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绝内传陈成恒第九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昔者,陈成恒相齐简公,欲为乱,惮齐邦鲍晏,故徙其兵而伐鲁鲁君忧也孔子患之,乃召门人弟子而谓之曰:“诸侯有相伐者,尚耻之今鲁,父母之邦也,丘墓存焉,今齐将伐之,可无一出乎”颜渊辞出,孔子止之,子路辞出,孔子止之,子贡辞出,孔子遣之
子贡行之齐,见陈成恒曰:“夫鲁,难伐之邦,而伐之,过矣”陈成恒曰:“鲁之难伐,何也”子贡曰:“其城薄以卑,池狭而浅,其君愚而不仁,其大臣伪而无用,其士民有恶闻甲兵之心,此不可与战君不如伐吴吴城高以厚,池广以深,甲坚以新,士选以饱,重器精弩在其中,又使明大夫守,此邦易也君不如伐吴”成恒忿然作色曰:“子之所难,人之所易也,子之所易,人之所难也而以教恒,何也”子贡对曰:“臣闻忧在内者攻疆,忧在外者攻弱今君忧内臣闻君三封而三不成者,大臣有不听者也今君破鲁以广齐,堕鲁以尊臣,而君之功不与焉是君上骄主心,下恣群臣,而求成大事,难矣且夫上骄则犯,臣骄则争,是君上于主有却,下与大臣交争也如此,则君立于齐,危于重卵矣臣故曰不如伐吴且夫吴明猛以毅而行其令,百姓习于战守,将明于法,齐之愚,为禽必矣今君悉择四疆之中,出大臣以环之,黔首外死,大臣内空,是君上无疆臣之敌,下无黔首之士,孤立制齐者,君也”陈恒曰:“善虽然,吾兵已在鲁之城下,若去而之吴,大臣将有疑我之心,为之奈何”子贡曰:“君按兵无伐,臣请见吴王,使之救鲁而伐齐,君因以兵迎之”陈成恒许诺,乃行
子贡南见吴王,谓吴王曰:“臣闻之,王者不绝世,而霸者不疆敌,千钧之重,加铢而移今万乘之齐,私千乘之鲁,而与吴争疆,臣切为君恐,且夫救鲁,显名也,而伐齐,大利也义在存亡鲁,勇在害疆齐而威申晋邦者,则王者不疑也”吴王曰:“虽然,我常与越战,栖之会稽夫越君,贤主也苦身劳力,以夜接日,内饰其政,外事诸侯,必将有报我之心子待吾伐越而还”子贡曰:“不可夫越之疆不下鲁,而吴之疆不过齐,君以伐越而还,即齐也亦私鲁矣且夫伐小越而畏疆齐者不勇,见小利而忘大害者不智,两者臣无为君取焉且臣闻之,仁人不困厄,以广其德,智者不弃时,以举其功,王者不绝世,以立其义今君存越勿毁,亲四邻以仁,救暴困齐,威申晋邦以武,救鲁,毋绝周室,明诸侯以义如此,则臣之所见,溢乎负海,必率九夷而朝,即王业成矣且大吴畏小越如此,臣请东见越王,使之出锐师以从下吏,是君实空越,而名从诸侯以伐也”吴王大悦,乃行子贡
子贡东见越王,越王闻之,除道郊迎至县,身御子贡至舍而问曰:“此乃僻陋之邦,蛮夷之民也大夫何索,居然而辱,乃至于此”子贡曰:“吊君,故来”越王句践稽首再拜,曰:“孤闻之,祸与福为邻,今大夫吊孤,孤之福也,敢遂闻其说”子贡曰:“臣今见吴王,告以救鲁而伐齐其心申,其志畏越,曰: ‘尝与越战,栖于会稽山上夫越君,贤主也苦身劳力,以夜接日,内饰其政,外事诸侯,必将有报我之心子待我伐越而听子’且夫无报人之心而使人疑之者,拙也,有报人之心而使人知之者,殆也,事未发而闻者,危也三者,举事之大忌”越王句践稽首再拜,曰:“昔者,孤不幸少失先人,内不自量,与吴人战,军败身辱,遗先人耻遯逃出走,上栖会稽山,下守溟海,唯鱼鳖是见今大夫不辱而身见之,又出玉声以教孤,孤赖先人之赐,敢不奉教乎”子贡曰:“臣闻之,明主任人不失其能,直士举贤不容于世故临财分利则使仁,涉危拒难则使勇,用众治民则使贤,正天下定诸侯则使圣人臣窃练下吏之心,兵疆而不并弱,势在其上位而行恶令其下者,其君几乎臣窃自练可以成功至王者,其唯臣几乎今夫吴王有伐齐之志,君无惜重器,以喜其心,毋恶卑辞,以尊其礼,则伐齐必矣彼战而不胜,则君之福也彼战而胜,必以其余兵临晋臣请北见晋君,令共攻之,弱吴必矣其骑士锐兵弊乎齐,重器羽旄尽乎晋,则君制其敝,此灭吴必矣”越王句践稽首再拜曰:“昔者吴王分其人民之众,以残伐吾邦,杀败吾民,屠吾百姓,夷吾宗庙,邦为空棘,身为鱼鳖饵今孤之怨吴王,深于骨髓而孤之事吴王,如子之畏父,弟之敬兄,蹋孤之外言也大夫有赐,故孤敢以疑”请遂言之:“孤身不安床席,口不甘厚味,目不视好色,耳不听钟鼓者,已三年矣焦唇干嗌,苦心劳力,上事群臣,下养百姓愿一与吴交天下之兵于中原之野,与吴王整襟交臂而奋,吴越之士,继迹连死,士民流离,肝脑涂地,此孤之大愿也如此不可得也今内自量吾国不足以伤吴,外事诸侯不能也孤欲空邦家,措策力,变容貌,易名姓,执箕□,养牛马,以臣事之孤虽要领不属,手足异处,四支布陈,为乡邑笑,孤之意出焉大夫有赐,是存亡邦而兴死人也,孤赖先人之赐,敢不待命乎”子贡曰:“夫吴王之为人也,贪功名而不知利害”越王慥然避位曰: “在子”子贡曰:“赐为君观夫吴王之为人,贤疆以恣下,下不能逆,数战伐,士卒不能忍太宰嚭为人,智而愚,疆而弱,巧言利辞以内其身,善为伪诈以事其君,知前而不知后,顺君之过以安其私,是残国之吏,灭君之臣也”越王大悦
子贡去而行,越王送之金百镒宝剑一良马二,子贡不受,遂行
至吴,报吴王曰:“敬以下吏之言告越王,越王大恐,乃惧曰:‘昔孤不幸,少失先人内不自量,抵罪于县军败身辱,遯逃出走,栖于会稽,邦为空棘,身为鱼鳖饵赖大王之赐,使得奉俎豆而修祭祀大王之赐,死且不忘,何谋敢虑’其志甚恐,似将使使者来
子贡至五日,越使果至,曰:“东海役臣孤句践使使臣种,敢修下吏问于左右:昔孤不幸,少失先人,内不自量,抵罪于县军败身辱,遯逃出走,栖于会稽邦为空棘,身为鱼鳖饵赖大王之赐,使得奉俎豆而修祭祀大王之赐,死且不忘今窃闻大王将兴大义,诛疆救弱,困暴齐而抚周室,故使越贱臣种以先人之藏器,甲二十领屈卢之矛步光之剑,以贺军吏大王将遂大义,则弊邑虽小,悉择四疆之中,出卒三千,以从下吏,孤请自被坚执锐,以受矢石”吴王大悦,乃召子贡而告之曰:“越使果来,请出卒三千,其君又从之,与寡人伐齐,可乎”子贡曰:“不可夫空人之邦,悉人之众,又从其君,不仁也君受其币,许其师,而辞其君”吴王许诺
子贡去之晋,谓晋君曰:“臣闻之,虑不先定不可以应卒,兵不先辨不可以胜敌今齐吴将战,胜则必以其兵临晋”晋君大恐,曰:“为之奈何”子贡曰:“修兵休卒以待吴,彼战而不胜,越乱之必矣”晋君许诺子贡去而之鲁
吴王果兴九郡之兵,而与齐大战于艾陵,大败齐师,获七将,陈兵不归果与晋人相遇黄池之上吴晋争疆,晋人击之,大败吴师越王闻之,涉江袭吴,去邦七里而军阵吴王闻之,去晋从越越王迎之,战于五湖三战不胜,城门不守,遂围王宫,杀夫差而僇其相伐吴三年,东乡而霸故曰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疆晋,霸越,是也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从前,陈成恒担任齐简公的国相,他想作乱篡位自立,但心中惧怕齐国的世族鲍晏两家,所以就调动他们两家的军队去进攻鲁国
鲁哀公十分担心,孔子也非常忧虑,于是召集门生弟子,对他们说:“对于那些互相征讨的诸侯,明仕国际娱乐尚且感到羞耻
现在齐国即将侵犯鲁国,鲁国是明仕国际娱乐的祖国,我的坟墓也要筑在这里
对于齐国的侵扰,明仕国际娱乐难道不应该出去阻止一下吗”颜渊请求出去阻止,孔子不同意子路请求出去阻止,孔子也不同意子贡请求出去阻止,孔子同意了
子贡到齐国去,拜见陈成恒,对他说:“鲁国是一个难以攻打的国家,你却要去攻打它,这样做错了”陈成恒间:“为什么说鲁国是难以攻打的”子贡回答说:“鲁国都城的城墙单薄低矮,护城河既狭又浅鲁国的国君愚昧不仁.大臣都欺世盗名毫无用处鲁国的百姓也讨厌舞刀弄**,不喜欢打仗的事,因此不能与鲁国交战
假如你一定要打仗,那还不如去进攻吴国
吴国都城的城墙又高又厚,护城河既宽且深士兵的盔甲十分坚固,而且是新做的,军队人数也较多,武器装备尤为精良,同时,还派遣有足智多谋的大夫负责守城
与吴国交战是容易对付的,你不如去进攻吴国吧”陈成恒听后气得脸色变了,愤怒地说:“你所说的难事,正是别人以为容易的事你所说的易事,却正是别人以为困难的事!你用这些话来开导我,是什么用意”子贡回答道:’我听说忧虑国内事务的人必定去攻击强国,忧虑国外事务的人才去进攻弱国现在你的担心是在国内呀!我听说你三次受封却三次没有成功,这都是因为齐国朝廷上还有不顺从你的大臣
现在你攻破鲁国来扩大齐国的疆域,灭掉鲁国来提高大臣们的声威,但你自己却并不能获得任何功劳
你这样做,对上只可能使国君得志自负,对下也必然使大臣们肆意作为,你自己想要成功大事,就难上加难了!况且,国君一居功自傲就会放纵胡为,大臣们一居功自傲也会争权夺利,于是,你与国君之间势必产生分歧,而你与大臣们之间也难免发生利害冲突
这样的话,你在齐国的处境就变得十分危险了,简直就像把鸡蛋堆叠起来一样的危险!所以,我认为还不如去进攻吴国
更何况吴王刚勇威猛,处事果敢,令行禁止,百姓都熟习攻战守城之道,将领也法令严明,与吴军交战,齐国的这些笨家伙,一定会被生擒活捉了
现在你挑选四周诸侯中的强国来作战,让大臣们去围攻这些国家,使齐国的将士都死在外国,朝廷中的犬臣也跑光了,这样,你上无作对的强臣,下无节制百姓的士吏,能够独自统治齐国的人,只有你了”陈成恒听后说道:“讲得好!但是,我虽想按照你的话去做,齐恩的大军现在却已经开到了鲁国的城下,假如再调头去讨伐吴国,那些大臣一定会怀疑我别有企图的,这怎么办呢”子贡说:“你现在可以按兵不动,我马上去拜见吴王,让吴国出兵去救鲁伐齐,于是,你就下令齐军迎上去,与吴军交战”陈成恒同意了子贡的办法,于是,子贡就动身赶往吴国
子贡南行到吴国拜见吴王,对吴王说:“我听说过这样的话:称王的君主不断绝有禄位的世家,称霸的君主没有强劲的敌手千均的重物上,只要再加上很小的分量,秤锤就会移动的
现在拥有万辆战车的强大的齐国,要吞并只有千辆兵车的弱小鲁国,想以此来与吴国争强,我非常为君王担忧
况且,救援鲁国,能够显扬好的名声而讨伐齐国,也可以获得大的益处
如果…举而能在道义上挽救危亡的鲁国在气势实力上制服强齐和威震晋国,那末,肯定就能够称王,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吴王说:“你讲的话不错,但是,明仕国际娱乐吴国一直在与越国交战,越王还栖居在会稽山上
越王是一个贤明的国君,他吃苦耐劳,夜以继日,在国内整顿政治,在国外联络诸侯,他一定有向明仕国际娱乐吴国报仇的打算
你等我打败了越国之后,再商议讨伐齐国的事情”子贡说:“这不行
越国的强劲并不在鲁国之下,而吴国的强大也超不过齐国
君王想打败越国回来后再去与齐国较量,那时候鲁国早已被齐国兼并了
只知道对付弱小的越国,却惧怕强大的齐国,这是不勇敢的表现只看到细小的利益,却忘记巨大的祸害,这也是不聪明的表现
这两种表现,我以为君王是不会采取的
而且,我听说,仁爱的人是不舍让处于危难中的人加重困窘的,一定要去救助解难以推广自己的德行有智谋的人是不会轻易放弃时机的,一定要抓住机会去建立自己的功业能够称王的人也不会断绝有禄位的世家,一定要竭尽全力去承续那些即将断绝的世家后代来树立自己的恩义
现在,君王正应该放过越国,不去讨伐消灭它,通过与四邻国家的亲近和睦,来获取好仁的名声正应该去制止暴行,使强齐陷入困境,威慑晋国,来显示出自己的武力正应该去拯救弱小的鲁国,不使周王室的德泽断绝,来向诸侯各国表明自己的恩义
这样的话,我所看到的就不只是越国这样的负海之国,而是包括中原以外各族在内的所有国家,都会一起来朝见吴国,吴国的帝王基业也就成功了!假如强大的吴国对弱小的越国有所担心,那末,我就先到东面去见越王,劝说越王派出精兵,按照我的建议,与吴军一起去救鲁伐齐
这样,君王既能得到削弱越国的实际,又能获得为拯救诸侯而去讨伐强暴的好名声”吴王听后大为高兴,于是就送子贡去越国
子贡东行来拜见越王,越王听说子贡即将来临,就命令清扫道路,亲自到郊外迎接,并陪同子贡到宾馆,问子贡说:“明仕国际娱乐越国是个偏僻鄙陋的地方,这里居住的是蛮夷异族之人
先生居然屈尊光临,不知有什么要求”子贡说:“我是来表示慰问的”越王勾践稽首再拜,说道:“我听说,祸福相倚,现在你来向我表示慰问,这是我的福分,请先生详尽地谈谈你的看法”子贡说:“我曾去拜见吴王,请求他出兵救鲁伐齐,吴王的内心非常愿意,但有些惧怕越国,说道:‘曾与越国交战,越王现在还栖居在会稽山上
越王是一个贤明的国君,吃苦耐劳,夜以继日,国内整顿政治,国外联络诸侯,一定有向我报仇的打算
你等我打败越国之后,再商议伐齐的事情
’而且,本身并没有向别人报复的想法,却让人产生怀疑,这是笨拙的原本虽有向别人报复的打算,却让人猜到了,这也是危险的报仇的行动还没有着手实施,但已经先传了出去,这就更危险了
这三种情况,都是办成事情的最大忌讳”越王勾践重又跪拜行礼,向子贡稽首再拜,说道:“从前,我不幸年少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自不量力,去与吴国交战,最后失败受辱,给先父也带来了耻辱
自从逃离吴国后,我栖居在会稽山上,所守之地仅有海边,见到的也只有鱼鳖
现在先生屈尊枉驾,亲自来见我教导我,这完全是靠了先人的恩赐,我怎么会不听从你的教诲呢”子贡说:“我听过这样的话:英明的君主任用人才决不会埋没他们的才能,但是,正直的人所荐举的贤人却常常不容于世
所以,分取财利时就应该委派仁人,解危救难时应该委任勇士,使遣众人治理百姓时应该委任贤人,匡正天下安定诸侯时应孩委任坚人
我诸熟官吏们的心理,他们虽然希望自己国家的军队强大,但是,并不想去侵犯兼并弱小的国家
掌握权势位居于他们之上的君主,想让他们去执行侵吞弱小国家的不正确的命令,这样的君主有几人我也谙熟能够成功称王的方法,除了我之外,天下又有几个人能掌握现在吴王既然有讨伐齐国的愿望,君王就应该不惜贵重的器物,把它们献给吴国,以迎合吴王之心也不要讨厌俯首低眉用谦卑恭敬的话去奉承吴国,应该故意抬高行礼的等级,那末,吴王就一定会去攻打齐国了!如果吴国不能战胜齐国,那就是君王的福分假如吴国战胜了齐国,必定又会乘胜调兵去对付晋国
我请你允许我北行去拜见晋君,劝说晋君,使晋越两国夹攻吴国,这样就肯定能够削弱吴国!吴国的精锐之师和宝器仪仗,先在齐国受到损伤,后又在晋国消耗殆尽,于是,君王可以利用吴国这疲败之际,那就一定能消灭吴国了!”越王勾践于是再次对他稽首行礼,说:“从前,吴王依仗百姓众多,来伤害侵犯我国,击败我的百姓,屠杀我的百姓,铲平我的宗庙:越国成为空匮贫困之地,百姓都沦为鱼鳖的饵食
现在我对吴王的怨恨之深,真是刻骨入髓!我侍奉吴王,就像儿子害怕父亲小弟敬重大哥一样,但这都是我的外表言谈
现在能够得到先生的指教,我怎么敢怀疑呢请你详尽地指教
我睡不安席,食不甘味,不爱美色,不近音乐,已经整整三年了
我唇焦喉干,烦心劳力,上面礼事众大臣,下面养育好百姓,只希望有一天能与吴国在中原野外决一死战,与吴王整衣交臂严肃正规地决斗一番,即使是吴越两国的战士相继死去,百姓流离失所肝脑涂地
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我虽有这样的心愿,但也不是容易实现的
我现在衡量一下自己的国力,尚不足以创伤吴国对外结交联络诸侯,也不见成效
我正竭尽全国的力量,广求奇谋妙策,即使改变我的容貌和姓名,让我手拿畚箕扫帚,去养牛喂马,以奴仆的身分去侍奉这些出谋画策的人,我也心甘情愿!即使我身首分离,手足异处,四肢陈列,被国人讥笑,只要我的愿望能够实现,我在所不惜2先生现在指教我,这正是让明仕国际娱乐这个濒喻灭亡的国家能够生存下去,让即将死去的人再活转过来,这完全依赖于先人的恩赐,我怎么会不听从你的吩咐呢”子贡说:“吴王的为人,贪图功名,却不懂得分辨利害得失”越王听了,马上离开座位,向子贡请求道:“一切听从先生的指点”子贡说:“我替你分析一下吴王的为人,吴王崇尚刚强,对下级肆虐残暴,他手下的人都不能顺从他又屡屡讨伐别国,士卒也不能忍受
太宰韶的为人,虽有智谋却很愚蠢,外强中干他巧言利辞,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善于伪装欺诈,以此事奉吴王,只知过去,不问将业,曲从吴王的过错,来稳定自己的地位,这是一个残害国家使国君灭亡的臣子”越王听后非常高兴
子贡离越返吴的时候,越王送给他黄金百镒宝剑一把良马两匹,但子贡一样都没有接受
就这样,子贡重又回到吴国,向吴王汇报说:“我把要讲的话都对越王讲了,越王听后惊恐失措,十分害怕地说:‘从前我命运不好,年少时就失去了父亲
我自不量力,得罪了吴国
兵败受辱,逃避在外,栖居在会稽山上,越国成为空匮贫困之地,百姓沦为鱼鳖的饵食
幸亏吴王恩赐,放我归国,我现在还能够手捧礼器去进行祭祀
吴王的恩惠,我到死都不会忘记,又怎么敢去囹谋吴国呢’我看越王的内心非常惊恐,他大概不久就会派使者到吴国来”子贡回到吴国五天后,越国的使者果然也来了,对吴王说:“东海边的奴仆勾践,派遣使臣文种,认真地修饰准备一番后,特来问候君王
从前我命运不好,年少时就失去了父亲,我自不量力,得罪了贵鼠兵败受辱,逃避在外,栖居于会稽出上,越国成为空匮贫困之地,百姓沦为鱼鳖的饵食
幸赖君王恩赐,使我现在还能够手捧礼器去进行祭祀
君王的恩惠,我到死都不会忘记!现在我听说君王准备推行正道,诛强救弱,去制服凶暴的齐国安抚周王室,所以,我特地派遣微贱之臣文种,献上先父所藏的宝器:坚甲二十套以及名为屈卢的良矛名为步光的宝剑,来第七卷祝贺贵国军吏
君王将成功大义之举,明仕国际娱乐地方虽小,但还是从全国各地挑选出三千士兵,跟随助战
我还请求君王让我披坚执锐,冲锋在前,去抵挡敌人的箭石”吴王听后大为高兴,于是召见子贡,告诉他:“越国的使臣果然来了,越国主动请求出兵三千助战,越王也希望亲自随我一起去征讨齐国,这样做可以吗”子贡说:“不可以
将别人的国家搞空虚了,把别国的士兵也全部拉出来,还要让他们的国君跟着一起去,这是不仁的做法
君王应该接受他们的札物,答应他们出兵助战,但要拒绝他们的国君随行”吴王夫差答应了
子贡又离开吴国去晋国,对晋君说:“我听说,不事先定下计谋,就不能够应付突然的事变不事先训练好军队,也就不能够战胜敌人
现在齐吴两国即将交战,吴国获胜之后必定会拳兵进攻晋国”晋君非常恐慌,说:“这怎么办呢”子贡说:“让军队好好地整顿休息,准备对付吴军的侵犯
如果吴国不能一下子战胜齐国,那末,越国一定会趁机扰乱吴国的”晋君答应了
子贡于是离开晋国返回鲁国
吴王夫差果然调集九个郡的军队,与齐军大战于艾陵,把齐军打得大败,俘瞄了齐军的七位将领
吴国的军队驻扎在外不回国,果然又与晋军在黄池相遇
吴晋两国争强,晋军发动攻击,吴军大败
越王勾践得到这个情报,马上渡江袭击吴国,一直挺进到距离吴国都城七里的地方,摆开了军阵
吴王夫差听到消息后,急忙撤离晋国,赶回来与越军对垒,越军于是迎上去,在五湖交战
吴军三战皆败,连都门也守不住,于是,越军冲入城中,包围了王宫,杀死了夫差,同时也将吴国国相杀了
越国在伐吴后的第三年,终于在东方称霸
所以说子贡一出国游说,就使鲁国安宁齐国内乱吴国破亡晋国强盛越国称霸,就是这样的
第 九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