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负郭之民有狐晅者


提要

谋略之学不是教人诡诈,而是让人抛开政治上的愚蠢和短视撇弃邪恶和肤浅,归入正义光荣和长久的正道古人深深了解民众的言论对国家长治久安的积极意义,早已指出那些独裁专横钳制言论的君王是绝没有好下场的就这样一个朴素的政治哲理,几千年来,真正实践者却非常之少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 8. c o m
齐负郭之民有狐纍者,正议,闵王繟之檀衢,百姓不附齐孙室子陈举直言,杀之闾,宗族离心司马穰苴,为政者也,杀之,大臣不亲以故燕举兵,使昌国君将而击之齐使触子将而应之齐军破,触子以舆一乘亡达子收余卒,复振,与燕战,求所以偿者,王不肯与,军破走
王奔莒,淖齿数之曰:“夫千剩博昌之间,方数百里,雨血沾衣,王知之乎?”王曰:“不知”“嬴博之间,地坼至泉,王知之乎?”王曰:“不知”“人有当阙而哭者,求之则不得,去之则闻其声,王知之乎?”王曰:“不知”淖齿曰:“天雨血沾衣者,天以告也地坼至泉者,地以告也人有当阙而哭者,人以告也天地人皆以告矣,而王不知戒焉,何得无诛乎?”于是杀闵王于鼓里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齐都临淄有个叫狐?的人背靠城墙而居,他直言批评闵王过失,被闵王杀死在檀衢刑场上,从此百姓心中不再服从闵王齐国宗室中有个叫陈举的,因对国事直言不讳,被闵王处死于东城门外,齐国宗族从此与闵王离心背德司马穰苴为政素有美誉,也被无故诛杀,大臣们自此不再亲近闵王此时,燕王趁机派昌国君乐毅率领人马进攻齐国,齐国派触子带兵应战,齐国大败,触子只剩下一辆车子逃跑了齐将达子收拾残兵败将,重整旗鼓,与燕兵苦苦争战达子要求闵王对勇赴国难的兵将能有所稿劳,闵王吝啬不与,齐军再次败北,闵王无奈逃奔至莒城以避兵祸
齐国相国淖齿面见闵王,数说闵王的罪状:“那次在千乘与博昌之间数百里的地方,天降血雨,污秽了人衣,此事大王可知”闵王说:“不知”“嬴博之间,大地裂开涌出泉水,大王可知”闵王又是摇头“有人在宫门前啼哭,去寻找则不见有人,走开却又听见声音,大王可知道吗”闵王还是说:“不知”淖齿此时语气更是强烈:“天下血雨污衣,这是老天示警地裂出泉,这是大地示警望宫门而泣,这是人事示警人都作了警示,而你却不加警惕,又怎能不受到天谴呢”于是,就在鼓里这个地方杀死闵王

评析

几千年来,多少专制暴君草菅人命扼杀人的权利禁锢言论自由,而最终落得身死国灭遗臭万年的凄惨下场当政者的贪婪导致政治上的短视和弱智,以致自己违反了政治上的基本规则而不自知,“水可载舟,也能覆舟”,民众的批评和异议,对一个深通政治基本之道的明君而言,的确是苦口谏言,但对一味讲究专权霸道和独裁的专制者而言,是万万不能容忍的,他之不能容忍,也就决定了他实际上是政治上的最终失败者,身败名裂众叛亲离几乎是他们最终的结局
第 九十五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