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助楚攻秦

提要

“计者,事之本也听者,存亡之机也计失而听过,能有国者寡也”有关国家和个人的重大决策是十分重要和关键的,一步走错,谬以千里如果没有采纳有关国家存亡的关键大计而导致重大决策失误,那么国破家亡也很正常楚怀王是战国有名的昏君,正是他,使可以与秦国分庭抗礼的楚国走向了衰落乃至灭亡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齐助楚攻秦,取曲沃其后,秦欲伐齐,齐楚之交善,惠王患之,谓张仪曰:“吾欲伐齐,齐楚方欢,子为寡人虑之,奈何”张仪曰:“王其为臣约车并币,臣请试之
张仪南见楚王,曰:“弊邑之王所说甚者,无大大王唯仪之所甚愿为臣者,亦无大大王弊邑之王所甚憎者,无大齐王唯仪甚憎者,亦无大齐王今齐王之罪,其于弊邑之王甚厚,弊邑欲伐之,而大国与之欢,是以弊邑之王不得事令而仪不得为臣也大王苟能闭关绝齐,臣请使秦王献商於之地,方六百里若此,齐必弱,齐弱则必为王役矣则是北弱齐,西德于秦,而私商於之地以为利也,则此一计而三利俱至
楚王大说,宣言之于朝廷,曰:“不纐得商於之田,方六百里”群臣闻见者毕贺,陈轸后见,独不贺楚王曰:“不纐不烦一兵不伤一人,而得商於之地六百里,寡人自以为智矣!诸士大夫皆贺,子独不贺,何也”陈轸对曰:“臣见商於之地不可得,而患必至也,故不敢妄贺”王曰:“何也”对曰:“夫秦所以重王者,以王有齐也今地未可得而齐先绝,是楚孤也,秦又何重孤国且先出地绝齐,秦计必弗为也先绝齐后责地,且必受欺于张仪受欺于张仪,王必惋之是西生秦患,北绝齐交,则两国兵必至矣”楚王不听,曰:“吾事善矣!子其弭口无言,以待吾事”楚王使人绝齐,使者未来,又重绝之
张仪反,秦使人使齐,齐秦之交阴合楚因使一将军受地于秦张仪至,称病不朝楚王曰:“张子以寡人不绝齐乎”乃使勇士往詈齐王张仪知楚绝齐也,乃出见使者曰:“从某至某,广从六里”使者月:“臣闻六百里,不闻六里”仪曰:“仪固以小人,安得六百里”使者反报楚王,楚王大怒,欲兴师伐秦陈轸曰:“臣可以言乎”王曰:“可矣”轸曰:“伐秦非计也,王不如因而赂之一名都,与之伐齐,是我亡于秦而取偿于齐也楚国不尚全乎?王今已绝齐,而责欺于秦,是吾合齐秦之交也,国必大伤
楚王不听,遂举兵伐秦秦与齐合,韩氏从之楚兵大败于杜陵故楚之土壤士民非削弱,仅以救亡者,计失于陈轸,过听于张仪
计听知覆逆者,唯王驰计者,事之本也听者,存亡之机,计失而过听,能有国者寡也故曰:计有一二者难悖也,听无失本末者难惑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齐国帮助楚国进攻秦国,攻下了曲沃(秦地)后来秦想要报仇进攻齐国可是由于齐楚是友好国家,秦惠王为此甚感忧虑,于是秦惠王就对张仪说:“寡人想要发兵攻齐,无奈齐楚两国关系正密切,请贤卿为寡人考虑一下怎么办才好”张仪说:“请大王为臣准备车马和金钱,让臣去南方游说楚王试试看!”
于是张仪去南方楚国见楚怀王说:“敝国国王最敬重的人莫过于大王了,我做臣子,也莫过于希望给大王你做臣子敝国所最痛恨的君主莫过于齐国,而臣张仪最不愿侍奉的君主莫过于齐王现在齐国罪恶,对秦王来说是最严重的,因此秦国才准备发兵征讨齐国,无奈贵国跟齐国缔结有军事攻守同盟,以致使秦王无法好好侍奉大王,同时也不能使臣张仪做大王的忠臣然而如果大王能关起国门跟齐断绝交邦,让臣劝秦王献上方圆600里商于土地如此一来,齐就丧失了后援,而必定走向衰弱齐走向衰弱以后,就必然听从大王号令由此看来,大王如果能这样做,楚国不但在北面削弱了齐国的势力,而又在西南对秦国施有恩惠,同时更获得了商于600里的土地,这真是一举三得的上策
楚怀王一听,非常高兴,就赶紧在朝宣布:“寡人已经从秦国得到商于600里肥沃的土地!”群臣听了怀王的宣布,都一致向怀王道贺,惟独客卿陈轸最后晋见,而且根本不向怀王道贺这时怀王就很诧异的问:“寡人不发一卒,而且没有伤亡一名将士,就得到商于600里土地,寡人认为这是一次外交上的重大胜利,朝中文武百官都向寡人道贺,偏只有贤卿一人不道贺,这是为什么”陈轸回答说:“因为我认为,大王不但得不到商于600里,反而会招来祸患,所以臣才不敢随便向大王道贺”怀王问:“什么道理呢”陈轸回答说:“秦王所以重视大王的原因,是因为有齐国这样一个强大盟邦如今秦国还没把地割给大王,大王就跟齐国断绝邦交,如此就会使楚国陷于孤立状态,秦国又怎会重视一个孤立无援的国家呢何况如果先让秦国割让土地,楚国再来跟齐断绝邦交,秦国必不肯这样做要是楚国先跟齐国断交,然后再向秦要求割让土地,那么必然遭到张仪欺骗而得不到土地受了张仪的欺骗,以后大王必然懊悔万分结果是西面惹出秦国的祸患,北面切断了齐国的后援,这样秦齐两国的兵都将进攻楚国”楚王不听从,说:“我的事已经办妥当了,你就闭口,不要再多说,你就等待寡人的吧!”于是怀王就派使者前往齐国宣布跟齐断绝邦交,还没等第一个绝交使者回来,楚王竟急着第二次派人去与齐国绝交
张仪回到秦国之后,秦王就赶紧派使者前往齐国游说,秦齐的盟约暗暗缔结成功果然不出陈轸所料,当楚国一名将军去秦国接收土地时,张仪为了躲避楚国的索土使臣,竟然装病不上朝,楚怀王说:“张仪以为寡人不愿诚心跟齐国断交吗”于是楚怀王就派了一名勇士前去齐国骂齐国,张仪在证实楚齐确实断交以后,才勉强出来接见楚国的索土使臣,说:“敝国所以赠送贵国的土地,是这里到那里,方圆总共是6里”楚国使者很谅讶的说:“臣只听说是600里,却没有听说是6里”张仪赶紧郑重其事的巧辩说:“我张仪在秦国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官,怎么能说有600里呢
楚国使节回国报告楚怀王以后,怀王大怒,就准备发兵去攻打秦国这时陈轸走到楚王面前表示:“现在我可以说话了吗怀王说:“可以”于是陈轸就很激动地说:“楚国发兵去攻打秦国,绝对不是一个好办法大王实在不如趁此机会,不但不向秦国要求商于600里土地,反而再送给秦一个大都市,目的是跟秦连兵伐齐,如此或许可以把损失在秦国手里的再从齐国得回来,这不就等于楚国没有损失吗大王既然已经跟齐国绝交,现在又去责备秦国的失信,岂不是等于在加强秦齐两国的邦交吗,这样的话,楚国必受大害!”
可惜楚怀王仍然没有采纳陈轸的忠谏,而是照原定计划发兵北去攻打秦国齐两国组成联合阵线,同时韩国也加入了他的军事同盟,结果楚军被三国联军在杜陵打得惨败可见,楚国的土地并非不大,而人民也并非比其他诸侯软弱,但是之所以会弄得几乎要亡国的惨境,就是由于怀王没有采纳陈轸的忠实良言,而过于听信张仪诡诈游说的缘故


评析

张仪这次充当了一次国际骗子,把楚怀王骗得既失去了友邦,又丢失了土地然而国家之间是非道德的,绝不象人与人之间有温良恭谦让,国家之间暴力诡诈经常使用,一切践踏道德的举动在国家利益这个大前提下获得了正义性象意大利政治学者马基亚维利,他最先将政治从世俗道德中脱离出来,第一次让世人明白:政治中自有道德,但绝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日常情理明仕国际娱乐不能指责张仪,只能怪楚怀王政治上的幼稚和愚昧
反观张仪之所以能将楚怀王玩弄在股掌之间,说服一国之君就象哄小孩一样,关键在于他已经揣摩到楚怀王的贪欲眼光意志及智力的多寡和大小了楚怀王不知道张仪分化瓦解之计,图谋几句空口的承诺,就自剪羽翼和自弃依靠,而且不听智者的存亡大计,其智力的低下让人吃惊,但是想想巧舌如簧的张仪对他的利诱,就知道原来是利令智昏!愚昧的根源在于心贪,小小的利益就可以把他诱惑得连盟友都出卖了因此,要想说服对方,先要作好揣摩对方的功夫,然后对症下药以明显的利益诱惑之,如此就能在说服他人的过程中始终占主动控制的地位另一方面,在他人打算给你明显的利益时,你也一定要好好的分析一下,对方到底要得到什么,其后果意味着什么

第 一百四十三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