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绝荆平王内传第二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昔者,荆平王有臣伍子奢奢得罪于王,且杀之,其二子出走,伍子尚奔吴,伍子胥奔郑王召奢而问之,曰:“若召子,孰来也”子奢对曰:“王问臣,对而畏死,不对不知子之心者尚为人也,仁且智,来之必入,胥为人也,勇且智,来必不入胥且奔吴邦,君王必早闭而晏开,胥将使边境有大忧
于是王即使使者召子尚于吴,曰:“子父有罪,子入,则免之,不入,则杀之”子胥闻之,使人告子尚于吴:“吾闻荆平王召子,子必毋入胥闻之,入者穷,出者报仇入者皆死,是不智也死而不报父之仇,是非勇也”子尚对曰:“入则免父之死,不入则不仁爱身之死,绝父之望,贤士不为也意不同,谋不合,子其居,尚请入
荆平王复使使者召子胥于郑,曰:“子入,则免父死,不入,则杀之”子胥介胄彀弓,出见使者,谢曰:“介胄之士,固不拜矣请有道于使者:王以奢为无罪,赦而蓄之,其子又何适乎”使者还报荆平王,王知子胥不入也,杀子奢而并杀子尚
子胥闻之,即从横岭上大山,北望齐晋,谓其舍人曰:“去,此邦堂堂,被山带河,其民重移”于是乃南奔吴至江上,见渔者,曰:“来,渡我”渔者知其非常人也,欲往渡之,恐人知之,歌而往过之,曰:“日昭昭,侵以施,与子期甫芦之碕”子胥即从渔者之芦碕日入,渔者复歌往,曰:“心中目施,子可渡河,何为不出”船到即载,入船而伏半江,而仰谓渔者曰:“子之姓为谁还,得报子之厚德”渔者曰:“纵荆邦之贼者,我也,报荆邦之仇者,子也两而不仁,何相问姓名为”子胥即解其剑,以与渔者,曰:“吾先人之剑,直百金,请以与子也”渔者曰: “吾闻荆平王有令曰:‘得伍子胥者,购之千金’今吾不欲得荆平王之千金,何以百金之剑为”渔者渡于于斧之津,乃发其箪饭,清其壶浆而食,曰:“亟食而去,毋令追者及子也”子胥曰:“诺”子胥食已而去,顾谓渔者曰:“掩尔壶浆,无令之露”渔者曰: “诺”子胥行,即覆船,挟匕首自刎而死江水之中,明无泄也
子胥遂行至溧阳界中,见一女子击絮于濑水之中,子胥曰:“
岂可得讬食乎”女子曰:“诺”即发箪饭,清其壶浆而食之子胥食已而去,谓女子曰:“掩尔壶浆,毋令之露”女子曰:“诺”子胥行五步,还顾女子,自纵于濑水之中而死
子胥遂行至吴徒跣被发,乞于吴市三日,市正疑之,而道于阖庐曰:“市中有非常人,徒跣被发,乞于吴市三日矣”阖庐曰:“吾闻荆平王杀其臣伍子奢而非其罪,其子子胥勇且智,彼必经诸侯之邦可以报其父仇者”王者使召子胥入,吴王下阶迎而唁,数之曰:“吾知子非恒人也,何素穷如此”子胥跪而垂泣曰:“胥父无罪而平王杀之,而并其子尚子胥遯逃出走,唯大王可以归骸骨者,惟大王哀之”吴王曰:“诺”上殿与语,三日三夜,语无复者王乃号令邦中:“无贵贱长少,有不听子胥之教者,犹不听寡人也,罪至死,不赦
子胥居吴三年,大得吴众阖庐将为之报仇,子胥曰:“不可臣闻诸侯不为匹夫兴师”于是止其后荆将伐蔡,子胥言之阖庐,即使子胥救蔡而伐荆十五战,十五胜荆平王已死,子胥将卒六千,操鞭捶笞平王之墓而数之曰:“昔者吾先人无罪而子杀之,今此报子也
后,子昭王臣司马子期令尹子西归,相与计谋:“子胥不死,又不入荆,邦犹未得安,为之奈何莫若求之而与之同邦乎”昭王乃使使者报子胥于吴,曰:“昔者吾先人杀子之父,而非其罪也寡人尚少,未有所识也今子大夫报寡人也特甚,然寡人亦不敢怨子今子大夫何不来归子故坟墓丘冢为我邦虽小,与子同有之,民虽少,与子同使之”子胥曰:“以此为名,名即章,以此为利,利即重矣前为父报仇,后求其利,贤者不为也父已死,子食其禄,非父之义也 ”使者遂还,乃报荆昭王曰:“子胥不入荆邦,明矣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从前,楚平王有一个臣子,名叫伍子奢
伍子奢得罪了平王,即将被杀,他的两个儿子遂出奔他国,伍子尚逃往吴国,子胥逃往郑国
平王命令将伍子奢带来,问他:“假若我传令召唤你的儿子回来,谁会回楚国”伍子奢回答说:“君王问我,我如果直言回答,担心再获死罪如果不直言回答,别人也许会认为我是一个不了解儿子心意的父亲
我还是应该直言回答:子尚的为人,仁厚而有智谋,召他必定回楚国子胥的为人,刚勇而有智谋,召他则肯定不会回来
子胥将要逃奔吴国,我请君王务必谨守城门,晚开早关,因为子胥将使明仕国际娱乐楚国的边境产生严重的忧患”于是,楚平王马上派使者去吴国召伍子尚,声称:“你的父亲犯了罪,你回楚国来,我就赦免你父亲的罪行如果你不回来,那就处死你父亲”伍子胥听到这个消息,也立刻派人去吴国告诫伍子尚:“我听说楚平王召你回国,你千万不能听信楚王的话,不能回去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回去就走投无路,只能听任楚王处置逃亡在外才有报仇雪恨的机会
明仕国际娱乐回到楚国,必定与父亲一起被杀,这是不聪明的做法明仕国际娱乐死了,就不能为父报仇,这也不是勇敢果断的举动”但伍子尚回答说:“回国就可以免除父亲的死罪,不回去是不仁的行为
只知道爱惜自己的性命,怕死而不肯回国,辜负了父亲的期望,品德高肖的人决不会这样做的
明仕国际娱乐两人的想法不同,考虑问题也就不一致,你可以流亡在外,我还是希望回楚国去”楚平王又派使者去郑国召伍子胥,说道:“你回楚国,我就赦免你父亲的死罪如果你不回来,那就处死你父亲”伍子胥披甲戴盔,手持弓箭,出来见楚王的使者,致歉说:“我披甲戴盔,实在不便行礼
请你们回国去转达几句话:如果君王认为我父亲没有罪行,就应该赦免他,让他在楚国活着,那末,他的儿子又会逃到哪里去呢”使者回楚国向平王汇报后,平王知道伍子胥是决不肯回楚国了,于是,就把伍子奢杀了,同时也将伍子尚杀了
伍子胥听到父兄被害的消息后,立即从横岭登大山
在山上,他北望齐晋等国,对身旁的随从说:“不能投奔齐晋这些大国
这些大国得地势之助,表里山河,百姓只求安居乐业,不愿兴兵动武,不会助我报仇雪恨的”于是,伍子胥就往南投奔吴国
来到大江边,他看见一个渔夫,便招呼道:“快把船划过来,渡我过河去!”那渔夫也看出伍子胥不是平常的人,心里虽想载他过河,但又担心别人发现,于是,他就唱着歌将胎刘过伍子胥所站的岸边,那歌词说:“白天太亮,请待日落,与你相约于芦苇曲岸”伍子胥就顺着渔夫的指引,来到长满芦苇的曲岸处隐伏起来
太阳下山后,那渔夫又唱着歌来了,这次唱的是:.“心中有悲,目有所动你能够渡河了,为什么不出来”船一靠拢岸边,伍子胥立刻就跳上船上船后,他又迅速地藏匿起来
船至半江,伍子胥才抬头向渔夫致谢:“请问尊姓大名我将来回国,一定要报答你的大恩大德”渔夫回答说:“把楚国的罪犯放走的是我,想要向楚国报仇的是你
明仕国际娱乐两人都是不仁之人,何必问什么姓名”伍子胥马上解下自己的佩剑,双手捧剑赠送给渔夫,说道:“这是我家祖传的宝剑,价值百金,请你收下”渔夫回答说:“我听说楚王命令道:有人捕捉到伍子胥,就奖赏千金
现在我既然不想获碍楚王的千金悬赏,那又怎么会接受你百金之剑的谢礼呢”渔夫将伍子胥送到名叫于斧的渡口,还打开饭篮,把茶水全部拿出来,请伍子胥吃,说:“赶快吃,吃完就走,不能让追兵抓到你”伍子胥说:“好的”他吃罢饭又上路了,走时回头叮嘱渔夫:“把茶饭碗筷收拾好,别露出痕迹来”渔夫回答说:“知道”伍子胥走后,渔夫马上将小船掀翻,用匕首自刎,死在江水中,他以此来表明这件事是决不会泄露的
伍子胥于是继续往前赶路
到了溧阳境内,看见一个女子正在濑水边洗涤绵絮,伍子胥上前请求道:“能否给我一点吃的东西?”那女子回答说:“可以”马上打开自己的饭篮,把茶水全部拿出来给伍子胥吃
伍子胥吃罢饭重又上路,走时也叮嘱那女子说:“收拾好茶饭碗筷,不要露出痕迹来”那女子回答说:“知道”伍子胥才走出五步路,回头再看那女子,那女子已经跳进濑水中自杀了
伍子胥于是就到了吴国
他赤脚行走,头发披散,在吴城的街市上乞讨为生
三天后,市正对他产生了怀疑,就向吴王阖庐报告说:“街市上有一个很不寻常的人,他赤脚行走,头发披散,在明仕国际娱乐街市上已经乞讨了三天”阖庐说:“我听说楚平王杀了他的大臣伍子奢,这不是伍子奢罪所应得的
他的儿子伍子胥,刚勇而有智谋,他想游历诸侯各国,寻找能帮助他报仇雪恨的国家”吴王马上派人将伍子胥召来
伍子胥一进入宫门,吴王就走下台阶迎上前去,又是慰问,又是责备,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为什么现在如此困窘潦倒”伍子胥跪下来,哭泣道:“我父亲没有犯罪,楚平王却杀害了他,而且将伍子尚也杀了
我逃避祸害,出奔在外,只有君王是我可以依附的主人,请君王哀怜我,收留我”吴王说:“好吧”两人走上殿就交谈起来,谈了三日三夜,竟然没有一句是重复的废话
于是,吴王向国内发布命令:“不论贵贱老少,谁不听从伍子胥约教训,就等于不服从我,就是死罪,决不赦免!伍予胥在吴国住了三年,很得吴国百姓的拥戴
阖庐准备替他报仇
但伍子胥却说:“现在还不可以
我听说诸侯国君是不应该为一个平民百娃兴兵打仗的”于是,吴王就没有兴兵
后来,楚国企图攻打蔡国,伍子胥把这件事告诉了阖庐,阖庐马上派伍子胥率领军队去救蔡伐楚
打了十五仗
吴国军队胜了十五仗
这时,楚平王已经死了,伍予胥就带领吴国的六千士兵,用马鞭抽打平王的坟墓,并斥责平王说:“从前,我父亲并没有罪,你却要杀害他,今天我就用这个办法来报复你”后来,楚昭王司马子其令尹子西回到郢都,在一起商议谋划:“伍子胥不死,如果他又不回到楚国来,那末明仕国际娱乐楚国是不得安宁了,怎么办还不如去求伍子胥回楚,与他一同治理国家!”于是,楚昭王派使者去吴国告诉伍子胥,说:“从前,找的父亲杀害了你父亲,你父亲是无辜的
那时我年纪还小,不能辨识是非
现在你向我报复,报复得特别厉害,但是,我也不敢怨恨你
你现在为什么不回故乡来看看亲人的坟墓楚国国家虽小,我想与你共而有之楚国百姓虽少,我也想与你一起使唤他们”伍子胥回答说:“我如果以此去赢得名声,名声必定会非常彰显假如以此去获取功利,功利也肯定十分巨大
先前是为父报仇,然后再去谋求功利,品德高尚的人是不会这样做的
父亲在楚国被杀害,身为其子的我却要在楚国做官接受俸禄,这也不是我父亲所能赞成的”楚国的使者于是就回去报告楚昭王说:“伍子胥决意不回楚国,这是非常明白的
第 二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