜吴,尽夫子之力也寡人闻夫子明于阴阳进退,豫知未形,推往引前,后知千岁,可得闻乎寡人虚心垂意,听于下风”范子曰:“夫阴阳进退,前后幽冥未见未形,此持杀生之柄,而王制于四海,此邦之重宝也王而毋泄此事,臣请为王言之”越王曰:“夫子幸教寡人,愿与之自藏,至死不敢忘”范子曰:“阴阳进退者,固天道自然,不足怪也夫阴入浅者即岁善,阳入深者则岁恶幽幽冥冥,豫知未形故圣人见物不疑,是谓知时,固圣人所不传也夫尧舜禹汤,皆有豫见之劳,虽有凶年而民不穷”越王曰:“ 善”以丹书帛,置之枕中,以为邦宝
范子已告越王,立志入海,此谓天地之图也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从前,越王勾践问范先生:“古代的贤明君主和圣德帝王治理国家,以什么方法为辅佐又是怎样取舍的”范先生回答说:“我听说圣明的君主治理国家,以道和术作为辅佐,舍末而取实”越王问:“什么叫道什么叫术什么叫末什么叫实”范先生回答说:“道,它的产生比天地的形成还要早,不懂得什么是衰老它生成万物,却不自夸工巧,所以叫做道
道产生气,气产生阴,阴产生阳,阳产生天地
天地出现了,然后才有寒暑干湿日月星辰四时,于是万物一一产生了
术,是上天的意愿
盛夏时节,万物成长
圣人就顺应上天的心意,迎合上天的喜爱,帮助万物的成长
所以,舜弹奏五弦琴,咏唱南风诗,天下就太平富足了
这说的就是圣明的君主能与天下同乐
在这样的时候,歌颂圣德之声当然也就产生了
所谓末,就是指名声
因此,名声超过了实际,那末,百姓就不会亲近归附他,有才能的人不肯为他所用,而诸侯口国也都对他怀有异心圣明的君主是不会这样做的
所谓实,谷口也,就是说得到百姓的拥护任用有才德的人
以上这四点,是治国的珍宝”越王说:“我亲自推行节俭,尊重有才能的人,聘求贤人,不使名声超过实际,这是能够做到的事
但是,大量地积贮粮食,让百姓富裕起来:这也要受到天时变化和水旱灾窖的影响,难道就取决于我君王一个人吗我究竟应该怎样去做呢”范先生回答说:“管辖百里范围的神灵,就能够成为治理千里之地的君王管辖千里范围的神灵,就能够成为治理万里之地的君王
所以天下的君王,凡是发号施令,就一定要顺应四时的变化
四时不正常,那末阴阳就失调,寒暑也会异常
像这样的话,年成肯定不好,五谷粮食也不能成熟
圣明的君主发号施令,一定要审察四时的变化,这正是国君最应该注意禁忌的事”越王又间:“这些是我能够做到的
但我希望了解对付粮食价格上下贵贱变化的办法,想通过其它货物的交换来充实明仕国际娱乐的粮食储备,这应该怎样去做呢”范先生回答说:“八谷的变贱,例如来年旧粮的取用,道理是十分清楚的
重要的是应该仔细地审察阴阳的消长,注意观察市场的变化,以及价格高下的竞争,这样,上天的规律才可以完全掌握”越王问范先生:“把握什么才能使国家昌盛推行什么会使国家走向灭亡”范先生回答说:“把握中和之道就昌盛,推行奢侈就灭亡”越王说:“我想听听先生的解说”范先生说:“我听说古代的贤明君主和圣德帝王,都把握中正和谐之道,能够探究事物的起源和终结,因此,君位稳固,万物安定如果不能把握中正和谐之道,不能探究事物的始末,那末,必然导致君位动摇万物离散
从周文王武王的业迹中,从夏桀殷纣的事迹中,就能够了解这一点
古代从天子到诸侯,他们的灭亡,无一不是沾染了嗜好美昧的恶习,沉溺于声色之中,迷恋那些珍怪贵重的器物,所以,他们的国家就空虚了
这样的国君,一心只想使自己国家的官吏百姓困苦不堪,用这个来换取自己短暂的快乐,其结果必然使百姓都产生悲伤的心理,于是,人心瓦解,背叛他们的君主夏桀商纣就是这样的国君,最终身死国灭,为天下人所讥笑
这说的就足推行奢侈必定灭亡
成汤尽力把握住中正和谐之道,提拔伊尹为相,收罗天下杰出的人才,操练士卒,率领诸侯各国的军队去讨伐夏桀,为天下百姓清除凶恶的坏人,因此,天下百姓都歌颂他归附他
这就是所说的把握住中正和谐之道的人”越王说:“好啊!中正和谐之道能带来这样的结果
我虽然比不上那些圣贤的君王,但也想掌握中正和谐之道,努力去实行它
现在诸侯各国的封地,有的多有的少,强弱也不相同,战争随时都会发生,我又应该怎样去应付这种突然的事变呢”范先生回答说:“‘匿得保护别人的人,就能够君临天下,成就王业不懂得保护别人的人,就会失去天下”越王又问:“什么叫做保护别人”范先生回答说:“上天产生万物,并且教导百姓利用万物而生活
人获得粮食就可以不死粮食能够活人,也能够杀人,所以称为人身”越王说:“讲得好呀!现在我想保障粮食的供给,应该怎样去做”范先生回答说“想保障粮食的供给,一定要亲自到野外田地里去,查看各地收获的多少,作出相应的对策”越王又问:“收成不好,能够因此而确定粮食的贵贱,这也有对付的办法吗”范先生回答说:“确定八谷贵贱的方法,一定要观察上天的三表,然后就可以决定了”越王又问:“请问三表是指什么”范先生回答说:“火的威力能够制服金,但阴气蓄积到极其旺盛的时候,依据在金上的火就会灭亡,所以说金中间也包含着水
与这样的情况相同,年成非常不好,八谷就昂贵
金的威力能制服木,但阳气蓄积到极其旺盛的时候,依据在木上的金也会灭亡,所以说木中间存在着火
与这样的情况相同,年成十分好,八谷就低贱了
火互相克制,这就是上天三表的道理,不可以不审察
能够懂得三表的道理,就可以成为国宝不懂得三表的道理,必定国破身亡,尸体弃置在道路上”越王问范先生:“春天肃杀,夏天寒冷,秋天开花,冬天壮发,这是人为造成的呢还是天道就是这样的”范先生回答说:“天道三千五百年为一个循环,治乱交替,周而复始,如同圆环一样没有端点,这就是天的固定的规律
四季改变了次序,寒暑失常,完全是治民不当所造成的
所以,天产生万物的时候,圣人便称之为春
春不能产生出成长来,所以上天不重复出现春
春是夏的开端,所以,春天萌芽,夏天成长,秋天结果实凋落,冬天收获贮藏
春天肃杀,不能萌芽,是因为君王的德行没有遍及各个方面夏天寒冷,不能成长,是由于臣子不奉行君王的命令秋天和顺,重新开花,是因为官吏们制定了法但不依法决断冬天温暖,阳气壮发,是由于从国库中掌出财物去奖赏了无功的人
这里所说的四季异常的现象,正是治国的禁忌”越王说:“寒暑失时,原因在于治国不当,我能够理解这一点
但我还希望了解年成的好坏粮食的贵贱的应付办法,各应该怎样去处理”范先生回答说:“阴阳错乱,就是坏年岁国君治国不当,就是乱世
治乱交替,正是天道的自然变化
八谷也同样会贱贵交替,发展到了极点就会走向反面
混乱了三千年后,一定会出现圣德的帝王
八谷的贵贱变化也是互相克制的,所以,死气超过元气,是逆道而行,八谷就会十分昂贵元气超过死气,是顺道而行,八谷变得非常低廉”越王说:“讲得好”越王向范先生询问道:“我听说一个人丧失了魂魄,就是死获得了魂魄
就是活
是万物都有魂魄呢还是只有人才有魂魄”范先生回答说:“人有魂魄,万物也有
天地之间,人是最为珍贵的
万物的出现,粮食是其中最珍贵的粮食是用来养活人的,与魂魄没有什么不同,这是能够预先知道的”越王说:“能够把它们的善恶讲给我听吗”范先生说:“要想了解八谷的贵贱上下和盛衰的极点,一定得察看它的魂魄,注意它的动静,观察它所停留的地方,这样就万无一失了”越王问:“什么是魂魄”范先生回答说:“魄是装东西的袋子,魂是元气的源泉
所以,精神的产生,出入不需要门户,上下也没有根基,看到处所,它的功绩就自然存在了,因此称它为神
精神主管元气的精华,魄主管死气的所在
魄主管贱,魂主管贵,所以应当安静不动
魂正值盛夏才行动,所以,万物得魂而使自己昌盛
神主管元气的精华,主管贵,但它像云行一样飘忽不定,所以,正当盛夏时节也会不行动,于是神气枯槁,不能成长为有用之物
因此,死气超过元气,年成就大坏元气超过死气,年成就大好
所以,观察八谷的魂魄,就可以知道年成的好坏了”越王向范先生询问道:“我听说阴阳调节的讲法,阴阳力不同却能成功,气不同却能使万物生长,能够让我了解这些情况吗我希望听听这方面的道理”范先生说:“我听说阴阳之气不停留在一起,万物就能获得生长
冬季三个月,草木枯死,万物藏在不同的地方,所以阳气也躲避到地下藏起来,将壮盛藏匿在地内,使阴气能够在地面上得到成功
夏季三个月盛暑时节,万物成长,阴气也就躲避到地下藏起来,将壮盛也藏匿在地内,这样,万物反而会亲近它信从它
这就是所说的阴阳力不同却能成功气不同却能使万物生长的道理
阳气主管生长,万物正当夏季三个月的时节,酷热不来临,那末,万物就不能成长
阴气主管杀灭,正当冬季三个月的时节,地底下没有阴气的藏匿,那末,草根也无法保存,到了春天也就不能萌芽
所以,只要有一个季节失调,那末,一年四季就得不到正常的运行”越王说:“讲得好
我已经听到了阴阳调节的道理,那末,阴阳变化对于粮食贵贱的影响情况,我能够进一步了解吗”范先生说:“阳气主管贵,阴气主管贱
所以,应当寒冷却不冷,粮食就会因此而变得非常贵应当温暖却不暖,粮食也会因此而变得非常贱
这就好像形影相随声响相连,怎么能没有报答呢!所以说,秋冬季节最可贵的是阳气能散布在阴气之上,阴气在下面旺盛到极点,就可以变得更为珍贵了而春夏季节最不好的是阴气散布在阳气之上,阳气在下面旺盛到极点,却不会有好的报答”越王说:“讲得好极了!”于是,越王让人用朱砂将范蠡的这些话写在绢帛上,放在枕匣中,当作国宝来对待
过了五天,越王被吴国的军队所围困,于是,他又向范先生求教说:“我治理国家缺乏好的方法,辜负了万物的养育,几乎使明仕国际娱乐越国亡国使社稷台遭到毁坏,还受到其它国家的批评议论,真是到了无足自立的地步
我想舍身拚死,去向吴国报仇,请问应该怎样做”范先生回答说:“我听说圣德的君主做一般人不能够做的事情,不必抱怨别人批评自己去完成应该兴办的德业,也不必感激别人称赞自己
舜巡行来到历山,天下的人便风从而至
假如舜放弃他所要巡行的地方,而去谋求天下其它的功利,那末,也许他还不一定能保全自己的性命从前,神农氏治理天下,就是致力于使百姓得到好处罢了
他不希望百姓报答,不贪图天下的财物,但是,天下的百姓却共同使他富裕起来他也不自恃有智谋有才能而向别人夸耀,但是,天下的百姓也一起使他变得尊贵了
所以说,富贵的人是天下人共同拥立的,是不能剥夺的
现在君王既贪地又贪财,让百姓去拚命作战,去流血牺牲,君王想这样在世上显名,不也太荒谬了吗”越王说:“我的才德上面比不上神农氏,下面也比不上尧舜,先生现在用至圣之道来开导劝说我,这实在不是我所能达得到的
况且,我听到这样的话:父亲受辱,儿子就应该为此而死君主受辱,臣子也应当为此而死
现在我的父亲已经受到吴国的羞辱了,我只想尽力地去寻找一切可以做的变通办法,以求向吴国报仇,希望先生再替我计谋一下”范先生说:“国君受辱,臣子死节,这本来就是应该的事
但是,作为国君,能够不要求臣子死节,而是礼贤下士以谋求将国家治理好,这才是最高明的计策
况且,国君想扩充疆域享有万乘之主约尊严,想能够使百姓安居乐业,只有依靠军队
军队的关键在于人,人的关键在于粮食
所以,百姓众多,君王的地位就稳固粮食充足,国家的军队就强大
君王如果在这两个方面作好准备,然后就可以考虑向吴国报仇了”越王又伺:“我想富国强兵,但是越国土地狭小,百姓又少,怎么办呢”范先生回答说:“阳气活动在上面,便成为天文阴气活动在下面,就成为地理
只要仔细地审察掌握天地开启设置的关键,就能够使国家富强
大凡想首先了解天门开和地门闭的道理,其方法是:天高五寸,减去天的一寸六分便成为地
应该谨慎地观察八谷的生长情况,刚开始见到它们由天而产生时,这就叫做天门开地门闭,阳气便不能往下进入地门
所以,气一旦转动,上下阴阳都会断绝,八谷也就无法成长,粮价变得非常昂贵的情况一定会在这一年发生,这是天道变化所显现的符兆
应该谨慎地观察八谷的生长情况,刚开始见到它们进入地里时,这就叫做地门闭
地门一闭,阴阳两气便会合在一起,八谷便会大丰收,于是,这一年的粮食价格一定非常低廉,但下一年肯定会出现严重的饥荒,这也是地道变化所显现的符兆
应该谨慎地观察八谷的生长情况,刚开始见到它们长到半人高的时候,粮食的收购价格必须制定得公平,这样的话,八谷成熟后就不会发生灾害
所以说,是上天首先发起,显示出符兆然后大地应和,显现出祥瑞
因此,圣人上面懂得天文,下面了解地理,中间熟悉百姓,这便叫做天平地平,依据这个制定出的计谋就称为天计”越王战胜吴国之后的第三天,还没有来得及回到自己的国家,正在半路休息时,他就自大起来了,对大夫文种说:“圣人治理天下的本领,还有什么可以超过我的”大夫文种回答说:“不应该这样讲
君王器重采纳范蠡所说的那些话,所以天地的符端应验在明仕国际娱乐越国,以此来收藏圣人之心
但是,范蠡还有许多预见的计策,他是不肯对君王讲的”越王听后,一下子就惶恐起来,脸色也变得忧伤了
于是,越王又向范先生求教,说道:“我釆用先生的计谋,侥幸战胜了吴国,这都是先生的力量
我听说先生精通阴阳进退的方法,能够预测到还未发生的事情,通过推论引申以往的情形,可以知道千年后的情况
这预见的情况,能够讲给我听听吗我正虚心专意地听着”范先生说:“依据阴阳进退的方法去预测,前后暗昧不清,实在不能看到未来的事情
而掌握生杀的大权,能够称王,控制住整个天下,这才是治国最重要的珍宝
君王不泄露这件事,我可以将这方面的情况讲给你听听”越王说:“先生愿意教诲我,是我的幸运,我愿意将这些话藏在心里,到死也不会忘记先生的话!”范先生说:“阴阳进退的方法,原本就是天道的自然变化,不值得奇怪
刚进入阴年,年成就好进入阳年久了,年成就坏
这就是在暗昧不清中去预见未来
所以,圣人看到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惊疑,这就叫通晓时世,这本来是圣人不肯传授的本领
汤,都有预见未来的功劳,即使遇到荒年,百姓也不会困窘穷苦的”越王说:“讲得好”于是,他让人用朱砂把范蠡的这些话又记录在绢帛上,藏在枕匣中,当作国宝来对待
范先生对越王讲了这些话之后,就立志弃官隐避到海上去了,这正叫做依天地之道而确定的计策
第 一十六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