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绝计倪内经第五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m
昔者,越王句践既得反国,欲阴谋吴乃召计倪而问焉,曰:“ 吾欲伐吴,恐弗能取山林幽冥,不知利害所在西则迫江,东则薄海,水属苍天,下不知所止交错相过,波涛浚流,沈而复起,因复相还浩浩之水,朝夕既有时,动作若惊骇,声音若雷霆波涛援而起,船失不能救,未知命之所维念楼船之苦,涕泣不可止非不欲为也,时返不知所在,谋不成而息,恐为天下咎以敌攻敌,未知谁负大邦既已备,小邑既已保,五谷既已收野无积庾,廪粮则不属,无所安取恐津梁之不通,劳军纡吾粮道吾闻先生明于时交,察于道理,恐动而无功,故问其道”计倪对曰:“是固不可兴师者必先蓄积食不先蓄积,士卒数饥饥则易伤,重迟不可战战则耳目不聪明,耳不能听,视不能见,什部之不能使,退之不能解,进之不能行饥馑不可以动,神气去而万里伏弩而乳,郅头而皇皇疆弩不彀,发不能当旁军见弱,走之如犬逐羊靡从部分,伏地而死,前顿后僵与人同时而战,独受天之殃未必天之罪也,亦在其将王兴师以年数,恐一旦而亡失邦无明,筋骨为野”越王曰:“善请问其方吾闻先生明于治岁,万物尽长欲闻其治术,可以为教常子明以告我,寡人弗敢忘
计倪对曰:“人之生无几,必先忧积蓄,以备妖祥凡人生或老或弱,或疆或怯,不早备生,不能相葬王其审之必先省赋敛,劝农桑饥馑在问,或水或塘因熟积以备四方师出无时,未知所当应变而动,随物常羊卒然有师,彼日以弱,我日以疆得世之和,擅世之阳,王无忽忘慎无如会稽之饥,不可再更王其审之尝言息货,王不听,臣故退而不言,处于吴越之间,以鱼三邦之利,乃知天下之易反也臣闻君自耕,夫人自织,此竭于庸力,而不断时与智也时断则循,智断则备知此二者,形于体万物之情,短长逆顺,可观而已臣闻炎帝有天下,以传黄帝黄帝于是上事天,下治地故少昊治西方,蚩尤佐之,使主金玄冥治北方,白辨佐之,使主水太皞治东方,袁何佐之,使主木祝融治南方,仆程佐之,使主火后土治中央,后稷佐之,使主土并有五方,以为纲纪是以易地而辅,万物之常王审用臣之议,大则可以王,小则可以霸,于何有哉
越王曰:“请问其要”计倪对曰:“太阴三岁处金则穣,三岁处水则毁,三岁处木则康,三岁处火则旱故散有时积,籴有时领,则决万物不过三岁而发矣以智论之,以决断之,以道佐之断长续短,一岁再倍,其次一倍,其次而反水则资车,旱则资舟,物之理也天下六岁一穣,六岁一康,凡十二岁一饥,是以民相离也故圣人早知天地之反,为之预备故汤之时,比七年旱而民不饥,禹之时,比九年水而民不流其主能通习源流,以任贤使能,则转毂乎千里外,货可来也不习,则百里之内,不可致也人主所求,其价十倍,其所择者,则无价矣夫人主利源流,非必身为之也视民所不足,及其有余,为之命以利之,而来诸侯守法度,任贤使能,偿其成事,传其验而已如此,则邦富兵强而不衰矣群臣无空恭之礼淫佚之行,务有于道术不习源流,又不任贤使能,谏者则诛,则邦贫兵弱刑繁,则群臣多空恭之礼淫佚之行矣夫谀者反有德,忠者反有刑,去刑就德,人之情也,邦贫兵弱致乱,虽有圣臣,亦不谏也,务在谀主而已矣今夫万民有明父母,亦如邦有明主父母利源流,明其法术,以任贤子,徼成其事而已,则家富而不衰矣不能利源流,又不任贤子,贤子有谏者憎之,如此者,不习于道术也愈信其意而行其言,后虽有败,不自过也夫父子之为亲也,非得不谏谏而不听,家贫致乱,虽有圣子,亦不治也,务在于谀之而已父子不和,兄弟不调,虽欲富也,必贫而日衰
越王曰:“善子何年少,于物之长也”计倪对曰:“人固不同慧种生圣,痴种生狂桂实生桂,桐实生桐先生者未必能知,后生者未必不能明是故圣主置臣不以少长,有道者进,无道者退愚者日以退,圣者日以长,人主无私,赏者有功
越王曰:“善论事若是,其审也物有妖祥乎”计倪对曰:“有阴阳万物,各有纪纲日月星辰刑德,变为吉凶,金木水火土更胜,月朔更建,莫主其常顺之有德,逆之有殃是故圣人能明其刑而处其乡,从其德而避其衡凡举百事,必顺天地四时,参以阴阳用之不审,举事有殃人生不如卧之顷也,欲变天地之常,数发无道,故贫而命不长是圣人并苞而阴行之,以感愚夫众人容容,尽欲富贵,莫知其乡 ”越王曰:“善,请问其方”计倪对曰:“从寅至未,阳也太阴在阳,岁德在阴,岁美在是圣人动而应之,制其收发常以太阴在阴而发,阴且尽之岁,亟卖六畜货财,以益收五谷,以应阳之至也阳且尽之岁,亟发籴,以收田宅牛马积敛货财,聚棺木,以应阴之至也此皆十倍者也其次五倍天有时而散,是故圣人反其刑,顺其衡,收聚而不散
越王曰:“善今岁比熟,尚有贫乞者,何也 ”计倪对曰:“
是故不等,犹同母之人,异父之子,动作不同术,贫富故不等如此者,积负于人,不能救其前后志意侵下,作务日给,非有道术,又无上赐,贫乏故长久” 越王曰:“善大夫佚同若成,尝与孤议于会稽石室,孤非其言也今大夫言独与孤比,请遂受教焉”计倪曰:“籴石二十则伤农,九十则病末农伤则草木不辟,末病则货不出故籴高不过八十,下不过三十,农末俱利矣故古之治邦者本之,货物官市开而至”越王曰:“善”计倪乃传其教而图之,曰:“审金木水火,别阴阳之明,用此不患无功”越王曰:“善从今以来,传之后世以为教
乃着其法,治牧江南,七年而禽吴也甲货之户曰粢,为上物,贾七十乙货之户曰黍,为中物,石六十丙货之户曰赤豆,为下物,石五十丁货之户曰稻粟,令为上种,石四十成货之户曰麦,为中物,石三十己货之户曰大豆,为下物,石二十庚货之户曰穬,比疏食,故无贾辛货之户曰□,比疏食,无贾壬癸无货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    8 . c o m 从前,越王勾践返回自己的国家后,就想暗中作准备对付吴国,于是召见计倪,询问道:“我想攻打吴国,但是担心不能取得成功,这就好像身处幽暗的山林之中,分辨不清利在哪里害在何处
明仕国际娱乐越国西边近大江,东面临沧海,远望则水天相接,看不到尽头
江水与海水交错流经明仕国际娱乐越国,波涛深流潜而复起,然后又各自返回江海
水流浩荡,潮汐涨落有一定的时间,其势像马受惊骇,其声如疾雷震耳
波涛攀援而起,汹涌激腾,船只驾驶不当就会倾覆,而且根本没有办法拯救,真不知道性命是系在哪个地方
一想到战船航行之苦,眼泪就禁不住地流下来
我不是不想兴兵讨伐吴国,只是担心什么时候才能返回,又顾虑计谋不成无功而返,为天下招惹灾祸
去攻击与自己实力接近的国家,谁胜谁负,难以预料
大国现已戒备森严,小国加强守卫,庄稼都已收藏完毕,野外没有露天堆积的粮食,仅仅动用仓库里的粮食去援助伐吴的军队是供应不上的,那末,前线的部队伍又到哪里去获得粮食呢我还担心桥梁不通,使运送粮食的队伍不得不迂回而行,倍增辛劳
听说先生你洞晓形势,明白事理,我担心兴兵伐吴会劳师动众却一无所获,所以要向你请教好的办法”计倪回答说:“这本来就是不能做的
动兵打仗,首先一定要积聚粮食钱财和布帛
不先积聚,士兵必定会屡屡挨饥
受饥挨饿就容易受伤,身有牵累行动迟缓就不能作战
假如勉强上前线打仗,必然会听觉视觉失灵,耳朵听不清,眼睛看不清
这样,军队中的指挥便会失灵,既不能后退,也无法前进
荒年是决不可以兴兵动师的否则士兵神气不足而远赴万里,临战时就会把弩弓藏在身下,一动都不敢动,连抬头也惶惶不安的
强弩拉不满,箭也就射不中目标
对方的军队发现明仕国际娱乐这样的软弱无力,就会像猎犬驱赶羊群似地直扑过来,于是,明仕国际娱乐的部队纷纷披靡败退,士兵倒地死去前军困踬,后军也随之僵死不活
在同样的天时茶件下交战,我方却独受天祝,这未必完全是上天的过错,也有将帅的责任
君王兴兵伐吴,如果只想求快,我担忧迟早有一天要失败的
一旦失败亡国,就再也不会有报仇的机会了,只能永远地抛身于荒野了”越王勾践说:“讲得好,那末,积聚的正确方法是怎么样的呢我听说先生你善于调节年成,庄稼都有好的收获,我很想听听你的治理办法,可以将它们作为治国的法度
你要清楚地告诉我,我一定不会忘记的”计倪回答说:“一个人活在世上的时间并不长,一定要先考虑积蓄,以防备凶灾祸乱
人的一生,有老有弱,有强有虚,不事先早早地准备好生存所需的东西,那也就无法葬送死者
请君王仔细考虑这一点,首先必须减轻赋税,奖励农桑生产,同时还要关注饥荒的发生,不论在水网地带还是湖塘区域,都应该在收获时做好积蓄,以防不测之变
出兵不讲时宜,我不能说这是恰当的
要应变而动,自然地随着事物的变化而决定自己的行动,这样,突然之间发生战争,别国就会一天天地削弱,而明仕国际娱乐则一天天地强盛
能够顺应时世的谐和,也就占居了时世有利的一面,请君王不要忽略忘记这一点
要千万小心荒年,不能再发生以前会稽那样的饥荒,君王务必仔细审察
以前我曾经讲过不要停止货物流通的问题,君王没有采纳,所以我就退而不言了
处身子吴越这些国家中,用流通货物的办法来谋取三国之利,就知道天下容易改变了
我听说君王亲自耕种,夫人亲自纺织,这虽也称碍上是竭尽自己的力量,但所干的毕竟是平凡普通的事情,君王决不可忽视时机和谋略上的决断
时机选择得适当,事情做起来就顺利略谋决定得正确,一切也便完备无忧了
懂得这两个问题,就能够体察万事万物的实情,使自己的举动符合法度,于是,办法的利弊环境的顺逆,,也就都可以清楚地掌握了
我听说炎帝治理天下时,传位给黄帝
于是,黄帝上事奉天,下治理地
他派遣少昊治理西方,蚩尤当助手,主管金玄冥治理北方,白辨为助手,主管水太嗥治理东方,袁何为助手,主管木祝融治理南方,仆程为助手,主管火后土治理中央,后稷为助手,主管土
这样,五方都得到了治理,因此成为治国的法度
所以,即使少吴等人互换地位以辅佐黄帝,也同样能够/顷应万物生长的常道
君王如果能仔细考虑和采用我的意见,那末,大而言之就能够称王,小而言之也足以称霸,讨伐一个吴国又算得了什么呢”越王问道:“那末,你把流通货物的主要内容讲给我听听”计倪回答说:“太阴三年处于金位,天下就丰收三年处于水位,天下就有灾三年处于木位,天下便康盛三年处于火位,天下便旱灾
所以,当天下的粮食分散在田地里时就要按时收聚积蓄,积聚之后还应在一定的时候开仓分发,由此可以明白万物的积聚都不会超过三年就要散发的
用谋略来讨论万物的聚散,用决断来确定它,用正道来辅佐它,取长补短,…年之中就可以获利两倍,稍差一些也能获利一倍,再差就适得其反了
因此,商人们在水灾时准备车辆旱灾时预备舟船,来对付天时的变化,这是事物的常理
天下六年一丰收,六年一康盛,总共十二年发生一次饥荒发生饥荒,百姓就流离失所了
因此,圣人能够预测天时的变化,早早地作好准备
所以,成汤的时候,虽有将近七年的旱灾,老百姓却并不挨饿受饥夏禹的时候,虽有将近九年的水灾,老百姓也不流亡他乡
国君能够通晓流通货物的道理,任用贤能之人,那末,千里之外的货物都会转运而来假如不熟悉这道理,那末,即使是百里之内的货物,也无法得到
国君所追求的利益,也许要十倍于原价而国君所选择的治国之策,则应该是无价之宝
国君按照流通货物的道理去获取利益,不一定要亲自去做它,而应该注意百姓有什么不足,以及有什么多余,然后颁布命令去为他们谋利至于把诸侯吸引过来,遵循法度办事,任用贤能之人,酬奖成功的人,都只是传扬通货的效果罢了
只有这样,才可能国富兵强,永久不衰,官吏们也才会杜绝那些毫无实效的恭恭敬敬的礼制和纵欲放荡不合正道的行为,而致力于推行利国的方法
假如不熟悉流通货物的道理,又不能任用贤能之人,敢于谏说的人有杀头之虞,那未必定国衰兵弱,而法典繁杂,官吏们当然趋于毫无实效的恭敬之礼和纵欲放荡不合正道之行了
喜欢阿谀奉承的人反倒有利可图,忠心耿耿的人反倒绳之以法远离处罚而趋于功利,这是人的常情,这样的话,势必导致国衰兵弱国衰兵弱会招致动乱,刭了这样的时候,即使还有贤臣,他们也是不会进谏的,只可能向国君献媚奉承了
现在百姓都希望有圣明的父母,这正如国家要有圣明的君主一样
父母能够熟悉通货的道理,掌握这方面的办法,任用贤能的子女,就是为了努力办成事情,那末,家庭必然富足,也就不可能衰败了
假如父母不熟悉通货的道理,又不能任用贤能的子女,对于有才能子女的谏说反而感到厌恶,这样的话,正说明掌握不了这方面的办法
父母如果能采纳有才能子女的话,越是信任他们的意见,按照这些意见去做,那末,将来即使不成功,也就不用自责了
父子关系是最最亲近的,不可能不谏说子女有所谏说,父母不予采纳,结果搞得家庭贫困动荡不安,那末,即使有贤能的子女在,也是无法挽回的,他们只能够对父母表示顺从罢了
这样,父子之间就不和睦,兄弟之间也不会协调,虽然想求取富裕,却一定适得其反,一天天地贫穷衰败下去”越王勾践说:“讲得好
你年纪不大,却通晓事理,这是什么原因”计倪回答说:“人本来就是不同的
聪慧人的后代必定是品德高尚的,而不聪慧人的后代肯定是狂妄放荡的,这就好像桂树的果实长成桂树桐树的果实长成桐树一样
先出生的人未必什么都知道,后出生的人也未必什么都不了解
所以,圣明的国君不依据年龄的大小来挑选官吏,有道的人进用,无道的人黜退
这样,愚昧的人一天天减少,聪明的人一天天增多国君是无私的,他所奖赏的只应该是有功的人”越王勾践说:“讲得好
如果像这样来谈论事情,那真是深入详尽了
我还想问事物都有灾祸的征兆吗”计倪回答说:“有的
阴阳万物,都各有自己的法度
日月星辰处罚与加恩,都可以变为吉凶
金木水火土五行交替制胜,每月的初一也周而复始,没有人主宰它们的常道
顺应常道就有功,违背常道就遭殃,因此,圣人能够了解这种变化的规律,始终处在它所容许的范围内善于承受常道的德泽,而回避它的禁忌
大凡娶办成各种事情,都必须顺应天地四时的规律,并参验阴阳的变化
不注意仔细地去考虑这些,办事情必然会遭殃
人生不能像小睡一会儿可以胡思乱想一样,想改变天地的常道,总是采取无道的举动,其结果肯定陷于困窘之中,活不长久
因此,圣人宽容包涵,暗中推行其道,来感化影响愚昧的人
普通人往往随波逐流,都一心想得到富贵,却不知道常道所容讦的范围”越王勾践说:“讲得好
那末,请问顺应常道的方法又是怎样的呢”计倪回答说:“从寅到末这六年,是属于阳年太岁处在阳的位置上,年岁的恩泽就在阴,年成的吉兆也就在这里
圣人的一举一动都顺应它,控制好自己的取舍进退,总是在太岁处于阴年的时候就开始行动,当阴年将尽的年头,赶快卖出牲畜货物,大量买入五谷粮食,以应和阳年的来临在阳年将尽的年头,就迅速开仓将粮食卖出去,购入田地住宅牛马牲畜,积聚财货,收集棺木,以应和阴年的到来
这些都是获利十倍于原价的做法,差一些也能获得五倍于愿价的利益
天道向人们显示在一定的时候应该散发,因此,圣人就在另外的时候反其道而行之,去顺应那些禁忌之理,只收聚而不散发”越王勾践说:“讲得好
但是,今年各地都丰收,却还有仙穷的人,这是为什么呢”计倪回答说:“这是由于人有贫富不等的差别,犹如同母异父之人,一举一动都依据各自的本性,所以有贫有富,存在差别
像这样贫穷的人,自己已经亏欠人家,越积越多,当然不可能去救济周围的人
而且,他们的志向又低下,干一天活只够当天的开支,既没有致富脱贫的办法,又得不到在上位者的赏赐,因此总是贫穷”越王勾践说:“讲得好
大夫佚同若成,曾经与我一起在会稽石室中议论这些事情,我不同意他们的意见
现在你所讲的正与我的看法相同,请你继续讲下去,把话讲完”计倪回答说:“以一石二十钱的价格买进粮食,就会伤害农夫的利益以一石九十钱的价格买进粮食,则会损害商人的利益
农夫的利益受到伤害,他们就不肯去耕种,田地里便会长满草木商人的利益受到损害,他们也会不肯去经营,货物例不能流通
所以,买入粮食的价格最高不能超过石米八十,最低不能低于石米三十,这样,农夫与商人都有利可图了
因此,古代治理国家的群主就依据这个原则行事,开设官市,货物就源源不断地来了”越王勾践说:“讲得好”于是,计傀向越王传授具体的方法,并作了深入的谋划
计倪说:“仔细研究金木水火的变化,分辨清楚阴阳的区别,就不必担心不成功”越王勾践说:“讲得好
从今以后,把你的这些话传承下去,作为治国的教训”于是把计倪的主张写下来,用以治理江南,七年后果然制服了吴国
甲等货物的名称叫稷,称作上物,价格是每石七十钱乙等货物的名称叫黍,称作中物,每石六十钱丙等货物的名称叫赤豆,称作下物,每石五十钱丁等货物的名称叫稻粟,命令规定为上种,每石四十钱戊等货物的名称叫麦,称为中物,每石三十钱己等货物的名称叫大豆,称为下物,每石二十钱庚等货物的名称叫矿,与蔬菜相同,所以没有固定的价格辛等货物的名称叫果子,也与蔬菜相同,没有固定的价格壬等癸等没有货物
第 五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