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秦为赵合从说楚

提要

苏秦为联合六国对抗秦国,而到各个国家作着复杂的游说工作他所要说服的,是一国之主的国君他所要促成的,是一个空前庞大的国际大联盟因此他的游说,其难度也是空前绝后的但他还是作成了此事,大致形成了合纵联盟所以千古以来,他的才能和功业受到一代一代志士才俊的敬仰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苏秦为赵合从,说楚威王曰:“楚,天下之强国也大王,天下之贤王也楚地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阳,南有洞庭苍梧,北有汾陉之塞郇阳地方五千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此霸王之资也夫以楚之强与大王之贤,天下莫能当也今乃欲西面而事秦,则诸侯莫南面而朝于章台之下矣秦之所害于天下莫如楚,楚强则秦弱,楚弱则秦强,此其势不两立故为王至计,莫如从亲以孤秦大王不从亲,秦必起两军:一军出武关一军下黔中若此,则鄢郢动矣臣闻治之其未乱,为之其未有也患至而后忧之,则无及已故愿大王早计之大王诚能听臣,臣请令山东之国,奉四时之献,以承大王之明制,委社稷宗庙,练士厉兵,在大王之所用之大王诚能听臣之愚计,则韩卫之妙音美人,必充后宫矣代良马囊驼,必实于外厩故从合则楚王,横成则秦帝今释霸王之业,而有事人之名,臣窃为大王不取也
夫秦,虎狼之国也,有吞天下之心秦,天下之仇雠也横人皆欲割诸侯之地以事秦,此所谓养仇而奉雠者也夫为人臣而割其主之地,以外交强虎狼之秦,以侵天下,卒有秦患,不顾其祸夫外挟强秦之威,以内劫其主,以求割地,大逆不忠,无过此者故从亲,则诸侯割地以事楚横合,则楚割地以事秦此两策者,相去远矣,有亿兆之数两者大王何居焉?故弊邑赵王,使臣效愚计,奉明约,在大王命之
楚王曰:“寡人之国,西与秦接境,秦有举巴蜀并汉中之心秦,虎狼之国,不可亲也而韩魏迫于秦患,不可与深谋,与深谋恐反人以入于秦,故谋未发而国已危矣寡人自料,以楚当秦,未见胜焉内与群臣谋,不足恃也寡人卧不安席,食不甘昧,心摇摇然如悬旌,而无所终薄今主君欲一天下,安诸侯,存危国,寡人谨奉社稷以从

译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i 8 . c om 苏秦为赵国组织合纵联盟,去游说楚威王,说:“楚国是天下的强国,大王是天下的贤主楚国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阳,南有洞庭苍梧,北有汾径郇阳,全国土地方圆5000里,战士百万,战车千辆,战马万匹,粮食可供十年,这是建立霸业的资本凭楚国这样强大,大王这样贤能,真是天下无敌可现在您却打算听命于秦国,那么诸侯必不会入朝楚国的章台了秦国最引以为忧的莫过于楚国,楚国强盛则秦国削弱,楚国衰弱则秦国强大,楚秦两国势不两立所以为大王考虑,不如六国结成合纵联盟来孤立秦国大王如果不组织六国合纵联盟,秦国必然会从两路进军,一路出武关,一路下汉中这样,楚都鄢郢必然会引起震动我听说:‘平定天下,在它还未混乱时就要着手做一件事在未开始时就要做好准备’祸患临头,然后才去发愁,那就来不及了所以,我希望大王及早谋划您若真能听取我的意见,我可以让山东各国四时都来进贡,奉行大王诏令,将国家宗庙都委托给楚国,还训练士兵,任大王使用大王真能听从我的愚计,那么,韩卫各国的歌女美人必定会充满您的后宫,越国代郡的良马骆驼一定会充满您的马厩因此,合纵联盟成功,楚国就可以称王连横联盟成功,秦国就会称帝现在您放弃称王称霸的大业,反而落个‘侍奉别人’的恶名,我私下实在不敢赞许大王的做法
“秦国贪狠暴戾如同虎狼,有吞并六国的野心,秦国是诸侯的仇敌,而主张连横的人却想以割让诸侯土地去讨好秦国,这实在是所谓‘奉养仇敌’的做法做为人臣,以损失自己国家的领土为代价,交结强暴如虎狼的秦国,还去侵略诸侯,最终会招来严重的祸患至于对外依靠强秦的威势,对内胁迫自己的国君,丧失国土,这又是人臣的大逆不道为国不忠所以,合纵联盟成功,诸侯就会割地听从楚国连横阵线成功,楚国就得割地听从秦国合纵与连横这两种谋略,相差十万八千里对此大王到底如何取舍呢因此,敝国国君赵王特派我献此愚计,想共同遵守盟约,不知您如何决定
楚王说:“我的国家,西边与秦国相接,秦国有夺取巴蜀,吞并汉中的野心,秦国贪狠暴戾如同虎狼,不可能和它友好而韩魏两国迫于秦国的威胁,又不能和他们深入地谋划合作,如果和他们深谋,恐怕他们反会投入秦国的怀抱这样,计谋还没有付诸实行,楚国就会大祸临头我自己考虑,单凭楚国来对抗秦国,未必能够取得胜利与群臣的谋划,也没法依靠,我寝食不安,心神不定,如旗子飘荡不止,终无所托现在您想统一天下,安定诸侯拯救危国,我完全同意参加合纵联盟

评析

要想说服他人有所放弃有所跟从,就必须指出错误所在,出路所在苏秦指出了楚国连横事秦的众多不利结果,同时指出了合纵抗秦的众多好处指明了只有合纵才是唯一的出路苏秦先是奉承楚国的强大,说明如此强大的国家没必要侍奉秦国,相反地应该成为其他国家侍奉的对象,在极力渲染了合纵的美好前景后,苏秦集中攻击了连横战略的弊端,秦国是贪得无厌的国家,而那些主张合纵的说客和大臣们则是大逆不道为国不忠的奸臣,苏秦极尽口伐之能事,使楚王深感连横战略之恶劣,合纵的确是唯一的选择这一破一立,使苏秦终于达成了游说的目的
第 八十六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