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仲尼曰:“君于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 (第2章)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仲尼:即孔子,名丘,字仲尼中庸:即中和庸,“常”的意思小人之中庸也:应为“小人之反中庸也”忌惮:顾忌和畏惧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仲尼说:“君子中庸,小人违背中庸君于之所以中庸,是因为君子随时做到适中,无过无不及小人之所以违背中庸,是因为小人肆无忌惮,专走极端

题解

孔子的学生子贡曾经问孔子:“子张和子夏哪一个贤一些”孔子回答说:“子张过分子夏不够”子贡问:“那么是子张贤一些吗”孔子说:“过分与不够是一样的”(论语·先进)
这一段话是对“君子而时中”的生动说明也就是说,过分与不够貌似不同,其实质却都是一样的,都不符合中庸的要求中庸的要求是恰到好处,如宋玉笔下的大美人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登徒子好色赋)
所以,中庸就是恰到好处
第 二十七 页