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说春申君曰

提要

荀子作为儒家的大师,在战国时代就很有影响他渊博的学识深刻的预见雄健的论辩,也留在了战国策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 8 .c o m
客说春申君曰:“汤以亳,武王以镐,皆不过百里以有天下今孙子,天下贤人也,君籍之以百里势臣窃以为不便于君何如?”春申君曰:“善”于是使人谢孙子,孙子去之赵,赵以为上卿
客又说春申君曰:“昔伊尹去夏入殷,殷王而夏亡管仲去鲁入齐,鲁弱而齐强夫贤者之所在,其君未尝不尊,国未尝不荣也今孙子,天下贤人也,君何辞之?”春申君又曰:“善”于是使人请孙子于赵
孙子为书谢曰:“疠人怜王,此不恭之语也虽然,不可不审察也,此为劫弑死亡之主言也夫人主年少而矜材,无法术以知奸,则大臣主断国私以禁诛于己也,故弑贤长而立幼弱,废正适而立不义春秋戒之曰:‘楚王子围聘于郑,未出境,闻王病,反问疾,遂以冠缨绞王,杀之,因自立也齐崔杼讨妻美,庄公通之崔杼帅其君党而攻庄公请与分国,崔杼不许欲自刃于庙,崔杼不许庄公走出,逾于外墙,射中其股,遂杀之,而立其弟景公近代所见:李兑用赵,饿主父于沙丘,百日而杀之淖齿用齐,擢闵王之筋,悬于其庙梁,宿夕而死夫厉虽痛肿胞疾,上比前世,未至佼缨射股下比近代,未至擢筋而饿死也夫劫弑死亡之主也,心之忧劳,形之困苦,必甚于疠矣由此观之,疠虽怜王可也”因为赋曰:“宝珍隋珠,不知佩兮布与丝,不知异兮,闾姝子奢,莫知媒兮嫫母求之,又甚喜之兮以瞽为明,以聋为聪,以是为非,以吉为凶呜呼上天,易惟其同!”诗曰:“上天甚神,无自瘵也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有一个食客游说楚国的春申君黄歇说:“商汤王靠着亳京兴起,周武王靠着镐京兴起,两个地方都只不过百里大小,而两王却因它们而终于占有天下现在荀子是天下的贤人,您竟想给他100里土地的势力范围我私下认为对于您很不利,不知您以为如何”春申君说:“说得对”于是就派人谢绝了荀子荀子就离开楚国到了赵国赵王封他为上卿
这时宾客又对春申君说:“从前有位伊尹离开夏地到了殷地,结果令殷王统一天下,而夏朝灭亡管仲离开鲁国到了齐国,鲁国衰弱而齐国强盛了可见贤人在哪里,哪里的君王不能不显达,国家不能不荣耀现在荀子是天下的贤人,您怎么让他告辞而去”春申君说:“说得对”于是春申君就派人到赵国请荀子这时荀子就写了一封信辞谢说:“生癞的人还可怜被臣子杀死的国王,这虽然是一句很不礼貌的话,但不能不加思考这是针对一般被臣子杀死的国君而说的如果人主年轻又矜持自己的才能,又没有方法和手段识别奸邪的人,那么大臣就要专横跋扈独断专行为了禁绝自己的灾难,他们就要杀死有才能年长的君主,拥立年幼体弱的君主,废弃正直的人,抬举不义的人
春秋告诫人们说:‘楚国的王子围,到郑国去访问,还没等他走出境,就听说父王生病,于是他就返回来探问病情不料却乘机用帽缨把楚王勒死,而自立为王齐国崔杼夫人长得很美丽,齐庄公和她私通,崔杼率领家臣攻打庄公庄公请求和他共分齐国,崔杼不答应庄公又要求到祖庙去自杀,崔杼也不答应却要庄公逃命,可他刚跳过外墙,崔杼就射中他的大腿,并杀了他,立庄公的弟弟景公为王
近来所看到的,李兑在赵国专擅朝政,在沙丘让赵主父饿了100天终于困死他淖齿在齐国掌权,竟然抽齐闵王的筋,然后把闵王挂在庙梁上,隔了一夜把闵王活活吊死因此说长癞疮即使是胎带的肿毒,但是如果往上和古代的帝王相比,还不至于被臣子用帽缨勒死,或者被臣子用箭射死如果往下和近代帝王相比,也不至于被臣子抽筋吊死,更不会被臣子绝食活活饿死可见被臣子杀害的君主,心神所受的忧劳和形体所受的痛苦,必定比生癞病的人还要厉害由此看来,连生癞疮的人还可怜国王也有道理
于是荀子在信尾附一首诗,写道“珍贵的隋侯珠,不知道佩戴皇家的龙袍和粗丝,不会分开梁国的美女闾姝和郑国的美女子奢,没有谁迎娶,却向丑女嫫母求婚,又很喜爱把瞎子说成眼光明亮,把聋子说成听觉灵敏,以是为非,以吉为凶唉!天啊,为什么不分好坏!”诗经上说:“天神的眼睛最明亮,不要自取祸殃


评析

荀子对春申君的答复毫不客气直接预言了后者的悲惨下场,嘲笑他比长癞疮的更可怜,整个答复确实是够“恶毒”的春申君作为楚国政要,被下面的奸佞之徒左右,在短时间内作出相反的决定,王者的威严扫地荡尽,性格上的优柔寡断懦弱无能表露无遗荀子通过这样一件小事,就洞见了春申君的能力与性情,看到了他的最终结局,在话语中说古论今用历史上被乱臣贼子所害的君主指出了春申君的未来这样的论辩方式,可谓最能表达人的怨恨显得非常的有力
第 七十三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